诗文 / 作者 / 古籍 1 / 100页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赵同叔开轩植竹以自诸公虽为赋诗而未尝

宋代 吴儆

手种琅玕翠竹行,幽窗一见自心凉。
君家有此扬州鹤,倦客无由对一觞。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赵同叔开轩植竹以自诸公虽为赋诗而未尝

宋代 吴儆

夜来新月已如霜,倚玉萦风别是香。
说与东君须早计,扁舟早晚下潇湘。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行巴陵市太守怒其不避使案吏具其罪…诗曰

唐代 吕岩

暂别蓬莱海上游,偶逢太守问根由。身居北斗星杓下,
剑挂南宫月角头。道我醉来真个醉,不知愁是怎生愁。
相逢何事不相认,却驾白云归去休。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十二月廿二日为重阳王诞辰是日立春在淞江长春道院瞻拜及七像敬题薛一山丹房

元代 王逢

寒尽东风破晓阴,真人遗像俨如临。山中霞熟千年酝,海上莲开七朵金。

朔地兴王资化力,钧天朝帝动仙音。私忻泉石膏肓久,终日凝神紫气深。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得火龙剑法

唐代 吕岩

昔年曾遇火龙君,一剑相传伴此身。天地山河从结沫,
星辰日月任停轮。须知本性绵多劫,空向人间历万春。
昨夜钟离传一语,六天宫殿欲成尘。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杂剧·萨夜断碧桃花

元代 未知作者

楔子

(冲末扮张珪同老旦夫人引净张千上,云)小官姓张名珪,字庭玉,东京人氏,叨中进士,除授广东潮阳县县丞。嫡亲的三口儿家属,夫人赵氏,孩儿张道南,此子广览经书,精通文史,众人皆许他卿相之器,此吾家积德所致也。俺此处知县徐端,也是东京人氏,他有一女,小名碧桃,曾许俺孩儿为妻,至今不曾婚聘。夫人,明日是三月十五日,我待请亲家来庆赏牡丹,你意下如何?(夫人云)相公,你主的是。(张珪云)既然如此,张千,你请徐亲家去。只等许允,早来回话。(张千云)理会的。(下)(张珪云)张千去了,夫人,俺和你须索躬亲治具,休得简慢者。(诗云)同官异地惜春残,治酒相邀赏牡丹,何必沉香亭子比,更教倾国倚阑干。(下)(外扮徐端同贴旦夫人引丑李万上,诗云)一作潮阳令,俄惊数载过。大都秋雁少,只是夜猿多。僻地逢迎简,南天瘴万和。圣思饶雨露,慎勿叹嗟跎。小官姓徐名端,宇章甫,东京人氏,小官自幼登科,曾为钱塘簿。今升广东潮阳县知县。嫡亲的四口儿家属,夫人李氏,生有两个女孩,大的女孩儿唤作碧桃,今年一十八岁,小的女孩儿唤做玉兰,年一十五岁,有此处县丞张珪,也是东京人氏,他有一子,唤做道南,年方二十岁。那孩儿好生聪俊,觑着他那内才外才,久已后必然发迹。一来张珪与小官同乡,二来又是同任,以此将我大的女孩儿许了张道南为妻。虽然定了盟约,尚未就亲。今日无甚事,李万门道觑者,有甚么人来,报复我知道。(李万云)理会的。(张千上,云)自家张千。奉相公的命,请徐亲家去。门上的报复去,道有张亲家差人下请书哩。(李万做报,云)报的相公得知,有张亲家遣张千来下请书,在于门首。(徐端云)着他过来。(张千做入科)(徐端云)张千,此一来有何事?(张千云)小人奉相公的严命,时过春景,牡丹盛开,专请相公和夫人赏玩。(徐端云)量俺有何德能,烦亲家如此费心。夫人,我待辞了这酒,你意下如何?(夫人云)既然是亲家专意来请,如何辞的?咱和你同赏牡丹去走一遭。(徐端云)既是夫人要赏牡丹,便去吃酒,亦无妨碍。张千你先回去,俺与夫人随后来也。(张千云)小人就去回话。(下)(徐端云)分付嬷嬷和梅香,绣房中好生服待两个小姐,我与夫人去赏牡丹便回来也。(同下)(正旦扮碧桃领梅香上,云)妾身是徐知县的女儿,小名碧桃,年长一十八岁,俺爹爹将我配与张县丞的孩儿张道南为妻。今日爹娘到俺公婆家赏牡丹去了,妹子玉兰在绣房中做女工生活。梅香,咱后花园中散心去来。(梅香云)姐姐要耍去,怕相公知道,可不打梅香也。(正旦云)我与你略去看
看便回,相公那里知道?(梅香云)这等俺就去来。(做行科,云)姐姐,你看这花园中白的是梨花,红的是桃花,紫的是牡丹,黄的是蔷薇,好赏心也。(副末扮张道南引净兴儿上,云)小生姓张名道南,俺爹爹观为此处县丞。今日衙内因赏牡丹,酒筵中宾客笑乐,不期笼内走了白鹦鹉,远远的望见飞过这花园中去了。兴儿,快随俺跟寻去来。(做跳墙科,兴儿云)相公,那鹦鹉知他在那里?休大惊小怪的。他若拿住俺呵,则说是贼,不要打出我屁来。(正旦云)梅香,你看那蔷薇架边,不有人来也!(梅香云)姐姐,你敢是眼花?这是风弄的花影动,那里得人来!(做见张科,云)呀,真有个人。兀的两个男子。你是甚么人?白日里跳过墙,来俺花园中,待做贼那?(兴儿云)咱家不是贼,只做的两遭强盗。(梅香云)可不是贼?(张道南做慌科,云)小生不是歹人,是隔壁县丞衙里的舍人张道南,因家中玩赏牡丹,不期笼内走了白鹦鹉,看见飞在花园中,因见这角门儿关着,不能得入,以此跳过墙来。委实不是歹人,只望饶过俺咱。(梅香云)你说是张县丞的舍人,知他是也不是?我索和姐姐说去。姐姐,真个有两个人跳过墙来,不知是甚么人?我报的姐姐知道。(正旦云)梅香,你且唤他过来,待我问他。(梅香云)姐姐着你过来。(张道南做见科)(正旦云)兀那君子,你是那里人氏?姓甚名谁?为甚么到这花园中?你从实的说来!(张道南云)小生姓张名道南,俺父亲现为此处县丞。今日因家中玩赏牡丹,不期笼中走了白鹦鹉,飞到这花园里面。小生一时间不是了,错跳过墙来。不知那壁小姐,谁氏人家?望饶过小生之罪,放我出去罢!(正旦做低头科,云)妾身是徐知县的女孩儿,小名碧桃,俺父亲往俺公婆家赏牡丹去了。妾身偶因闷倦,同梅香在这花园中散心咱。(张道南云)原来是碧桃小姐,曾许小生为妻,谁想今日能勾相见,岂非天假其便也。(做施礼科)(正旦唱)

