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文 / 作者 / 古籍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木皮散人鼓词

贾凫西 〔明代〕

释闷怀,破岑寂,只照着热闹处说来。
十字街坊,几下捶皮千古快;
八仙桌上,一声醒木万人惊。
凿破混沌作两间,
五行生克苦歪缠。
兔走鸟飞催短景,
龙争虎斗耍长拳。
生下都从忙里老,
死前谁会把心宽!
一腔填满荆棘刺,
两肩挑起乱石山。
试看那汉陵唐寝埋荒草,
楚殿吴宫起暮烟。
倒不如淡饭粗茶茅屋下,
和风冷露一蒲团。
科头跣足剜野菜,
醉卧狂歌号酒仙。
正是那:“日上三竿眠不起,
算来名利不如闲。”
从古来争名夺利的不干净,
教俺这江湖老子白眼看。

忠臣孝子是冤家,
杀人放火享荣华。
太仓里的老鼠吃的撑撑饱,
老牛耕地使死倒把皮来剥!
河里的游鱼犯下什么罪?
刮净鲜鳞还嫌刺扎。
那老虎前生修下几般福?
生嚼人肉不怕塞牙。
野鸡兔子不敢惹祸,
剁成肉酱还加上葱花。
古剑杀人还称至宝,
垫脚的草鞋丢在山洼。
杀妻的吴起倒挂了元帅印,
顶灯的裴瑾挨些嘴巴。
活吃人的盗跖得了好死,
颜渊短命是为的什么?
莫不是玉皇爷受了张三的哄!
黑洞洞的本帐簿那里去查?
好兴致时来顽铁黄金色,
气煞人运去铜钟声也差。
我愿那来世的莺莺丑似鬼,
石崇脱生没个板渣。
世间事风里孤灯草头露,
纵有那几串铜钱你慢扎煞!
俺虽无临潼关的无价宝,
只这三声鼍鼓走遍天涯。

老子江湖漫自嗟,
贩来古今作生涯。
从古来三百二十八万载,
几句街谈要讲上来。
权当作蝇头细字批青史,
撇过了之乎者也矣焉哉。
但凭着一块破皮两页板,
不教他唱遍生旦不下台!

你看起初时茹毛饮血心已狠,
燧人氏泼油添盐又加上熬煎。
有巢氏不肯在山窝里睡,
榆林遭殃才滚就了椽。
庖牺氏人首蛇身古而怪,
鼓弄着百姓结网打净了湾。
自古道“牝鸡司晨家业败”,
可怎么伏羲的妹子坐了金銮!
女娲氏炼石补天空费了手,
到于今抬头不见那补钉天。
老神农伸着个牛头尝百草,
把一些旺相相的孩子提起病源。
黄帝平了蚩尤的乱,
平稳稳的乾坤又起了争端。
造作了那枪刀和弓箭,
这才是惯打仗的祖师不用空拳。
嫌好那毛达撒的皮子不中看,
弄斯文又制下衣和冠。
桑木板顶在脑盖子上,
也不怕滴溜着些泥弹打了眼圈!
这些都是平白里生出来的闲枝节,
说不尽那些李四与张三!

隔两辈帝挚禅位把兄弟让,
那唐尧虽是个神圣也遭了磨难。
爬爬屋三间当了大殿,
衮龙袍穿这一领大布衫。
沽突突洪水滔天谁惹的祸?
百姓们鳖嗑鱼吞死了万千。
拿问了治水大臣他儿子续了职,
穿着些好古董鞋子跑的腿酸。
教伯益放起了一把无情火,
那狼虫虎豹也不得安然。
有一日十日并出晃了一晃,
吓得那狐子妖孙尽胆寒。
多亏了后羿九枝雕翎箭,
十个红轮只剩了一个圆。
说不尽这桩桩件件蹊跷事,
再把那揖让盛典表一番。
常言道“明德之人当有后”,
偏偏的正宫长子忒痴顽!
放着个钦明圣父不学好,
教了他一盘围棋也不会填。
四岳九官举大舜,
倒赘个女婿掌江山。
商均不肖又是臣作了主,
是怎么神禹为君他不传贤?
从今后天下成了个子孙货,
不按旧例把样子翻。
中间里善射的后羿篡了位,
多亏了少康一旅整朝权。
四百年又到了商家手,
桀放南巢有谁哀怜!
虽然是祖辈的家业好过活,
谁知道保子孙的方法不如从前。
再说那成汤解网称仁主,
就应该风调雨顺万民安,
为什么大旱七年不下雨?
等着他桑林摆桌铺起龙坛!
更可笑剪爪当牲来祷告,
不成个体统真是歪缠。
那迂学包子看书只管瞎赞叹,
只怕这其间的字眼有些讹传!
自从他伐桀为君弄开手,
要算他征诛起稿第一位老先。
到后来自家出了个现世报,
那老纣的结果比老桀还憨。
现成成的天下送给周家坐,
不道个生受也没赏过钱。
净赔本倒拐上一个脖儿冷,
霎时间白牛犊变成了大红犍。
这才是“浆了捞来水里去,
一更里荷包照样儿穿!”

