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文 / 作者 / 古籍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和余葭白题唐子畏画夜宴图

厉鹗 〔清代〕

韩郎自是江北人,避地去作江南臣。更从江南到江北,便道江南有人忆。

归来笑拥名花丛,疏眉小面居当中。千枝银烛照舞影,满堂宾客看惊鸿。

门生解事执乐句,燕支拍碎声穿空。酣嬉跌宕君莫笑,一半桃李无春风。

宫中唱念家山破,烧槽哀怨传何穷。聊将群婢污名检,此意未必闻重瞳。

六如居士不并时,何由户外三更窥。笔底故有嫱与施,我不见画但见诗。

诗工直疑画逊之,眼饱铅黛嘲贫儿。从来裴休说法为人愿,不妨衲衣乞食随歌姬。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夜半乐 题元人画夜宴图

邹祗谟 〔清代〕

当时江左风味,玉笙吹彻,天许轻狂暇。有北海韩郎,才名潇洒。

玉鸾视草,铜螭署敕,更闻弟畜徐铉,客呼舒雅。行乐地、歌舞争兰夜。

铜盘绛蜡耿耿,芳樽细浪,长鲸倾泻。香雾暖、满堂玉人如画。

宛转搊弦,激昂挝鼓,沉沉月隐花明,鱼脂飘灺。交翠舄、花冠暗中卸。

到此不觉,缨绝履遗,良宵无价。那羡南朝官仆射。

动君王、恰赢得虎头偷写。看明月、梅岭冈前者。谢公墩畔风流话。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夜宴图 其一

王世贞 〔明代〕

遏云歌罢舞回风,夜半腰支不属公。屈戍乍摇纱影弄,可应人是顾宏中。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夜宴图 其三

王世贞 〔明代〕

烧来红泪尽辞银,花拥舒郎别院春。国虽家雠都未了,可能还较绝缨人。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题顾宏中画夜宴图

郑元祐 〔宋代〕

熙载真名士,风流追谢安。每留宾客饮,歌舞杂相欢。

却有丹青士,灯前密细看。谁知筵上景?明日到金銮。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夜宴图 其二

王世贞 〔明代〕

由来歌舞破江山,庭树能催王气残。唱得浣溪宫样句,小楼吹彻玉笙寒。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宴客图

李彭 〔宋代〕

紫微华屋桂为梁,中有侍儿宫样妆。闭门投辖醉短舞,牛马因风两相忘。

翠翘挂冠真细事,必能作贼无顾忌。堂上烛灭何足云,亦期羽林射雕子。

当年谁遣转鸿钧,终典哀荣厚恩礼。西风犹吹建业水,直恐奸魂污清泚。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杂剧·陶学士醉写风光好

戴善甫 〔元代〕

第一折

(冲末扮宋齐丘引祗从上,诗云)独持忠赤佐君王,保障金陵地一方。江南自古称佳丽,何必区区说大唐?小官姓宋,名齐丘,金陵人氏,见在南唐主人驾下,为丞相之职。俺这后主,天生聪睿,诗词歌赋,品行调丝,风流蕴藉,实乃右文之主。见今中原周世宗升遐,赵点检即位,国号大宋,改元乾德,亲驱戎马,所向无前。如南闽北虏,河东西蜀,望风皆降。惟我江左,不曾加兵。我国亦尝用心防备。近日前路文书行来,宋家遣翰林院学士陶谷,来我国中,索要图籍文书。我想陶谷是个掉弄喉舌之人。况四海未宁,要图籍何用?此人必来以游说为功。我将他机关探破,奏知吾主,则说吾主有疾,不能接见。将陶谷留在馆驿中羁绊住,着每日供给小官,三五日相访一遭。自七月初间至此,今八月将尽。秋露乍零,旅馆萧索。我着金陵太守韩熙载,看他一言一动。略有纤毫破绽,便报与我知道,自有制他的法度。(诗云)"非是我好用阴谋,则堤防谗舌如钩。待窥破一些动静,管教他有国难投"。(下)(外扮韩熙载引乐探上)(诗云)远离乡土渡横江,入仕南唐佐李王。从来儿女多情处,不是风云气不长。小官姓韩名熙载,官拜升州太守,佐于南唐李主驾下。今奉宋齐丘丞相钧旨,每日供给大宋学士陶谷,今日安排筵席管待。将歌者秦弱兰,乃金陵名妓,席间令其唱曲,看陶学士所守之志何如?乐探。你与我唤将上厅行首秦弱兰来者。(乐探云)理会的。(做唤科)秦弱兰安在?太守老爷呼唤哩。(正旦扮秦弱兰上,云)妾身秦弱兰是也。门首有人相唤,我试看咱。(做见科,云)哥哥,唤我怎的?(乐探云)太守老爷唤官身哩。(正旦云)我想俺这门户人家,则管里迎宾接客,几时是了也可。(唱)

【仙吕】【点绛唇】凭着我雾鬓云鬟,黛眉星眼,寻衣饭。则向这酒社诗坛,多少家乔公案。

【混江龙】悲欢聚散,二三年经到有百千番。恰东楼饮宴,早西出阳关。兀的般弄月嘲风留客所,便是俺追欢买笑望夫山。这些时迎新送旧,执盏擎盘。怎倒颤钦钦惹的我心儿惮。怕只怕是那罗纰锦旧,莺老花残。