【仙吕】【赏花时】我擎着个笑脸儿将他厮问候,(张道南云)小生陪侍小姐同看花咱。(正旦唱)他陪着个小意儿和咱相趁逐。(徐端同夫人上,云)恰才赏牡丹花回绣房中,怎不见大女孩儿?敢是同梅香在后园中看花去了?夫人俺两个看女孩儿去来。(正旦唱)却被这莺声唤猛叫头,(徐端云)叫梅香。(张道南,兴儿惊,云)兀的是有人来也。我与你快走。(同下)(正旦唱)呀,不提防双亲在背后,我可也怎遮得这场羞。

(徐端做喝科云)口退!你这小贱人,做的好勾当也。(正旦、梅香跪科)(徐端云)兀那辱门败户的小贱人,你是好人家女孩儿,怎生做这等禽兽的勾当?我待打你来,恐伤了父子情肠,兀的不气杀我也。(夫人云)碧桃,我抬举的你成人长大,不去习女工针指,刬的做这等勾当来。我看你怎生见人?呸!兀的不羞杀老身也。(正旦唱)

【幺篇】他那里恼乱春风卒未休,(梅香云)姐姐,这场事怎生结果也?(正旦唱)则着我独立花前黯自愁,泪不住点儿流。(做背科,唱)他须是我天缘配偶,常言道女大不中留。(同梅香下)

(徐端云)夫人。不想有如此之事,兀的不气杀老夫也。(夫人云)老相公且息怒,只是老身平日欠教训之过。(梅香做慌上科,云)不想姐姐被老相公埋怨了几句,到卧房内一口气死了,如何是好!须索报复老相公知道。(见科)(徐端云)梅香,你慌张做甚么?(梅香云)恰才小姐被老相公埋怨了几句,向卧房内一口气就气死了,特来报与相公知道。(徐端惊科,云)是真个?(做悲科,云)我的儿阿!(夫人云)事既如此,只索一面报与亲家知道,则说是个急病证死了,一面就在此花园中,捡一块田地,将孩儿尸首埋葬了,省得出丑。儿也,则被你痛杀我也。(同下)


第一折

(张道南同兴儿上,诗云)独对丹墀日尚中,君恩赐出锦袍红。世人不识文章力,只说家门积善功。小官张道南是也。俺父亲曾为潮阳县县丞。三年任满回来,东京闲住。小官应举,聿得状元及第,除授潮阳知县,现今官衙安下。一壁厢去取父亲、母亲,未曾来到,止有兴儿服侍。天色已晚,我与众衙官饮了几杯酒,心中则是闷倦,不免乘着月色,向花园中和兴儿闲散心咱。(兴儿云)相公,这后园尽也齐整。(张道南云)兴儿。你觑波。夜静更深,风清月朗,古诗有云:花有清香月有阴,此景是也。但可惜春光将暮,众花都己零落。刚那海棠轩侧畔土堆儿上,一树碧桃正开。兴儿,你随俺去看咱?(兴儿做看科,云)相公,兴儿想起来,还记的那时走了白鹦鹉,相公与兴儿来寻,跳过花园来。和那徐知县的小姐相见。谁想今日与相公又来到花园里闲玩,不知相公心儿里,可也还念那小姐么?(张道南云)兴儿,你不提起来,我也忘了。记的那时在花园里共那小姐相会,不久便病死了。正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徒增一番伤感而己。夜深了,且回去罢。兴儿,你将这碧桃捡那开的盛的折一枝来。胆瓶里插着,等我看咱。(兴儿云)理会的。(做折花科)(张道南云)同我到书房中去。兴儿,将琴来,待我来弹一曲释闷者。(兴儿做取琴科,云)琴在此,请相公自弹,兴儿睡去了。(下)(张道南做弹琴科)(正旦上,云)这里也无人。我本是徐碧桃,不幸辞世,为阳寿未尽,一灵真性不散。听知张道南得了官,在此宅中居住,今夜书房抚琴,不免假做邻家之女,听琴走一遭去呵。(唱)

【仙吕】【点绛唇】则我这杏脸藏春,柳眉标恨,萦方寸。无奈东君。花落春将尽。

【混江龙】消不的一天愁闷,清明时节雨纷纷。慵施粉黛,倦点朱唇。恰便似薄命照君青冢恨,少年倩女绿窗魂。这其间可正是我愁时分,则见那巢空翡翠,冢卧麒麟。

【油葫芦】为甚么我一上青山便化身?端的愁杀人,常只是安排肠断又黄昏,害了个恹渐渐的鬼病儿,积趱下重重叠叠恨。做了个虚飘飘的恶梦儿,捱不出凄凄凉凉运。一会家急急煎煎腹内焦,一会家寻寻思思心内忍。闪的我悲悲切切孤儿寡儿无投奔,因此上凄凄惨惨,无语暗消魂。

【天下乐】可怜见梦里形容病里身,则今春,憔悴损,比着这花枝更添瘦几分。也无心对镜鸾。也无心整鬓云,我只怕韶光也妒人。

【那吒令】趁碧桃树儿,映纤纤月痕;绕苍苔径儿,步微微露痕;湿香罗袖儿,揾行行泪痕。这其间夜正深,更将尽,(做听科,唱)那琴声却在何处相闻?