这周朝的王业根茎里旺,
你看他辈辈英雄都不差。
这才是栽竹成林后来的大,
到西伯方才发了个大粗芽。
可恨那说舌头的杀才崇侯虎,
挑唆着纣王昏君把他拿。
打在南牢里六七载,
受够了那铁锁和铜枷。
多亏了散宜生定下胭粉计,
献上个兴周灭商的女娇娃。
一霎时蛟龙顿断了黄金锁,
他敢就摇头摆尾入烟霞。
更喜的提调两陕新挂印,
驾前里左排钺斧右金瓜。
他生下了儿子一百个,
那一个是个善菩萨?
不消说长子武王是圣主,
就是他令弟周公也是个通家。
渭水打猎作了好梦,
添上个惯战能征的姜子牙。
儿媳妇娶了邑姜女,
绣房里习就夺槊并滚叉。
到于今有名头的妇人称“十乱”,
就是孔圣人的书本也把他夸。
他爷们昼夜铺排着行仁政,
那纣王还闭着俩瞎眼在黑影里爬。
多少年软刀子割头不知死,
直等到太白旗悬才把口吧!

老纣王倘然留得一口气,
他还有七十万雄兵怎肯安宁?
万一间黄金钺斧折了刃,
周武王,只怕你甲子日回不得孟津城!
再加上二叔保住武庚的驾,
朝歌地重新扎起了商家营。
姜太公杀花老眼溜了阵,
护驾军三千丧上命残生。
小武庚作起一辈中兴主,
诛杀逆臣屠了镐京。
监殷的先讨过周公的罪,
撇下那新鲜红鞋穿不成。
净弄的火老鸦落屋没有正讲,
河崖上两场瞎关了兵。
到其间武王纵有千张嘴,
谁是谁非也说不分明!

(所以武王就下了个毒手,一刀斫下纣王的头来……)
都说是“无道昏君合该死!”
把一个新殿龙爷称又尊。
全不念六百年的故主该饶命,
都说“这新皇帝的处分快活煞人!”
这个说:“没眼色的饿莩你叩的什么马?”
那个说:“干舍命的忠臣你剖的什么心?”
这个说:“你看那白胡子的元帅好气概!”
那个说:“有孝行的君王还载着个木父亲!”
满街上拖男领女去领钜桥的粟,
后宫里秀女佳人都跟了虎贲。
给了他个泰山压顶没有躲闪,
直杀的血流漂杵堵了城门。
眼见他一刀两断君臣定,
他可才稳坐在龙床不用动身。