(乐探云)大姐,似你这等上官见喜,非同容易也。(正旦云)哥哥,我自幼到今,无个欢喜的前程。造次的可也不敢上门来。(唱)

【油葫芦】也曾把有魂灵的郎君常放翻,但来的和士刬。可正是烟皮名利大家难。(云)上俺门来。有个比喻。(唱)恰便似犬逢饿虎截头涧,更险似军骑羸马连云栈。饶你便会使悭,彻骨奸,则俺这女娘每寄信的鸳鸯简,便是招子弟的引魂幡。

【天一乐】常教他一缕儿顽涎湿不乾,丁单,将科派摊。刚刚的对付难上难。脖项上搭上套头,皮面上带上揜眼,怎发付这一千斤铁磨杆。

(乐探做到科)(报科)禀老爷,叫将秦弱兰来了。(韩熙载云)着他过来。(正旦见科)(韩熙载云)秦弱兰,教你来伏事陶学士,你可乖觉着。(正旦云)老爷放心!此事容易。(韩熙载云)你且躲在一壁,我教你来便来。(正旦云)理会的。(韩熙载云)左右的,把果桌安排停当,我请陶学士去来。(下)

(正末扮陶谷引驿吏上)(诗云)少年文史足三冬,下笔成章气似虹。时人不识君王宠,禅草何因出袖中。小官姓陶名谷,字秀实,襄阳人也,乃晋处士陶潜之后,以进士及第。于周太祖时,曾事钱王俶,颇蒙信任。后因遣入大宋,以观动静,又作宋臣,官授翰林学士,已经三载,不得与俶相会。如今太祖早期,议下江南之策。小官言曰:"虽尧舜禹汤,兴兵未免有所损益。莫若小臣掉三寸之舌,说李王归降,岂不易哉!"太祖依臣所奏,先将文书行至升州,随令小官直至南唐,索取图籍文书为由,若见李主,必中说词。自七月至此,今八月将尽,李主抱疾不朝,无由可见。惟宋齐丘丞相,常来驿亭讨论文字。此外升州太守韩熙载,专管供给,甚是尽礼。但我羁留在此,渐入秋深。风光月色,琴韵砧声,不觉感怀,且向亭中闲步一回。(做看科,云)这一片素光粉壁,未尝绘画。驿吏取笔砚来,我待学春秋隐语。因而感怀,成十二字,书于此处,料无有解者。(做写科)(念云)川中狗,百姓眼,虎扑儿,公厨饭。(韩熙载上,云)左右报复去,说韩太守在此。(陶谷云)道有请。(见科)(陶谷云)太守为何至此?(韩熙载云)小官领宋丞相钧旨,聊具蔬酌奉献。左右抬过果桌来。(做设席科)(韩熙载云)将酒来,学士满饮此杯。(陶谷饮科,云)太守饮一杯。(韩熙载云)小官更衣咱。(出科,云)张千,唤秦弱兰来。(张千唤科)(正旦上,云)妾身来了。(韩熙载云弱兰,今日就筵宴之中,要你加精神者。陶学士生性威严,人莫敢犯。你小心过去。(正旦云)老爷放心者。(唱)

【后庭花】那学士若见了南唐秦弱兰,更不说西京白牡丹。则消得我席上歌金缕,管取他尊前倒玉山。(韩熙载云)劝的他尽醉,要他十分欢喜。(正旦唱)要欢喜不为难,则着这星眸略瞬盼,教他和骨头都软瘫。

(韩熙载云)学士,筵前无乐,不成欢乐。张千,叫个歌者来,唱一曲伏侍学士。(正旦同众妓上叩见科)(陶谷云)大丈夫饮酒,焉用妇人为?吾不与妇人同食,教他靠后,休要恼怒小官(韩熙载云)秦弱兰与学士把一杯。(正旦云)这学士好冷脸子也。(韩熙载云)着动乐者。(陶谷云)住了乐声,小官一生不喜音乐,但听音乐头晕脑闷。(正旦唱)

【金盏儿】我这里觑容颜,待迫攀。嗨!畅好是冷丁丁沉默默无情汉。则见那冬凌霜雪都堆在两眉间,恰便似额颅上挂着紫塞,鼻凹里倘着蓝关。可知道秀才双脸冷,宰相五更寒。

(韩熙载云)这妇人弹的好,吹的好,教他吹弹歌舞,奉学士酒者。(陶谷云)老子云:"五音令人耳聋,五色令人目盲。"听了他呵,正勾当都做不的了。(韩熙载云)弱兰唱者。(正旦唱科)(陶谷喝云)我一生不听音乐。但听了音乐。昏睡三日。靠后。(正旦唱)