(张道南云)正是春色恼人眠不得,你看那月移花影上阑干。小官且出书房外看那月色咱。(做开门,正旦做避科,唱)

【鹊踏枝】俺只待看是何人?他那里呀的开门。(张道南做见科,云)花阴下好一个女子也!看他那云鬟雾鬓,杏脸桃腮,柳眉星眼,不由咱不动心也。俺试问他咱:那壁小娘子,谁氏人家?夤夜到此何故?(正旦唱)哎,你个题诗的相如,休问我听琴的文君,(张道南云)小生只为春色困人,闲观月色,不期遇着小娘子。(正旦唱)元来是恼春色孤眠不稳,早难道为贱妾断梦劳魂。

(张道南云)敢问小娘子谁氏之家?何方居住?因甚到此?(正旦云)妾身乃邻家之女。因月明人静,来此花园中听琴来。(张道南做挂科,云)早知小娘子前来,只合远接。接待不着,勿令见罪。(正旦唱)

【寄生草】他把那寒温叙,礼数勤。(张道南云)此一会小官三生有圭也。(正旦唱)则见他曲躬躬笑把言词问,好着我羞答答忙把身躯褪。我只索悄冥冥俞把容颜认。(云)敢问相公高姓?(张道南云)小生姓张,双名道南。(正旦唱)可正是月明千里故人来,惭愧你东风一夜传芳讯。

(云)相公因何到此?(张道南)小官现在此县为理。幸得与小娘子相会,小官有句话可敢说么?(正旦云)相公试说咱!(张道南云)小官独居旅邸,若小娘子不嫌,就书院中略叙片时何如?(正旦云)既然公子有留恋之心,妾身同到书房中与相公共话咱。(张道南云)小娘子请坐。看了这女子美貌端庄,岂不是天生就的,不由我不动情。敢问小娘子家住何处?(正旦唱)

【醉中天】妾身抱天地无穷恨,蒙雨露有深思。(张道南云)住处有甚邻舍?(正旦唱)常则和野草闲花作比邻。(张道南云)小娘子家有多远?(正旦唱)俺住处路接天台近。(张道南云)你那里还有何人?(正旦唱)俺那里有的是秦人晋人,你可也休将咱盘问,则管里絮叨叨拔树寻根。

(张道南云)难得小娘子到此,小生有句话儿,只是不好启齿。(正旦云)有何言语,相公但说不妨。(张道南云)小官未曾婚娶,小娘子又守空房,咱两个成合一处,可也好么?(正旦唱)

【金盏儿】他将我厮温存,我将他索殷勤。口儿未说早心儿顺,俺两个正是那不因亲者强来亲。(张道南云)趁此月色,共饮几杯,、岂不美乎?(正旦唱)你待要花前同酌酒,灯细论文。(张道南云)如此好天良夜,只合早成就了洞房花烛,有甚心情还论文哩?(正旦唱)你则待风清明月夜,成就了花烛洞房春。(云)相公,贱妾千金之体,一旦委之足下,只愿你他日休负了人者。(张道南云)小娘子放心,我若负了心呵,天不盖,地不载,日月不照临。我着你稳取五花官诰,驷马香车,永为秦晋之匹也。(正旦云)妾身与相公成此亲事,或诗或词,求一首珠玉,以为后会张本。(张道南云)只是小官学问短浅,焉敢在小娘子跟前卖弄手作!(正旦云)愿求珠玉。(张道南做写科)(词云)缟衣仙子来何处?咫尺近桃源路。说是武陵溪畔住,玉纤微露,金莲稳步,只恐莺花妒。邂逅刘郎垂一顾,何事匆匆便归去。临别叮咛嘱咐。柳亭花馆,月窗云户,休把春辜负。右调寄青玉案。张道南作。(正旦云)相公是好高才也。(张道南云)芜词拙笔,徒污仙眼耳。(正旦唱)

【后庭花】写的来银钩般字字真,珠玑般句句新。端的是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不是我意相亲,听了这一篇谈沦。他能书如王右军,能文似扬子云。现如今拥双凫做宰臣,许下我五花诰为县君。(正旦云)相公,妾身收下这词,永为家宝。(张道南云)量小生之词,有何才能,蒙小娘子如此珍重?(正旦唱)

【柳叶儿】则要的言而有信,不索你唬鬼瞒神。端的个十分才更有十分俊,休使我心儿困。常将这脚儿勤,咱两个拚则在梦儿中暮雨朝云。

(云)相公,天色将明了也,妾身则索回去,明日晚间,再来相会(张道南云)小官明夜晚间,专等待小娘子,是必早些儿来,你休要失了信也。(正旦唱)

【赚煞尾】从今后将红叶不题济,准备着青鸟先传信。(张道南云)小官焉敢负小娘子,但有负心,神明鉴察。(正旦唱)则要你说下言词有准,休着我为你个薄幸王魁告海神。(张道南云)小官见小娘子千娇百媚,早把俺那片魂灵儿勾引去了。(正旦唱)则你这俏心儿引惹了三魂,今日托终身,和你待燕尔新婚。(张道南云)此一宵欢爱,如锦鸳成对,似彩凤成双,岂不是一夜夫妻百夜恩?(正旦唱)休忘了一夜夫妻百夜恩,(张道南云)只愿小娘子早谐连理,共效于飞,以足生平之愿,(正旦唱)则要你日亲日近,俺可便相随相趁,(张道南云)小官感蒙小娘子厚情,我只愿学那张敞,断然不敢做王魁也。(正旦唱)哎,你个画眉人可休做了那负心人。(下)