灵长自古数周朝,
王迹东迁渐渐消。
周天子二衙管不着堂上的事,
空守着几个破鼎惹气淘。
春秋出头有二十国,
一霎时七雄割据把兵鏖。
这其间孔孟周流跑杀马,
须知道不时行的文章谁家瞧?
陕西的秦家得了风水,
他那蚕食方法起的心高。
那知道异人返国着了道,
又被个姓吕的光棍顶了包。
他只说化家为国王作了帝,
而其实是以吕易嬴李代了桃。
原来这杂种羔子没有长进,
小胡亥忤逆贼达又是祸苗。
老始皇欹在灵床没眼泪,
假遗诏逼杀他亲哥犯了天条。
望夷宫虽然没曾得好死,
论还账还不够个利钱梢!
到后来楚汉争锋换了世界,
那刘邦是一个龙胎自然不糙。
“一杯羹”说的好风凉话,
要把他亲娘的汉子使滚油熬。
乌江逼死他盟兄弟,
就是那座下的乌骓也解哀号。
这是个白丁起手新兴样,
把一个自古山河被他生掏。
最可笑吕后本是他结发妇,
是怎么又看上个姓审的郎君和他私交!
平日家挺腰大肚装好汉,
到这时鳖星照命可也难逃。
中间里王莽挂起一面新家的匾,
可怜他四百年炎祚斩断了腰。
那老贼好象转世报仇的白蛇怪,
还了他当初道上那一刀。
幸亏了南阳刘秀起了义,
感动的二十八宿下天曹。
逐日家东征西讨复了汉业,
譬如那冷了火的锅底两番烧。
不数传到了桓灵就活倒运,
又出个瞅相应的曹瞒长馋痨。
他娘们寡妇孤儿受够了气,
临末了一块喘气的木头他还不饶!
小助兴桃园又得了个中山的后,
刘先主他死挣白缠要创一遭。
虽然是甘蔗到头没大滋味,
你看他鱼水君臣倒也情意高。
且莫说关张义气卧龙的品,
就是那风流常山是何等英豪!
空使杀英雄没捞着块中原土,
这才是命里不该枉费劳。
可恨那论成败的肉眼说现成话,
胡褒贬那六出祁山的不晓六韬。
出茅庐生致了一个三分鼎,
似这样难得的王佐远胜管萧。
倒不如俺这捶皮的江湖替他吐口气,
当街上借得渔阳大鼓敲。

曹操当年相汉时,
欺他寡妇与孤儿。
全不管“行下春风有秋雨”,
到后来他的寡妇孤儿又被人欺。
我想那老贼一生得意没弄好脸,
他自从大破刘表就喜〔角者〕了脂。
下江东诈称雄兵一百万,
中军帐还打着杆汉家旗。
赤壁鏖兵把鼻儿扛,
你拖着杆长枪赋的什么诗?
倒惹得一把火燎光了胡子嘴,
华容道几乎弄成个脖儿齐!
从今后打去兴头没了阳气,
那铜雀台上到底也没捞着乔家他二姨。
到临死卖履分香丢尽了丑,
原是个老婆队里碜东西!
始终是教导他那小贼根子篡了位,
他学那文王的伎俩好不跷蹊!
常言道“狗吃蒺藜病在后”,
准备着你出水方知两腿泥。
他作了场奸雄又照出个影,
照样的来了一个司马师。
活象是门神的印板只分了个左右,
你看他照样的披挂不差一丝。

年年五丈起秋风,
铜雀台荒一望空。
卧龙已没曹瞒就灭,
那黄胡子好汉又撇下江东!
三分割据周了花甲,
又显着司马家爷们弄神通。
晋武帝为君也道是“受了禅”,
合着那曹丕的行径一样同!
这不是从前说的个铁板数,
就象那打骰子的凑巧拼了烘。
眼看着晋家的江山又打个两起,
不多时把个刀把给了刘聪。
只见他油锅里的螃蟹支不住,
没行李的蝎子就往南蹦。
巧机关小吏通奸牛换了马,
大翻案白版登舟蛇做了龙。
次后来糊里糊涂又挨了几日,
教一个扫槽的刘裕饼卷了葱。
这又是五代干戈起了手,
可怜见大地生灵战血红!

南朝创业起刘郎,
贩鞋的光棍手段强。
他龙行虎步生成的贵,
是怎么好几辈的八字都犯刑场?
那江山似吃酒巡杯排门转,
头一个是齐来第二个是梁。
姓萧的他一笔写不出两个字,
一般的狠心毒口似豺狼。
萧衍有学问的英雄偏收了侯景,
不料他是掘尾巴的恶狗乱了朝纲!
在台城饿断了肝花想口蜜水,
一辈子干念些弥陀瞎烧了香。
陈霸先阴谋弱主篡了位,
隋杨坚害了他外甥才起了家。
东宫里杨广杀了父,
积作的扬州看花把命化。
六十四处刀兵动,
改元建号乱如麻。
统前后混了一百九十单八载,
大唐天子才主了中华。