【醉中天】他教莫把瑶筝按,只许凤箫闲。他道是何用霓裳翠袖弯,更休撒红牙板。不教放筵前过盏,几时得酒阑人散?直恁般见不得歌舞吹弹。(韩熙载云)俗语云:座上若有一点红,斗筲之器盛千钟。座上若无油木梳,烹龙炮凤总成虚。弱兰与学士递一杯。(正旦把盏科)(陶谷怒云)泼贱人靠后,小官一生不吃妇人手内饮食。(韩熙载云)学士饮一杯,怕做甚么?岂不闻将酒劝人,终无恶意。何怒之有?学士也与他接谈,略抬眼重他一看波。直恁般的,弱兰递酒。(正旦递酒科)(陶谷云)靠后!小官乃孔门弟子,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小官平生目不视邪色,耳不听淫声。太守何故三回五次,侮弄小官,是何道理?(正旦唱)

【金盏儿】他不把话头攀,唬的我毛骨寒,战兢兢把不住台和盏。我这里承欢奉喜两三番。太守见我退后来早台意怒,学士见我向前去早恶心烦。好教我左右没是处,来往做人难。

(韩熙载云)此女子不肯同心,伏侍学士。(正旦云)教妾身怎生是好?天使,只愿你宽恕咱。(陶谷云)此妇人无知,靠后!(正旦唱)

【后庭花】学士你只身在旅邸间,着个甚罗帏锦帐单。学士你德行如颜子,也索要风流仿谢安。我劝你且开颜,须不比寻常风范。你敢越聪明越挂眼。(陶谷云)兀那妇人靠后。我头顶儒冠,身穿儒服,乃正人君子。不得无礼。(正旦退科)(韩熙载云)歌者,可再劝酒。(陶谷云)太守,小官酒醉失礼。李太白有诗云:"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我待睡些儿咱。(做醉睡科)(韩熙载云)学士醉了也。您歌者且回去。(正旦云)理会的。(唱)

【赚煞】几时捱得酒筵阑,官员散,恨不得目下天昏日晚。唬的那舞女歌儿似受战汗,难施逞乐艺熟闲。(韩熙载云)弱兰,则要你小心在意者。(正旦唱)这其间,春意相关,放着满眼芳菲纵心儿拣。争奈这寻芳人意懒,嬉游的心慢。哎!不是个惜花人休想肯凭栏。(众随下)

(韩熙载云)学士睡了也,驿吏看着,醒来时伏侍的卧房中去。(做看壁上字科,问驿吏云)这一堵素光白壁,谁写字在上头?涴了这壁子。(驿吏云)是陶学士写下的。(韩熙载云)既是陶学士写的,将纸笔来我抄了去。(抄科云)将马来,我回丞相话去也。(下)(陶醒科,云)太守去了。(驿吏云)去了。(陶谷云)既然太守去了,收拾铺盖,我回后堂中歇息去。(同下)
 

第二折

(宋齐丘引张千上,云)事不关心,关心者乱。今日着韩太守驿亭中管待陶学士去,如何不见来回话?(韩熙载上,云)小官韩熙载,奉宋丞相钧旨,着我管待陶学士,着他动静。不想他写下十二个字在墙壁上,被我抄将来。学士。怎生瞒的过我?此乃"独眠孤馆"四字。此人客况动矣。陶谷也,你也说不的李主,我直教你还不得家乡。我将此十二字见丞相去。左右报复去,道韩熙载来见。(报科)(宋齐丘云)着他过来。(见科)(宋齐丘云)昨日席间动静如何?(韩熙载云)昨日陶学士座中古懒,将秦弱兰正眼不看,被此女子将学士灌醉了。学士睡了,小官出门,见壁上十二字,乃是他写下的。小官抄将来与丞相看。(宋齐丘云)熙载,你比外郡太守不同,况且斯文。此非公衙,私宅之内,将座儿来。太守请坐。(韩熙载云)小官不敢。(宋齐丘云)何妨!(韩坐宋看字科,云)太守。你解此意么?乃春秋战国之时,多有作者,号曰"隐语"。说他正大,则看这十二个字上,便见他平日所守。川中狗者,蜀犬也;蜀字看个犬字,是个独字。百姓眼者,民目也;民字着个目字,是个眠字。虎扑儿者,爪子也;爪字着个子字,是个孤字。公厨饭者,官食也;官字着个食字,是个馆字。团句道"独眠孤馆"。此人客况动矣。陶谷,你如何瞒的过我?你来要说李主下江南,我直教他还不得乡土。太守你近前来。(做耳语科,云)待十数日后,依吾计行,此人必中吾计矣。陶学士!陶学士!(诗云)由你千般计较,枉自惹人谈笑。休夸伶俐精详,必定中吾圈套。(同下)(正旦改扮素衣引梅香上,云)妾身秦弱兰,为陶学士古忄敞,太守着我今夜狐媚了他呵,便得赏赐;狐媚不的呵,便加罪责。今日天晚,则除是这般。梅香,那香桌完备了么?(梅香云)若论姐姐这等乖觉,料他到的那里。(正旦唱)

【南吕】【一枝花】我也曾将宣使迎,不似这天臣强。果然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他多管是铁石心肠,直恁的难亲傍。一鼻凹衠是雪霜,无情的付粉何郎,冷脸的画眉张敞。