(张道南云)谁想今宵遇着小娘子,看了他千般淹润,万种清标,知他是睡里也,是梦里也。(诗云)多情引动惜花心,此夜欢娱抵万金。两意相投情正美,知音端不负知音。(下)


第二折

(徐端同夫人、李万上,诗云)人有千年誉,花无百日红。自家不修种,反去怨天公。老夫徐端是也,只因年华渐迈,致仕闲居,如今在洛阳城外庄上居住。自从碧桃孩儿死了。又早三年光景,老夫为无得力的儿男,心中甚是烦恼,止有次女玉兰,今年一十八岁,未曾许配他人。去年张道南一举成名,除授潮阳知县,替了老夫之位。他来辞别老夫,此时心中就要将次女招他为婿,岂知他到任月余,耽着疾病,多应是少年的人,不禁瘴厉侵染之故。张亲家与他上表辞官,蒙圣恩可怜,许他还乡调理,待病痊之日,赴京别用,他知今到家了也,老夫本意要亲自问病去,奈其中有许多不便处。不如先遣家中嬷嬷去,一来问病,二来就题这门亲事,不知夫人意下如何?(夫人云)老相公主的是。(徐端云)左右那里?传着我的言语,教嬷嬷去张亲家宅里,问姑夫的症侯,近日安否,二来就题这门亲事。小心在意,疾去早来。(李万云)理会的。(同下)(张道南做病,兴儿扶上,诗云)碧桃花下遇婵娟,只得邮亭一夜眠,至今怕漏春消息,鹦鹉前头不敢言。小官张道南是也?自从与那小娘子相见之后,谁想染成一病,看看至死。俺父亲替我上表辞官,乞归调养,虽然圣恩见允,争奈与那小娘子遂相别了。如今求医问药,再不得个痊可。空着我丢了那小娘子。天阿,可怎生再得见那小娘子一面,小官便死也心甘了。(兴儿云)相公,你害的是甚么病?只怕是粪结,我请太医来看相公的病。(张道南云)兴儿,你休请太医,等我歇息咱。(正旦改扮嬷嬷上,云)老身是徐知县家中嬷嬷,奉老相公言语,着老身去张亲家宅子里,探望姑夫的病证如何,二来就题王兰小姐这门亲事,须索走一遭去也呵。(唱)

【中吕】【粉蝶儿】则他这暮景相催,叹桑榆半竿红日,恨无情兔走乌飞。被莺花。闲魔障,他可都笑人憔翠。到如今翠减双眉,羞见这鬓边霜将镜鸾懒对。

【醉春风】我这里叹世事若浮云,想光阴如逝水。常则在大人家服侍了许多年,端的是喜,喜。赤紧的小姐谦和,相公宽厚。更遇着大人贤慧。(嬷嬷云)可早来到也。兴儿,你报复去,说徐亲家差嬷嬷问安哩。(兴儿报科,云)相公,有徐家嬷嬷,在于门首。(张道南云)快请进,(见科)(嬷嬷云)相公,老身奉老相公言语,本待自来问候,恐怕相公病体,迎接不便,径着老身来探近日病体如何?(张道南云)我害的病,不阴不阳,发寒发热,不知是甚么症侯?(嬷嬷唱)

【红绣鞋】我见他黄甘甘容颜憔翠,更那堪骨体尫羸,只你这秀才每花酒病最难医。(张道南云)我这疾病,只有添没有减的日子。(嬷嬷唱)一会家觉精细,一会家又觉昏迷。害的你病恹恹无些个气力。(张道南云)嬷嬷,我这病越害的沉重了也。(嬷嬷云)相公,我猜着你这病症呵。(唱)

【普天乐】你莫不是断王事费精神?(张道南云)不是。(嬷嬷唱)莫不是因茶饭伤脾胃?(张道南云)也不是。(嬷嬷唱)莫不是风寒感冒,因病成疾?(张道南云)也不是。(嬷嬷唱)莫不是文章上若用心?(张道南云)也不是。(嬷嬷唱)莫不是鞍马上多劳力?(张道南云)这都不是。(做叹气科)(嬷嬷唱)哎,他那里无语无言只是长吁气,多敢怕等闲问泄漏了天机。他又不肯明明的说破,则这般恹恹的瘦损,好教我暗暗的猜疑。

(云)相公,着兴儿请太医来,用些药可也好么?(张道南云)我待不依来,又怕辜负了相公这场好意。也罢,兴儿,你就去请个太医来。(兴儿云)理会的。我出的这门来。太医在家么?(净扮太医上,诗云)我做太医手段高。《难经》脉诀尽曾学。整整十年中间,医不得一个病人好,拚则兵马司中去坐牢。自家赛卢医的便是。待我看来,那唤我的是那个?(兴儿云)我家相公不快,特来请你!(太医云)这等,咱和你就去。(做见科,云)请问相公,害的是甚么病?(嬷嬷云)太医,你用心看咱。(太医云)嬷嬷你放心,小人三代行医,医书脉诀,无不通晓,包的你手到病除。我的声名。传于四海,谁人及的,我叫做赛卢医,我不会说谎。(嬷嬷唱)

【石榴花】他口夸大语说是赛卢医,卖弄那声价有谁及,医方脉诀幼曾习。(净做看脉科)(嬷嬷唱)这病呵是风寒暑湿,巩饱劳役?(云)太医你下甚么苎?(太医云)我下服建中汤,减了附子,加上官桂,就着他疾病痊可也。(嬷嬷唱)你用着建中汤去附子,加官桂必然见功效神奇。(太医云)这寸关尺三指脉微沉细,常是寒热往来,则怕这病候有些差迟,休说我医生不会看脉。(嬷嬷唱)怎又道寸关尺三部脉都沉细,还只怕这病候有差迟。

(张道南云)这太医胡说,错看了脉,我害的病,则是风月二字起的。(嬷嬷唱)