大唐传国二十辈,
算来有国却无家。
教他爹乱了宫人制作着反,
只这开手一着便不佳。
玄武门谋杀建成和元吉,
全不念一母同胞兄弟仨!
贪恋着巢剌王的妃子容颜好,
难为他兄弟的炕头怎样去扒!
纵然有十大功劳遮羞脸,
这件事比鳖不如还低一扎!
不转眼则天戴了冲天帽,
没志气的中宗又是个呆巴。
唐明皇虽是平了韦后的乱,
他自己的腔像也难把口夸。
洗儿钱亲自递在杨妃手,
赤条条的禄山学打哇哇。
最可恨砀山贼子坐了御座,
只有个殿下的猢狲掴他几掴!
从此后朱温家爷们灭了人理,
落了个扒灰贼头血染沙。
沙陀将又做了唐皇帝,
不转眼生铁又在火灰上爬。
石敬瑭夺了他丈人的碗,
倒踏门的女婿靠着娇娃。
李三娘的汉子又做了刘高祖,
咬脐郎登极忒也软匝。
郭雀儿的兵来挡不住,
把一个后汉的江山又白送给他。
姑夫的家业又落在他妻侄手,
柴世宗贩伞的螟蛉倒不差。
五代八君转眼过,
日光摩荡又属了赵家。
陈桥兵变道的是“禅了位”,
那柴家的孩子他懂的什么?
你看他作张作致装没事,
可不知好凑手的黄袍那里拿?
“有大志”说出得意话,
那个撒气的筒子吃亏他妈!
让天下依从老婆口,
净落得烛影斧声响嗑叉!
此后来二支承袭偏兴旺,
可怜那长支的痴儿活活吓杀。
你看那远在儿孙又报应,
五国城捉去的是谁的根芽?
康王南渡吓破了胆,
花椒树上的螳螂爪儿麻。
他爹娘受罪全不管,
干操心的忠臣呕血蛊了疮疤。
十二道金牌害了岳武穆,
那讲和的秦桧他不打死蛇。
这其间雄赳赳的契丹阿骨打,
翻江搅海又乱如麻。
三百年的江山倒受了二百年的气,
那掉嘴的文章当不了厮杀!
满朝里咬文嚼字使干了口,
铁桶似的乾坤半边塌。
临末了一个好躲难的杭州又失了守,
教人家担头插尽江南花!
文天祥脚不着地全没用,
陆秀夫死葬鱼腹当了什么?
说不尽大宋无寸干净土,
你看那一个汉寝唐陵不是栖鸦?
从今后铁木真的后代又交着好运,
他在那斡难河上发了渣。
元世祖建都直隶省,
把一个花花世界喝了甜茶。
看他八十八年也只是闰了个大月,
那顺帝又是不爱好窝的癞蛤蟆。
这正是有福的妨了没福的去,
眼见这皇觉寺的好汉又主了中华。

接前文再讲上一辈新今古,
明太祖那样开国贤君古也不多。
真天子生来不是和尚料,
出庙门便有些英雄入网罗。
不光是徐、常、沐、邓称猛将,
早有个军师刘基赛过萧何。
驾坐南京正了大统,
龙蟠虎踞掌山河。
这就该世世的平安享富贵,
谁料他本门的骨肉起干戈!
四子燕王原不是一把本分手,
生逼个幼主逃生作头陀。
莫不是皇觉寺为僧没会了愿?
又教他长孙行脚历坎坷!
三十年的杀运忒苦恼,
宰割了些义士忠臣似鸭鹅。
铁铉死守济南府,
还坑上一对女娇娥。
古板正传的方孝儒,
金銮殿上把孝棒儿拖。
血沥沥十族拐上了朋友,
是他那世里烧了棘子乖了锅!
次后来景清报仇天又不许,
只急得张草楦的人皮手干搓!
到英宗命该充军道是“北狩”,
也用不着那三声大炮二棒锣。
这几年他兄弟为君翻〔火专〕饼,
净赘上个有经济的于谦死在漫坡!
正德无儿取了嘉靖,
又杀了些好人干天和。
天启朝又出了个不男不女二尾子货,
和那奶母子客氏滚成窝。
崇祯爷他扫除奸党行好政,
实指望整理乾坤免风波。
谁知道彰义门开大事去,
那煤山上的结果那里揣摩?
莫不是他强梁的老祖阴骘少,
活该在龙子龙孙受折磨!
更出奇真武爷显圣供养的好,
一般的披散着发赤着脚。
为什么说到这里便住了手?
只恐怕你铁打的心肠也泪如梭!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秀山霜晴晚眺与赵宾旸黄惟月联句