【梁州第七】他则是惯受用玉堂金马,不思量月户云窗。则他那古忄敞心甚的唤做鸣珂巷,空那般衣冠济济,状貌堂堂。却为甚偏嫌俺妓女,怕见婆娘?莫不他净了身不辨阴阳?人道这秀才每都不荒唐,偏怎那洞庭湖柳毅传书,谢家庄崔护觅浆,贾充宅韩寿偷香。想我那往常,伎俩,播弄的子弟如翻掌。这个铁卧单我怎窝藏?我自寻思出这个风流俏智量,须要今夜成双。

(云)梅香,将香烛来,我烧夜香。(梅掇桌科)(陶谷便衣上,云)小官自从到此,两月有余,不得见唐王,淹留驿亭之中。今夜风清月朗,闲庭寂静,客况萧然,蛩声聒耳,桂子飘香。推开这角门,去这花园内,乘月色观桂花释闷咱。(正旦望见陶科,云)梅香,兀那月下闲行的正是那俫。(梅香云)姐姐,可知是哩。(正旦唱)

【贺新郎】他去那无人处独步也气昂昂。这公则是阔论高谈,那里知浅斟低唱。我这里潜身躯迸定脸凝睛望:端的是风清月朗,可甚么软玉温香。(陶谷望北斗顶礼做笑科,云)月色团圆也。(正旦唱)他这般更深离馆舍,夜静步回廊。(陶谷吟诗云)月中桂子宜攀折,苑内凡花不耐看。(正旦唱)我猜他莫不劳魂役梦胡思想。(陶谷云)魏武帝有诗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看来正是小官。(正旦唱)原来他望天瞻北斗,却不肯和月待西厢。(云)梅香,我烧罢香回去,对此月色,口占一诗。(念科,云)"隔窗疏雨送秋声,夜夜愁人睡不成。遇此良宵多感慨,清风明月又关情。"(陶谷云)原来有人在柳阴深处吟诗。我过去看咱。(正旦云)梅香,咱回去来。(陶谷云)小娘子勿罪。(正旦拜科)(陶谷云)一个好女子也。小娘子高姓,谁氏之家,因甚在此官舍之中?(正旦唱)

【牧羊关】俺夫主为驿吏身姓张。(陶谷云)元来是驿吏的妻子。你是那里人氏?(正旦唱)生长在雨浙苏杭。(陶谷云)如今你丈夫那里去了?(正旦唱)怎想他半路里情绝,他从那二年前身丧。(陶谷云)小娘子怎生在此住坐?(正旦唱)妾身见如今独自个持着服孝。(陶谷云)你多大年纪持服来。(正旦唱)我从二十六上守孤孀。(陶谷云)敢问小娘,为何这早晚对月吟诗?(正旦云)我自释闷而已,那里是诗。(唱)我也则诗句内题秋景,月明中烧夜香。

(陶谷云)小官乃是大宋使臣陶学士。若小娘子不弃,愿同衾枕。不知小娘子意下如何?(正旦云)妾身守服之妇,不堪陪奉尊官。(陶谷云)小娘子何发此言?若心肯时,小官有幸也。(正旦唱)

【隔尾】我则道他喜居苦志颜回巷,却元来爱近多情宋玉墙。这搭儿厮叙的言问那停当。想昨日在坐上,那些儿势况,苫眼铺眉尽都是谎。

(陶谷云)小娘子但与小官成其夫妇,终身不敢忘也。(正旦云)学士不弃妾身,残床陋质,愿奉箕帚之欢。(陶谷云)小娘子可到官舍中去。(做同行科)(陶谷云)小娘子请坐,异日必娶你为正室夫人。(正旦云)妾身有一句话,向学士道破者。(唱)

【牧羊关】你见我心先顺随了,你可不气长。有句话须索商量:你休将容易恩情,等闲撇漾。(陶谷云)他日你做夫人县君哩。(正旦唱)我等驷马车为把定物,五花诰是撞门羊。你明日北去人千里,早变做南柯梦一场。

(陶谷云)小娘子,趁此夜阑人静,成其夫妇。多少是好?(正旦云)则怕你日后不取我呵,被人笑耻。有何表记的物件与我,可为凭信。(陶谷云)小娘子将何以为信?(做相戏科)(正旦唱)

【红芍药】他早把绣帏儿簌簌的塞了纱窗,款款的背转银缸,早把我腰款抱揾残妆。羞答答懒弃罗裳,袖稍儿遮了面上。叮曾经这般情况?怀儿中把学士再端详,全无那古忄敞心肠。

【菩萨梁州】一刬地疏狂,千般的波浪,诸余的事行。难道是不理会惜玉怜香?一团儿软款那安详,半早儿不显威仪相,引逗的人春心荡。昨日在尊席上那模样,便这般和气春风满画堂,全不见脸似冰霜。(出汗巾科,云)学士,告乞珠玉。(陶谷云)有!有!(做写科云)写就了也。(旦接念云)"好姻缘,恶姻缘,奈何天。只得邮亭一夜眠,别神仙。琵琶拨尽相思调,知音少。待得鸾胶续断弦,是何年?右调[风光好]。是好高才也。请学士落款。(陶谷写科,云)"翰林陶学士作。"(正旦云)谢了学士者(唱)

【三煞】我看了高才词翰华笺上,却为甚不肯烂醉佳人锦瑟傍?可知我把小未的郎君放。他兀的锦绣文章,更做着皇家卿相,被我着个小局段儿早打入天罗网。看这公古忄敞性从来无些雅况,我试与满捧瑶觞。