【斗鹌鹑】元来是风月上留情,全不是寒热间害疾。你则待送雨行云,那些儿于家为国?常言道心病从来无药医,这等干相思不似你,空则想梦里佳人,做了个色中饿鬼。

(张道南云)嬷嬷,着这太医回去罢。(太医云)你要我回去,可拿出药钱来送我。(兴儿云)相公不曾吃你一片药,有甚么药钱送你?(太医云)你没的药钱,我就死在你这里。(做死科)(兴儿云)你死,我就呼狗来咬你。(太医做起科,云)这等,你请相公吃我的药,倒着相公死了罢。(下)(嬷嬷背云)我将他心上事题一题,看他说甚么。相公,你可喜也。(张道南云)有甚么喜?你说!(嬷嬷云)相公,你害的病,既是风月的症侯,我与你做个媒人,你心下如何?(张道南云)嬷嬷,你与我做媒,谁家的姐姐?(嬷嬷云)他不是别人家的,是俺老相公的小姐,小字玉兰,生的千娇百媚,与相公做夫人,续了旧日这门姻眷如何?(张道南云)那玉兰比着他家碧桃姐姐,还生得好么?(嬷嬷唱)

【上小楼】那小姐十分整齐,千般娇媚。他生的纤纤玉笋,小小银钩,淡淡蛾眉。(张道南云)他有见识么?(嬷嬷唱)他可便有见识。(张道南云)他有福气么?(嬷嬷唱)他可便有福气,堪为匹配,(张道南云)他来我家,便是夫人也。(嬷嬷唱)也不辱没了五花诰县君名位。

(张道南云)虽然如此,则不如那小娘子这世罢了。(嬷嬷唱)

【幺篇】怎么的问着呵越不应?道着呵越不理?(带云)我如今猜着了也。(张道南云)你猜着甚么?(嬷嬷唱)你恋着雨爱云欢,海誓山盟,月约星期。他那里恼一会,叹一会,不知何意?我便是女杨修难猜哑谜。

(张道南做叹科,云)只怕我这个病人,你家老相公未必就许此亲事。(嬷嬷唱)

【满庭芳】待招你个先生做女婿,他早是一言既出,你可休心下疑惑。(张道南云)他也识字么?(嬷嬷唱)那小姐诗书上索是攻习,(张道南云)可伶俐么?(嬷嬷唱)那小姐忒温柔俊雅忒伶俐,(张道南云)他伶俐杀也比不的孟光么?(嬷嬷唱)他比孟德耀还多艳质,则你这张京兆怎画蛾眉?真个是天缘对,你可便将息贵体,管教你运至遇良医。

(云)相公,这亲事成的成不的,回我一句话儿波!(张遣南云)我本待不要他来,则管里缠,我且一时间应承了罢,向后却做商量。嬷嬷,烦你多多拜上太山,则说小官愿随鞭镫便了。(嬷嬷云)且喜这门亲事道定了也。我回老相公的话去来。(唱)

【煞尾】向你个相公行且告别。(张道南云)嬷嬷。你这般惯做媒那?(嬷嬷唱)休道是我惯做媒,我说的这事和谐费了多少元阳气,则索先报与夫人相公喜。(下)

(张道南云)嬷嬷去了也。兴儿,你扶我向卧房内歇息去。(诗云)非是区区懒就亲,心中自有上心人。有缘若得重相见,须比灵丹胜几分。(兴儿扶下)


第三折

(张珪引张千上,云)老夫张珪的便是。自为潮阳县丞,三年任满,回东京闲住。孩儿张道南,一举状元及第,也在潮阳为县丞。不料孩儿染病在身,医药无效。老夫想来,必有邪魔外道述着,不得痊可。此处离城三十里丹霞山,有一道者,乃是萨真人,行五雷正法,好生灵应。老夫今日写下投词,请那先生来看孩儿,这早晚敢待来也。(外扮萨真人引弟子上,云)贫道萨守坚,汾州西河人也。贫道幼年学医,因用药误杀人多,弃医学道,云游方外,参访名山洞天。后到西蜀峡口。遇一道人,乃虚靖天师,觑贫道有仙风道骨,传授咒枣之术。及神霄青符,五雷秘法。贫道又到龙虎山参箓奏名,誓欲剿除天下妖邪鬼怪,救度一切众生,遍游荆襄江淮闽广等处。今日贫道云游到洛阳城外丹霞山中紫府道院,修行办道。昨日有一乡官张县丞,投词坛下,为他孩儿张道南,染病不安,医药无效,恐有邪魔鬼怪缠扰,敬请贫道下山,救度此人。贫道念上帝好生之德,如何不救。今日来到他家,兀那门下人报复去,道有贫道来了也。(张千报科,云)报的老爷得知,萨真人到于门首。(张珪云)道有请。(张千云)请进。(真人做见科)(张珪云)真人,今有小官的孩儿张道南,染其病症,未得痊可,请真人来看一看,是何神鬼。(真人云)贫道试看咱。老相公,这病是一阴鬼缠扰做下的,待贫道设一坛场,剿除此鬼,相公意下如何?(张珪云)多谢了真人。(真人云)贫道登坛之后,不便瞻顾,暂请老相公回避。(张珪云)真人请自稳便。(下)(真人云)道童将道服剑来。(道童递科)(真人云)道香一柱,法鼓三冬。十方肃静,万神仰德,恭焚道香,无为清净。自然香超三界,香满琼楼玉境。遍周天法界,虔诚恭请,叩齿焚香,请三天使者,五老神兵,衔符背剑在云间,跨虎乘鸾来月下。今因信士张珪之子张道南染病,服药无效,今日香灯花果列坛前,法遣神兵排左右。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摄。一击天清,二击地灵,三击五雷,速变真形。(做拿笔科,云)天圆地方律令九章,神笔到处,万鬼潜藏,(做书符科,云)天上麒鳞子,顿断黄金锁。偷走下天来,人间收的我。紫薇殿下丹霞绕,白玉阶前剑佩齐。十二童子传诏些,星冠云冕一齐回。(做击剑科,云)老君赐我驱邪剑,离火煅成经百炼,出匣森淼雪霜寒,入手辉辉星斗现。(做咒水科,云)我持此水非凡权,九龙吐出将天地,太液池中千万年,吾今将来净妖气。(做仗剑步罡科,云)谨请当日功曹,直符使者。吾今用尔,速至坛前,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摄。(净扮直符上,云)小圣乃直符使者是也。上仙呼唤,
那厢使用?(真人云)有劳神将,去百花园中,勾将碧桃来者。(直符神云)得令。(外扮马、赵、温、关天将十甲上)(天将云)快行动些!(正旦唱)