方回 〔元代〕

一峰何峥嵘,万象悉匍匐。心包元气并,影立太空独。

遥瞻极乾端,俯瞰际坤轴。飘飘凌云身,杳杳送鸿目。

挥袖裨八风,开襟吞百渎。醒脾咽醇清,涤髓荡痼俗。

斗摘紫垣杓,日攀黄道毂。川令夷若奔,林诃魍魈伏。

螺蚌视三神,杯盎阅四隩。参旗摩右肩,昆苑踏左足。

营营蚁磨旋,戢戢蜂房簇。膻俎餍前臑,诗瓢悭半菽。

历测尊卢年,桴穷沃焦谷。畴非浮点沤,吾亦寄粒粟。

气形孰融结,高深谁浚矗。娲皇不能补,共工多事触。

飞思腾虚遨,殚精驰迥瞩。浩浩蔑垠涯,浑浑曷边幅。

百刻倏汐潮,九行递朏朒。达观等鹏鹪,殊趋殽燕蝠。

仙驭鞭虬螭,神驾轨骊騄。寰中无遁照,象外有玄烛。

推寻制字苍,究考画卦宓。万变既日滋,百灵遂宵哭。

某氏马锡三,何人鳌钓六。底所真蓬瀛,是间自濠濮。

佳辰每难值,奇赏讵嫌数。达士多放旷,拘儒例踧蹜。

味同侨札交,臭异智辅族。稽首礼初梅,掀髯叫馀菊。

节届小大寒,岁得中下熟。野礼讲蜡迎,侲朋阅傩逐。

皴肤剥枯藓,瘦发立冻木。青针抽麦麰,绛粒茁樱薁。

乌龙特嵯峨,白雁几湾洑。霞谯抹微绡,烟市皱轻縠。

画嶂屏横纵,字溪篆直曲。兰非灌能馨,柏岂撼可秃。

长冈脩蛇驰,短阜矮鳖缩。一塔耸锥颖,千畦界棋局。

冷祠逃鼪鼯,荒冢嚇鸱鵩。汲窟仆桔槔,穫场眠碌碡。

橡实翻箨瘦,笋萌认鞭斸。莽啼潜钩辀,篱嚼偃觳觫。

樵肩疮长镵,猎臂袒偏裻。相劳声阿邪,力作响蓬扑。

闻磬认禅窗,指幡窥佛屋。邃森踰二林,美秀埒三竺。

笼影夜龛灯,板声晓堂粥。匪经陆老学,孰识陈尊宿。

兵比休虎屯,盗俱就鲸戮。耨镈衍新畬,燧亭隳旧筑。

连营释鞞琫,四野竞畚梮。别墅喧榼壶,圜扉静敲朴。

今各有缊袍,昔俱无旨蓄。骎骎熙运开,沓沓壮观复。

闾阎一烬空,栋宇万础续。货廛富鲍鱐,米市积穜稑。

登临恣夷犹,生息赖亭毒。扫阴开晚晴,破冱作春燠。

硗畴蹙龟纹,涸浍开瓦卜。昏声沸群鸦,暮色隐孤鹜。

店遥旅叱驴,陇隔稚唤犊。鴂谣音哳嘲,偻荷步彳亍。

浦溆出渔艇,埼碛泊商舳。僧包侧肩挑,奚囊俯腰束。

护舍荒吠狺,投林倦翔速。驿蹄雷铿鍧,野燎星熠煜。

警棚报鼕鼕,栖埘呼喌喌。相与忘是非,足堪了昏旭。

矧兹瑞六霙,预云宜百谷。狐兔各深藏,蝻蝝靡遗育。

潜鱼未拨剌,骇兽或踯躅。倒影已巅崖,馀凌尚丘麓。

宿孽芽嫩黄,流澌酝娇绿。联拳一舂锄,格磔双属玉。

搯苗揽奇辛,擘蕾嗅幽馥。蛰户咸伺霆,烧痕渐矜曝。

审观寒向阑,追念暑尝酷。凉既免炮燖,温又救皲瘃。

大化有乘除,胜残无断属。是邦信巍巍,厥闻久昱昱。

淮海分扬州,斗牛躔北陆。秦汉会稽吴,隋唐新定睦。

户歌楚人骚,家佩桐君录。入笼尽参芝,盈室肯薋菉。

辉凤远媒翳,祥麟哂童牿。栋材茂椅桐,跃冶乳镠鋈。