(云)学士,你饮一杯酒者。(陶谷云)我吃!我吃!(正旦唱)

【二煞】你这般当歌对酒销金帐。煞强如扫雪烹茶破草堂。你许下我的休教无承望。此别后水远山长,把美缱绻则怕贵人多忘,则要你经板儿印在心上。当日也是我在尊前不容近傍,假妆好人家便引动情肠。

【煞尾】我想这歌台舞袖风流相,怎如大院深宅窈窕娘。也得今朝,这-场。想官司,也不枉。共学士,有情况。再开筵,敢说强。〔风光好〕,是招状。我明白,太守行,决将咱,断觑当。我把那段疋绫罗不希望。我本不乐作娼,则向那烟花簿上勾抹了我的名儿胜如赏。(下)

(陶谷云)小官回京,决取此女为妻,方是我平生愿足。(诗云)客中最怕是秋天,虫声砧韵总凄然。今宵幸遇良人妇,美满恩情结好缘。(下)


第三折

(宋齐丘引张千上,云)小官宋齐丘,与韩熙载定计,处置那陶谷学士,如何不见回话?这早晚敢待来也。(韩熙载上)(诗云)安排打凤牢龙计,引起尤云殢雨心。小官韩熙载,不想陶学士被某识破十二字隐语,用些机关,果中其计。我今来回丞相的话。左右报复去,道韩熙载来见。(报科)(宋齐丘云)有请!(见科)(宋齐丘云)干事如何?(韩熙载云)此人果中其计,秦弱兰赚了他一篇乐章,亲笔落款,他自将着,今日来回丞相话哩。(宋齐丘云)我料他怎出的咱二人之手。则今日便卧翻羊,摆下果桌,小官就对他说!我唐主病可,今日着俺将着茶饭,来与学士释闷,明日早朝相见。他听的必然欢喜。饮酒之间,唤秦弱兰来歌此乐章,看他怎生说话?太守一壁厢执料茶饭,小官回了主人的话,便到馆驿中来也。(韩熙载云)谨领钧旨。(同下)(陶谷上,云)小官陶学士,昨夜晚间,不意驿吏之妻,与我苟合。我看此女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我许他娶为正室。今日等韩太守来时,我嘱他放此妇人回去,等我日后好来取他。(韩熙载上,云)来到这驿亭中。学士恭喜,(陶谷云)敢问何喜?(韩熙载云)学士归有日矣。我主病体颇安,明日早朝,便请相见,(陶谷云)这也则完的一场使事,何足为喜?(宋齐丘引张千上,云)来到这馆驿门首。左右报复去,道某家来了也。(报见科)(宋齐丘云)学士归有日矣。玉体颇安,请学士明日相见。(韩见宋科)(宋齐丘云)学士,韩太守是当今文学之上,是任太守,即古之京兆尹。陪坐何如?(陶谷云)这也不妨。(宋齐丘云)将酒来,我奉学士一杯。太守一面准备歌儿舞女,教他侑酒,与学士作欢如何?(韩熙载云)丞相说的是。早已备下了,即当唤来供奉学士。(陶谷云)丞相差矣。我辈孔门高弟,何用此辈侑酒?休唤来。(宋齐丘云)学上宽洪大度,何所不容。便唤几个来唱与俺听,学士休听便了。(正旦上,云)今日筵间。那学士还做古忄敞么!(唱)

【正宫】【端正好】总然你富才华,高名分,谁不爱翠袖红裙。你看这般东风桃李香成阵,犹兀自难遣东君恨。

【滚绣球】人都道秀才每村,不会将女色亲。他每则是识廉耻正心不肯,但出语也做的个郎君。假若是夸谈俺好妇人,则着些俗言语便不真。他每用文章也道的来淹润,则着两句诗说尽精神。裙拖六幅湘江水,髻挽巫山一段云,休道不消魂。

(做见科)(正旦云)你看他比前日又冷脸也。(唱)

【倘秀才】昨夜个横着片风月胆房中那亲,今日个幽

絲着柄冰霜脸人前又狠。空这般苫眼铺眉立那教门。我须索心恭谨,意殷勤,侑尊。

(张千云)上厅行首秦弱兰谨参。(旦拜科)(宋齐丘云)学士,此乃金陵数一数二的歌者,与学士递一杯。(陶谷云)丞相,小官此一来,非为歌妓酒食而来。奉命索取图书。李主托疾不见,不以我为朝使相待,弃礼多矣。我非比其他学士,奉命南来,使事未完,故令歌者狐媚小官,是何体也?(宋齐丘云)学士息怒,酒乃天之美禄。学士不饮,小官吃几杯。(韩熙载云)弱兰,你与学士把盏者。(正旦云)理会的。(唱)