【正宫】【端正好】帅父将法力施,火将把神通显。这些时急急煎煎。向后园中到处搜寻遍,险闹了那一座森罗殿。

【滚绣球】这一个戗金铠身上穿。那一个蘸钢鞭腕上悬,一个个气昂昴性儿不善,他每都叫吼吼捋袖拉拳,走的我腿又酸脚又软,不由我不心惊胆战,索陪着笑脸儿褪后趋前。你觑那昏昏怨雾迷千里,更和那惨惨浮云散几天,端的是苦海无边。

(直符领旦儿做见科,云)碧桃当面。(真人云)兀的小鬼头,你是何方鬼怪?甚处妖精?怎生将张道南缠搅,害人性命?你向我跟前,从实的说。说的是万事都休。说的不是罚往丰都,永为饿鬼也。(正旦云)上仙可怜见,听妾身慢慢的从头说上一遍。(真人云)你说,贫道听咱。(正旦唱)

【呆骨朵】告师父那雷连怒息听分辨,待妾身细泌根源。(真人云)你敢是思凡的神女么?(正旦唱)我也不足神女思凡,(真人云)敢是天魔地仙么?(正旺唱)也不是天魔地仙。(真人云)你是甚么鬼怪?从头实实的说来!(正旦云)妾身是潮阳徐知县之女,小字碧桃。俺父亲将我许与张道南为妻。当日我父亲不在家,我与梅香往后花园中散心去。不想张道南走了白鹦鹉,越墙而过,寻此鹦鹉,偶与妾身相见。说话中间,俺父亲来到,张道南害羞而走。俺父亲将妾身百般嗔怒,我回绣房中,一气而死,今经三年光景也。俺父亲就将俺葬在后花园中,墓顶上长一颗碧桃花树。因妾身有二十年阳寿未尽,以此一灵真性不散。谁想张道南应举及第,在潮阳为理,妾身念此旧盟,与他重谐匹配。张道南曾做〔青玉案〕词留证。只此本情,伏望上仙尊鉴不错。(真人云)你既然身死,却怎生阴府下不收你那三魂七魄?(正旦唱)我有那二十载阳间寿,(真人云)你既还有阳寿,天曹地府不管,你却这等兴妖作怪?(正旦唱)更有那一万种心头怨。(真人云)你怨呵,可怨甚的。(正旦唱)辜负我梦行云十二峰,断送的闭荒坟三四年。

(真人云)你死了呵,魂灵却到那里来?(正旦唱)

【倘秀才】直到那判生死阎王殿前,(真人云)你还到那里?(正旦唱)更到那掌善恶曹司案边,他道我这枉死情由实可怜。姻缘注五百载,阳寿有二十年,因此上把刚魂放免。

(真人云)你怎辄入县舍,缠搅阳官?再与我从实的说来!(正旦唱)

【滚绣球】只因我天不管地不收,那一夜风又清月又圆,静巉巉海棠庭院,恰遇他趁花阴行到坟前。(真人云)他到坟前说甚么来?(正旦云)他只念了两句诗,道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唱)他把碧桃花折一枝,古人诗念一联。引的我魂灵儿向他行活现,(真人云)他见你可是怎生?(正旦唱)他醉醺醺花里遇神仙。可怜我生埋孤冢三年恨,只得书房一夜眠,并没虚言。

(真人云)你两个相会之时,他曾与你甚么东西来么?(正旦唱)

【倘秀才】他可便拂金星砚将龙香墨研,染紫霜毫把笺纸展,(真人云)哦,他写甚么来?(正旦唱)他将那(青玉案)新词写一篇。(真人云)那秀才只恁的恋酒贪花也。(正旦唱)他可便酒肠宽似海,端的是色胆大如天,(真人云)你为甚么便随顺他?(正旦唱)不由我不将他来顾恋。

(真人云)他向你跟前,也有甚么顾恋的意思?(正旦唱)

【滚绣球】他将山盟海誓言,向罗帏锦帐眠,(真人云)他这般病了,如何不怕死?(正旦唱)他可便惜花心死而无怨,(真人云)你是甚么时侯,向他跟前去?(正旦唱)止不过赴佳期月下星前。(真人云)你不去呵,也由得你。(正旦唱)他将我死命的留。我将他死命的缠,俺两个得成双称心满愿。(真人云)他后来告归养病,你不得和他同去,你可敢还思想着他么?(正旦唱)到如今愁和闷有万万千千。(真人云)你愁甚么?(正旦唱)我愁的是北邙衰草藏狐兔,恨的是西岭斜阳泣杜鹃,题起来雨泪涟涟。