贤守宋广平,兴君刘文叔。徵隐屈黈旒,哀茕极膏沐。

缅怀解剑耕,遐想负薪鬻。咳唾变兴亡,咄嗟异荣辱。

荛夫被儒衣,耕叟辟家塾。道味调漆胶,谊声协敔柷。

严范盛蒸尝,轩莱恪尸祝。勃兴畏后生,朋来乐私淑。

骈肩长裾曳,比屋短檠读。高科接踵武,雅德棻被服。

委巷致聘旌,徒步胹公餗。车引太仆驺,马给上林蓿。

岂惟供爪牙,固将倚心腹。文华凌屈宋,武略迈颇牧。

袁丝却腐阉,丙吉雪冤狱。差毫别同和,立界辨刚欲。

达汝媲稷皋,退吾侪绮角。中焉敛韬略,外也灭表襮。

村诂订荄箕,俚授折都郁。四经审钩弦,三秀攻珞琭。

处士傲貂绅,侠徒竞鸡鞠。里闾剧华腴,官府务涵霂。

喝雉投彩琼,落雕捷鸣骲。高赀轶陶朱,雄辨骋张禄。

美酿压郫筒,大烹椎獠犦。舞残金凤攲,歌缓翠蛾蹙。

千楼向笛吹,万室陶巾漉。馀尊沾皂隶,残炙饫童仆。

遐征罕赍粮,酗寝或枕曲。间尝极备无,一是耻嘑蹴。

金彩剪胜幡,沙囊篆符箓。秋枣溲䍧膏,冬稻熬狼臅。

城市虽冯扶,郊野尚轩喾。四时务锄耰,千村鸣杼柚。

颗粒本牛衣,丝缕出蚕䒼。䌖商何羡闽,药市勿诧蜀。

盛年念畴昔,微梦恍忽倏。已知壮心违,未觉老颜恧。

久黏簿书黐,幸脱簪冕梏。得与麋鹿群,敢兼熊鱼欲。

席珍非待聘,有玉谩韫椟。冥心同子綦,徐步效颜歜。

一麾断鹓班,百举阅饩告。仙忝真应宗,诗愧玄英属。

亲故焮妖灾,怨雠腾谤讟。字幼窘空空,省躬危毣毣。

卑飞类鹪鴳,逸步谢骅骕。庶几便帻幍,焉能事鞲絭。

双洪汹奔涛,孤派涩凝瀑。窗徒聚雪萤,袍未释银鹄。

之子虞一夔,伊人郑七穆。三足分鼎铛,两锋交箭镞。

塼埴冀良陶,粝疏就精凿。诚难角妙染,缪许啐馀莤。

狂吟动千字,豪饮辄百斛。墨淡立儿研,杯迟走童趣。

自倚大户宽,岂畏险韵复。胆痒生芒棱,唾圆洗尘醭。

登山石同憩,临流泉共匊。被褐敌裘绮,羹藜胜粱肉。

砖垆煎茱茶,瓦豆饤茈菔。园无迂叟花,亭有醉翁蔌。

棕疏摘麈柄,莎软敷狨褥。藤阴皆帷帱,松韵即筇筑。

逸兴春空云,耐交岁寒竹。山腴嘬糟狸,海异吮酱鲎。

黎斑屑鹧鸪,端眼濯鸲鹆。书穷萧衍评,奕妙王粲覆。

生平嗜好迂,我辈友谊笃。矢诗一赓酬,言志双启沃。

析理精洛伊,谈史究温涑。望之真堂堂,毛遂岂碌碌。

虞初九百篇,方朔三千牍。酸咸糅盐梅,杗桷裁棫朴。

论文如有竞,见义每相勖。燕乐思鹿鸣,切磋慕淇澳。

公直性所钟,辛勤起常夙。蘖佞请尚方,抨妖官硩簇。

扣阍幡屡举,寓直被曾襆。刚肠挫未衰,劲气老弥肃。

百粤转沅湘,九河交济泺。魂惊舞波帆,力弱掀淖辐。

道异十获禽,理难百中鹄。晞颜宁如愚,尚老且缘督。

浮荣等槐蚁,往事付蕉鹿。乐天心自怡,知命頞奚蹙。

于野同人亨,勿药无妄福。攀附联瀛登,广胖适沂浴。