【滚绣球】这酒则是斟八分,学士索是饮一巡,则不要滴留喷噀。(陶谷云)靠后些。(正旦唱)学士这玳筵间息怒停嗔,你则待点上灯,关上门,那时节举杯丰韵。(陶谷云)小官不吃酒,但吃一口,昏睡三日。将过去。(正旦唱)这里酒盏儿不肯沾唇,却不道相逢不饮空归去,则这明月清风也笑人,常索教酒满金樽。(陶谷接杯科)(韩熙载云)弱兰,你歌一曲侑觞咱。(正旦唱词科,云)"好姻缘,恶姻缘,奈何天。只得邮亭一夜眠,别神仙。琵琶拨尽相思调,知音少。待得鸾胶续断弦,是何年?"(陶谷云)这妇人在我跟前,唱这等淫词艳曲,好生不敬。(宋齐丘云)这也则是风月之词,非为不敬。学士休罪。(韩熙载云)谁着你唱这等词,教学士怪我?酒散之后,我不道的饶了你哩。(正旦唱)

【叨叨令】学士写时节有些腔儿韵,妾身讴时节有些词儿顺。(陶谷云)不知是何等无知之人,做下此等语句?(正旦唱)做时节难诉千般恨,写时节则是三更尽。(旦拜陶科,唱)学士你记得也么哥,你记得也么哥,(出词科,唱)兀的是亲笔写了牢收顿。(陶谷怒云)这个泼烟花赃诬人。我那里与你会面来?(正旦云)妾身不敢。昨夜蒙大人错爱。(唱)

【滚绣球】那素衣服是妾身,诈做驿吏妻把香火焚。我诵情诗暗传芳信,向明月中独立黄昏。见学士下砌跟,瞻北辰,转身躯猛然惊问,便和咱燕尔新婚。咱正是武陵溪畔曾相识,今日佯推不认人。道的他满面似烧云。

(陶谷云)这妇人好无礼也。你故写淫词,展污小官清名。(宋齐丘云)学士,各人笔迹,自家认得。(正旦云)学士,你要推托,听妾身说昨夜之事。(唱)

【倘秀才】妾身本不肯舒心就亲,学士便做不的先奸后婚。(陶谷云)小官昨夜门也不曾出,那里会你来?(正旦唱)学士早回过灯光掩上门。(陶谷云)小官并无此事,你赃诬我哩!(正旦唱)妾身谋成不谋败,学士宜假不宜真,不信不自隐。

(陶谷怒云)这妇人虚诈情由。我若是与你相会呵,我便认了有何妨?难道小官直如此忘魂?(正旦悲科,云)学士你好无仁义也。(唱)

【滚绣球】好也啰学士你营勾了人,却便妆忘魂。知他是甚娘情分,你则是憎嫌俺烟月风尘。昨夜个我虽改换的衣袂新,须是模样真。咱只得眼前厮趁,实丕丕与你情亲。你把万般做作千般怒,兀的甚一夜夫妻百夜恩,则是眼里无珍。

(宋齐丘云)学士,这小的最老实,不会说谎。(韩熙载云)老丞相主婚,小官为媒,招学士为金陵秦弱兰女婿。(陶谷云)小娘子,是谁教你这等短道儿来?(正旦云)都是太守相公,教妾身这般见识来。(韩熙载云)学士便娶了秦弱兰何妨?论此女聪明,不玷辱了你。(正旦云)若得与学士成其夫妇,妾之愿也。多谢二位老爷。(做叩谢科)(宋齐丘云)你与学士把一杯酒者。(正旦递酒科)(唱)

【三煞】贱妾煞是展污了个经天纬地真英俊,为国于民大宰臣。(陶谷云)酒后疏狂,惹此一场是非。(正旦唱)贱妾煞不识高低,不知远近,不辨贤愚,不别清浑。这的是天注定的是非,天指引的前程。天匹配的婚姻,咱兀的教太守主婚。(陶谷云)可着谁做媒人?(正旦唱)则这〔风光好〕是媒人。

(陶谷做伏案盹睡科)(宋齐丘云)太守,陶学士见咱识破他就里,羞见咱推醉睡了。秦弱兰,俺上马去也。你等他醒了,看他说甚么。便来回俺的话。(韩同下)(陶醒科,问正旦云)他每都去了。(正旦云)都去了。(陶谷云)则着你害了我也。(正旦云)怎生我害了你?(陶谷云)我本意来说他,反被他算了我。我如今也回不的大宋去,也见不的唐主。我且至杭州寻个前程,却便来取你。古人云:"十年不识君王面,始信婵娟解误人。"信斯言也。(正旦唱)

【二煞】此别后我专想着你玉堂金马怀离恨,谁再与野草闲花作近邻。(陶谷云)我今别处寻个前程,便来取你。(正旦唱)我等你那取我的轩车,赠咱的官品。我也待显耀乡间,改换我这家门。学士怎肯似那等穷酸饿醋,得一个及第成名,却又早负德辜恩。则要你言而有信,休担阁了少年人。

(陶谷云)姐姐,你既与我成其夫妇,焉肯负你。久以后夫人县君,必然你做也。(正旦唱)

【黄钟煞】你可休"一春鱼雁无音信",却教我"千里关山劳梦魂。"我和你两情调两意肯,这谐合有气分。我觑了暗地哂,全不见没事狠,绸缪处直恁亲,临相别也怀恨。若还家独门身,被儿底少温存,怕不想旧日人,要圆成要寻问,则这续断鸾胶语句儿真,便是我锦片前程敢可也盼的准。(下)