(真人云)这妇人说有二十年阳寿,又与张道南原是五百年姻缘,合做夫妻,怎凭的他口里说话?直日功曹,与我摄过掌生死判官来者。(直符云)掌生死案的判官安在?(净扮判官持文案上,诗云)亲奉皇天圣敕差,死生文簿手掌抬。空中若说无神道,霹雳雷声那里来?小圣乃阴府掌生死的判官是也。上仙呼唤,须索见来。(做见科,云)上仙呼唤,有何法旨?(真人云)今有徐知县女孩儿,小字碧桃,他已亡过三年,鬼魂作怪,将阳官张道南,缠搅得病。被贫道将碧桃擒至坛前,他道有二十年阳寿未尽。以此召你来问问,端的有阳寿么?(判官云)端的还有二十年阳寿。(真人云)既然如此,当日功曹,与我摄过掌姻缘簿的判官来,(直符云)掌姻缘案的判官安在?(外扮判官持文簿上,诗云)雷声响亮振山川,此际何人不怕天?刚待雨收云散后,凶徒恶党又依然。小圣乃掌姻缘案的判官。上仙呼唤,须索见来。(做见科,云)上仙呼唤,有何法旨?(真人云)今有徐知县的女孩儿,小字碧桃,他已亡过三年,鬼魂作怪,将阳官张道南,缠扰得病。被贫道将碧桃擒至坛前。他道与张道南有五百年姻缘之契。特呼你来问,端的是有也无?(判官云)这妇人端的有夙缘,合为夫妇。(正旦唱)

【倘秀才】这一个掌姻缘簿的标写着无缘有缘,那一个掌生死案门先注定十年五年,可正是书案傍边一句言。(真人云)兀那碧桃,我着你还魂去,夫妻重配,父母团圆,你心下可是如何?(正旦唱)但能勾夫妻敢匹配。父母再团圆,我则索谢天!

(真人云)我待教这妇人还魂去,争奈他的尸首,久己腐烂了。只除是恁的。掌生死案判官,你检那生死簿上,有年小妇人,是晚该死的,着碧桃借尸还魂去,有何不可?(判官云)蒙真人法旨,检生死簿看,徐知县的小女玉兰,今夕该死,着他借尸还魂去罢。(正旦做拜科,云)若是如此,多谢上仙也。(唱)

【随煞尾】谢师父承正法常看诸处行方便,开阐教广与众生解倒悬。成就夫妻是夙缘,匹配鸾凰趁心愿。喜的是前度张郎正少年,早晚灾除病体痊,我也不爱他诗礼儒风祖代传,也不爱他簪笏荣名圣主宣,单则爱那惜玉怜香性儿软。(下)

(真人云)谁想有这一场奇怪的事,那徐碧桃已着他借尸还魂去了,等待明早,再往徐知县家,探望一遭,各神将都还本位去。(直符判宫同云)领法旨。(下)(真人诗云)太上玄门道法尊,直将生死勘前因。舒开拨雾拿云手,放转追魂夺魂人。(下)


第四折

(徐端同夫人扶正旦上,云)老夫徐端,好是烦恼人也!自碧桃孩儿亡过,又早三年光景,谁想玉兰孩儿,昨夜三更时分,暴病而亡,停尸在堂。一壁厢报与张亲家女婿知道,待他来时入殓,兀的不痛杀我也!(正旦做醒科)(夫人云)孩儿,精细者。(正旦唱)

【双调】【新水令】则我这俏身躯三载土中埋,今日个得还魂似升天界。寒灰重发焰,枯树再花开。也是我苦尽甘来,常言道否极早生泰。

(夫人云)惭愧,孩儿醒过来了也。(徐端云)将定魂汤与孩儿吃。(夫人做递汤科,徐端云)孩儿精细者,吃一盏定魂汤。(正旦做起身拜科)(夫人云)玉兰孩儿,你那里去来?(正旦唱)

【步步娇】我与你款款前来深深拜,(徐端云)孩儿,你拜甚么?(正旦唱)可怜我白头父母都年迈,间别来可便三二载,(徐端云)可怎么有二三载?(正旦云)你孩儿自离了父母去呵。(唱)我正是几度南柯梦中来。(徐端云)这是怎么说?(正旦云)你孩儿是碧桃也!(唱)将小名儿道的明白,(徐端云)你道是碧桃,他已死过三年了,你一向在那里?(正旦唱)你孩儿半开中落在那荒郊外。

(徐端云)好是奇怪了,俺碧桃孩儿,己死了三年光景,怎生再活?莫不是妖邪鬼怪,倚草附木?我着人请张亲家去了,这早晚怎生还不见来?(张珪同夫人,张道南引张千上,云)小官张珪是也。思量好是烦恼,孩儿张道南,先定下徐章甫亲家大女儿碧桃,不想死了。今次又定下他小女儿玉兰,喜得道南孩儿病又好了,正待完就这门亲事,今日早间,人来报说,玉兰昨夜三更时分,暴病身亡。老夫想来,只是俺道南孩儿,姻缘未到。如今只得同我夫人,道南孩儿,都往他家吊孝走一遭去。可早来到也。不必报复,我自过去。(做见科,云)亲家索是烦恼也!(徐端云)亲家,有碧桃孩儿,还魂了也!(张道南做惊科)好是奇怪!碧桃小姐,怎生活了来?(正旦做见科,云)张道南,你可也认的我么?(唱)

【折桂令】原来是有朋自远方来,你道是济济衣冠,楚楚人才。俺也只为情重如山,恩深似海,险害的你骨瘦如柴。再不索闹攘攘大惊小怪,这一场悄促促似鬼使神差。(张道南云)我几曾与你相见?你是这等说?(正旦唱)想着俺缱绻情怀,鱼水和谐。我为你曾下巫山,你为我误入天台。

(张道南云)小姐,你则说我和你那里相见来?你试说一遍与我听者。(正旦唱)

【沽美酒】当日个花园中成眷爱,美欢娱在书斋,则他那海誓山盟是谁道来?哎,你这读书的秀才,俺两个谋成合不谋败。

(张道南云)小姐,你休得胡说!既然与你相见,有甚么显证在那里?(正旦云)有、有、有!(唱)

【太平令】请你个假古忄敝的官人休怪,我这里把新词袖里忙抬。(出词科,唱)一字字堪怜堪爱,一句句难学难赛。我对着众客展开,表白,这(青玉案)是那个的亲笔儿留在?