(陶谷云)谁想被宋齐丘韩熙载反算了我。小官羞归大宋,耻向汴梁。我有故人钱俶。在杭州为天下兵马大元帅,镇守吴越两浙之地,便宜行事,自放两浙官选。我则索那处寻个前程,再做道理。(诗云)当年玉殿逞高强,为爱娇容悔这场。自料不能还故国,须当带月走南唐。(下)


第四折

(外扮钱王引近侍卒子上)某姓钱名俶,字德厚。自先祖钱镠,世居杭州。唐昭宗时,改杭州为镇海军,封我祖为镇海军节度使,号杭州为衣锦城。梁太祖赐玉带一条,打猎马十疋。唐庄宗赐玉册金印。先祖下世。我父元瓘嗣爵父没之后,某嗣守钱唐。会汴京太祖即位,我故人陶谷劝我归宋,同至汴京。众臣僚上疏五十三道,皆谏太祖留我。太祖不从。我带去的大小将官,陛赏各有等差。后赐一包袱,封裹御押,嘱言曰:"待尔归后,然后发此观之"。我回国开视,乃众臣留我之疏。我见之大惊,向北再拜曰:"臣已心伏陛下,誓守臣节"。遂留陶谷于宋,为翰林学士。后来差他去说南唐李主,被宋齐丘所算,不敢回去,复来投我。我问其详,他以实告,曾为十二字隐语。被宋齐丘看破,遂泄其机,使秦弱兰为谋以中之。那秦弱兰是江南名妓。近日宋主遣曹彬下江南,收了李唐。有一歌者来至我境,把隘军人,擒来见我,乃秦弱兰也。我与他房屋居住,又与他钱物用度,着本处乐探领去,陶谷尚不知道。我今日推往郊外打围,就湖山堂上排宴,着人请陶学士去了。怎生这早晚这不见来?(陶谷土,云)小官陶谷。自从中了宋齐丘之计,我想那一个聪明女子,临别时相期:我若得志,必然娶你为妻。李白有言:"美女能疗饥"。我看着他呵,不吃饭也罢了。我今来两浙,投钱元帅,一见如故。他如今正授天下兵马大元帅,自选两浙官吏。我今在此,寻个前程,只不能勾再见那秦弱兰。今日元帅在湖山堂,较猎相招,我索去走一遭。左右报复去,道小官来了也。(报见科)(钱王云)学士,某在此湖山堂上,聊备蔬酌,与你等尽欢而散。(陶谷云)多谢!多谢!小官偶作一词,望大人斤削。(钱接念科,云)词寄(青玉案):冰澌乍泮春来早,一夜野梅开了。帘幕风闲人静悄。晓窗梦断,篆烟轻袅,庭院苔痕绕。归期暗卜天涯渺,鱼水云鸿信杳。镜里朱颜惊渐老。不求名利,不思宣召,惟恨知音少"。好高才也。常言道:筵前无乐。不成欢笑。左右的,叫一个歌者来奉酒。(卒子云)理会的。(正旦上,云)妾身秦弱兰,今大宋遣曹彬下江南,收伏了李主。妾身避难,来到杭州。多亏钱元帅收留,与我房屋钱物,在此居住。不知俺那陶学士在那里也呵?(唱)

【中吕】【粉蝶儿】一自当时,向烟花簿豁除了名氏。打叠起狂荡心儿,专等那七香车,五花诰,绝无人至。一路上寻思,莫不他翻悔了这门亲事?

【醉春风】我则想学士寄音书,却早是钱王传令旨。他全然不知俺至诚心,消不得半张儿纸,纸。到今日如今,见时相见,是谁不是。

(乐探报云)禀大王,唤将歌者来了。(钱王云)学士,这歌者原是学士所会的金陵秦弱兰,避难来此。学士且躲在人丛里,看他认得认不得?(陶闪避科)(钱王云)叫那歌者过来。(正旦唱)

【迎仙客】我心恐恐入内门,战兢兢步阶址,这里错行了眼前轻是死。如今我也上丹墀,朝帝子。我暗暗地冷笑孜孜,兀良抵多少长亭畔迎宣使。(做见科,云)大王叩头。(钱王云)你是秦弱兰,当初怎生认的陆学士来?(正旦云)大王听妾身慢说一遍。(唱)

【石榴花】他从去年宣命下京师,韩太守接着时。他则是冷丁丁清耿耿并无私,轩昂气志,捻断吟髭。妾身向筵前过盏无迁次,他面皮上刮下冰澌。那妖娆乐妓勤伏侍,他一件件尽推辞。

(钱王云)他这等古俶,你如何承应?(正旦唱)

【斗鹌鹑】他见不的妙舞宫腰,听不的俺清歌皓齿。(钱王云)他席间怎生发怒来?(正旦唱)他袖拂了金杯,手推开玉卮。(钱王云)后来又怎生看上你来?(正旦唱)妾向馆驿里别妆个美貌姿。俺两个相见时,则他那旧性全无。共妾身新婚燕尔。

(钱王云)他既爱上你,曾甚么说话来?(正旦唱)