(徐端云)这一桩岂不是天下绝奇怪的事?只是其间委曲,怎生得个明白的见人可也好那?(萨真人冲上,云)贫道乃萨真人。今日向徐知县家中,探望走一遭去。(做见科,云)列位,贫道稽首。(张珪云)这是萨真人,前日为小儿的病,投词坛下。尚不曾你我一个明白,今日来的正好。老亲家,令爱还魂的事,还要得个见人,只除问这真人,必有分晓。(徐端云)真人,我大女儿碧桃,已死三年,昨夜小女儿暴亡、今早忽然醒转,他道是碧桃还魂,这怎么说?(真人云)老相不知,听贫道细说一遍。老相,你当初曾将碧桃许与张道南为妻。因那年三月十五日,你夫妻二人,同去张县丞家赏牡丹。不想张道南走了白鹦鹉,跳过你家花园内,寻那鹦鹉,正遇碧桃小姐。见面恰待说话,老相回家撞见,将小姐辱了一场,他回至房中,一口气身亡了。你家将他尸首,埋在后花园中,他阳寿未绝,精神不散。墓顶上长一株碧桃花树来,他一灵儿附在碧桃花树上。三年之后,张道南一举及第,除授此县知县,在你旧衙中居住。那夜风清月明,张道南因闲行到碧桃树边,见花开的正好,折一枝向胆瓶中插着,谁想碧桃就那夜向书房中,与张道南作伴,云来雨去,说誓言盟。以此张道南看看至死。他的父亲与道南上表辞官,乞归养病,蒙圣恩许允,遂得离任到家。虽则碧桃不得同来,然道南病体一时未愈。他父亲看见沉重,服药无效,怕有妖精鬼怪,缠扰为祟,以此投词到贫道坛前。贫道设一坛场,差天将将碧桃勾至坛下,他言称道有二十年阳寿,更与张道南有夙缘前契夫妻之分。贫道不信,唤掌生死、婚姻的判官来问他,果然不虚。贫道着碧桃还魂,争奈尸首腐烂,难以回转,不想你小女玉兰,食尽禄绝,昨夜正三更时分身死。贫道就着判官,借着这玉兰尸首,放碧桃还魂。皆是贫道之力也。(徐端云)孩儿,这真人说话,可是真么?(正旦云)您孩儿若不是上仙法力,岂想有今日也?(唱)

【豆叶黄】叮怜我滞魄游魂,流落在海角天涯,长伴着野草闲花,残烟断霭。我只道晓色何曾到夜台,谁承望万里归来,喜喜欢欢,再拜我爹爹奶奶。(夫人云)儿也,你便还魂了,只可惜我玉兰孩儿,兀的不苦痛杀我也。(正旦唱)

【七兄弟】这也是你的运衰,他的命该,留不得两裙钗。若不是萨真人显出神通大,则我这墓顶上签钉远乡牌,可不的一灵儿永欠下鸳鸯债。(张道南云)你既是碧桃小姐,当初相见之时,何不就明对我说?却教我做出这一场病症来,争些儿害杀我也。(正旦唱)

【梅花酒】非是我假虚脾爱使乖,也只怕粉脸香腮,引动你蜜意幽怀,倒做了黄祸之灾。因此上把鬼名儿潜换改,真姓也暗藏埋,况阳寿尚未该,婚姻簿又明载,天对付俏身材?云和雨好安排。连理树稳情栽,合欢花纵心摘。

(张道南云)小姐,我和你当初相别,自谓生死永隔矣,不想今日还魂,重为夫妇,咱两个索是喜也。(正旦唱)

【收江南】呀,今日个月明千里故人来,镜鸾重整向妆台,这的是换人肌骨夺人胎。休得要乱猜,你不见桃花依旧待春开。

(张珪云)老亲家,喜得令爱还魂,续成姻眷,皆赖真人法力,我待举家拜谢真人便了。(真人云)这本是人天数,贫道不过施此法力,使他借尸还魂,重谐匹配而已,何足谢乎?(徐端云)张老亲家,小女和令郎,另选吉日,过门做亲,我等先拜谢真人才是。(做拜谢科,云)真人请上,受我等一拜。(真人云)不敢,不敢。(词云)徐碧桃艳质天然,已三载闭骨重泉,谁想他一灵不散,与夫君私会花前。为风情恹恹成病,百般的医药难痊。因此上投词禳祷。被贫道识破根源。值小妹正当暴死。将尸首借与生旋。出怀中新词为证,才知我法力无边。此本是生前分定,天匹配再合姻缘。请高堂大排筵宴,相庆贺骨肉团圆。

题目张明府醉题青玉案

正名萨真人夜断碧桃花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西上经灵宝观(观即尹旧宅)

唐代 孟郊

道士无白发,语音灵泉清。青松多寿色,白石恒夜明。
放步霁霞起,振衣华风生。真文秘中顶,宝气浮四楹。
一片古关路,万里今人行。上仙不可见,驱策徒西征。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宋代 彭徵

白云深处是仙家,清壁飞来瀑布斜。
采药不知归路晚,洞门开遍碧桃花。
散发披襟万仞冈,天池风度碧莲香。
洞云去作人间雨,留下瑶坛月影凉。
老桂吹香入古瓢,月华如水碧天寥。
酒醒夜半谁惊觉,鹤背仙人紫玉箫。
山中无历任光阴,梅正开时雪意深。
弹罢蕊珠香满座,天花几个落瑶琴。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献郑思远施二仙

唐代 吕岩

万劫千生到此生,此生身始觉飞轻。抛家别国云山外,
炼魄全魂日月精。比见至人论九鼎,欲穷大药访三清。
如今获遇真仙面,紫府仙扉得姓名。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赞二首 其二

宋代 陆游

天下家家画吕公,衣冠颜鬓了无同。劝君莫被丹青误,那有长绳可系风。

下一页 上一页 / 100页

扫码下载

古诗文网客户端

扫码关注

古文岛公众号

© 2020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