【上小楼】他许我夫人位次。妾除了烟花名字。再不曾披着带着。官员祗候,褙子冠儿。(钱王云)你自离了陶学士,再曾迎新送旧么?(正旦唱)我这些时,甚的是,茶坊酒肆,每日价冷清清为他守志。(钱王呼一净官上,指云)秦弱兰,这个是陶学士么?(净官悲云)小娘子,兀的不想杀我也。(正旦云)这不是陶学士。(唱)

【幺篇】他生的端严相貌,尊崇举上。几曾见这般眼暗头昏,地惨天愁,抹泪揉眵。觑绝时,这君子,其实不是,却怎生没半星儿相似。

(钱王云)这个既不是,你在这众宫中试看咱。(正旦唱)

【快活三】我向这金阶下领台旨,教我向百官内暗窥伺。他每都静巉巉齐臻臻显容姿。(行至陶前科)(唱)我猛可里抬头视。

【鲍老作】则见他人丛里叠扑着个幽

絲々脸儿,

"间别来安乐否陶学士",(做扯住科)(陶谷云)你是何人?扯住我的衣服。(正旦唱)从头儿觑这百司,那里有这学冷鼻凹的文章士。我为你离乡背井,抛家失业,来觅男儿,倒把我不瞅不睬,不知不识,相问相思。

(陶谷云)这女子,你敢错认了也。我非是下等之人,休得无礼。(钱王云)弱兰,你要认的是着。(正旦唱)

【哨遍】对着这千乘当今帝子,等教我一星星数说你乔行止。我为你截日离了官司,再不当火院家私,便弄针黹。每日价胭憔粉悴,玉减香消,专等你那音书至,今日全无一字。都泪淹破腮颊,病瘦损腰肢。则这腕儿上慢松子的金钏是相知,身儿上宽绰了罗衣是正明师。你这般背约违期,负德辜恩,怎生意思?

(陶谷云)我那里见你来?休得胡缠。(正旦唱)

【耍孩儿】枉了我一年独守冰霜志,指望你封妻荫子。我并不想东风卖笑倚门时,毕罗了采笔题诗。再不向泥金扇底歌新曲,日玉堂前舞柘枝。我自离了莺花市,无半星儿点污,一打儿瑕疵。

【三煞】你那些假古忄敞原来是妆谎子,你无诚无信无终始。我则道你是铺眉苦眼真君子。你最是昧己瞒心泼小儿,许下俺调琴瑟,今日似难鸣孤掌,不线的单丝。

(钱王云)秦弱兰,你既认的是真,你与他自说缘故。(正旦唱)

【二煞】我正是忒坎坷,自怨咨,九重天忽有君恩至。正是一湾死水全无浪,也有春风摆动时。不甫能寻着尔。(出风光好词科,云)大王,这是他亲笔写下的。(唱)这是他诳君的招状,亲笔的情词。

【煞尾】公堂上坐着相公,阶直下列着武士。我这里尽场分说心间事,拚两个双棒儿阶前觅一个死。(做撞阶科)(钱王云)住、住、住!秦弱兰留性命,逗你耍哩。(陶谷云)姐姐,间别无恙。则被你想杀我也。(钱王云)秦弱兰,陶学士为你回不的汴京。你两口儿且在我杭州居住。等我朝京,见了大宋主人。奏过还着陶学士复旧职。那其间驷马轩车,五花官诰,都是你的。(正旦拜科,云)多谢了大王。(钱王云)古人有言:"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今日你两个夫妻会合,便当杀羊宰马,做个庆喜筵席。(词云)当日个有意江南降李主,故书隐语显文章。岂谓彼中有识者,独眠孤馆早参详。故教此女来狐媚,恼乱春风学士肠。驿亭巧把姻缘结,新词留下好风光。此心愧报难回汴,只得潜身且寄杭。专待君恩重召取,那其间同驾香车入画堂。半世孤高占仕路,一天风月动词场。若道钟情非我辈,因何千载说高唐。

题目宋齐丘明识新词藻

韩熙载暗遣闲花草

正名秦弱兰羞寄断肠诗

陶学士醉写风光好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佚名 〔唐代〕

庭空客散人归后,画堂半掩朱帘。林风淅淅夜厌厌,
小楼新月,回首自纤纤。
春光镇在人空老,新愁往恨何穷。金窗力困起还慵。
一声羌笛,惊起醉怡容。(李后主《临江仙》。
前后两调,各逸其半)
寻春须是阳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后主《菩萨蛮》)
帝乡烟雨锁春愁,故国山川空泪眼。(吴越王钱俶.
《木兰花》)
金凤欲飞遭掣搦,情脉脉。看即玉楼云雨隔。(钱俶)
桃李不须夸烂熳,已输了风吹一半。(韩熙载《咏梅》)
学著荷衣还可喜,年少多来有几?自古闲愁无际。
(冯延巳《谒金门》)
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时时闻杜鹃。
(花蕊夫人《采桑子》)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与刘虚湖醉对白石画舫亭

杨慎 〔明代〕

七十二年老迁客,骑马复走滇云陌。二妙风流绝代无,谈笑浑忘穷海谪。

画舫亭前花正开,佛桑含笑粉红腮。画图更爱韩熙载,一幅婵娟进一杯。

下一页 上一页 / 2页

扫码下载

古诗文网客户端

扫码关注

古文岛公众号

© 2021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