寄兴本真率,成章仍丰缛。时能一来游,倾箧买醽醁。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六朝门。齐废帝东昏侯

周昙 〔唐代〕

定策谁扶捕鼠儿,不忧萧衍畏潘妃。
长围既合刀临项,犹惜金钱对落晖。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梁武帝

乾隆 〔清代〕

乘其危窃其祚,萧衍道成视刘裕。
宫城围吴兴拒,徒称马袁仍厚遇。
本失正末奚数,定律兴乐曾何助。
特佞佛奉象塑,舍身同泰功德慕。
初祖谒直指处,漆桶弗契乃北去。
祀牺牲代面素,庙不血食语不惧。
饿台城应始悟,荷荷那得金仙护。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秀山霜晴晚眺与赵宾暘黄惟月联句

方回 〔元代〕

一峰何峥嵘,万象翻匍匐。
心包元气并,影立太空独。
遥瞻极乾端,俯瞰际坤轴。
飘飘凌云身,杳杳送鸿目。
挥袖裨八风,开襟吞百渎。
醒脾咽醇清,涤髓盪痼俗。
斗摘紫垣杓,日攀黄道毂。
川令夷若奔,林诃魍魈伏。
螺蚌视三神,杯盎阅四隩。
参旗摩右肩,昆苑踏左足。
营营蚁磨旋,戢戢蜂房簇。
膻俎餍前臑,诗瓢悭半菽。
历测尊卢年,桴穷沃焦谷。
畴非浮点沤,吾亦寄粒粟。
气形孰融结,高深谁濬矗。
娲皇不能补,共工多事触。
飞思腾虚遨,殚精驰向瞩。
浩浩蔑垠涯浑浑曷边幅。百刻倏汐潮,
九行递朏朒。达观等鹏鹪,
殊趋殽燕蝠。仙驭鞭虬螭,
神驾轨骊騄。寰中无遁照,
象外有玄烛。推寻制字苍,
究考画卦宓。万变既日滋,
百灵遂宵哭。某氏马锡三,
何人鳌钓六。底所真蓬瀛,
是间自濠濮。佳辰每难值,
奇赏讵嫌数。达士多放旷,
拘儒例踧蹜。味同侨札交,
臭异智辅族。稽首礼初梅,
掀髯叫余菊。节届小大寒,
岁得中下熟。野礼讲蜡迎,
侲朋阅傩逐。皴肤剥枯藓,
瘦发立冻木。青针抽麦麰,
绛粒茁樱薁。乌龙特嵯峨,
白雁几湾洑。霞谯抹微绡,
烟市皱轻縠。画嶂屏横纵,
字溪篆直曲。兰非灌能馨,
柏岂撼可秃。长冈修蛇驰,
短阜矮鳖缩。一塔耸锥颍,
千畦界棋局。冷祠逃鼪鼯,
荒冢赫鸱鵩。汲窟仆桔槔,
获场眠碌碡。橡实翻箨瘦,
笋萌认鞭斸。莽啼潜钩辀,
篱嚼偃觳觫。樵肩疮长鑱,
猎臂袒偏裻。相劳声阿邪,
力作响蓬扑。闻磬认禅窗,
指旛窥佛屋。邃森逾二林,
美秀埒三竺。笼影夜旧筑。
连营释薁琫,四野竞畚梮。
别墅喧榼壶。圜扉静敲朴。
今各有纭袍,昔俱无旨蓄。
駸駸熙运开,沓沓壮观复。
闾阎一烬空,栋宇万础续。
货廛富鲍鱐,米市积穜{睦目换禾}。
登临恣夷犹,生息赖亭毒。
扫阴开晚晴,破沍作春燠。
硗畴蹙龟纹,烟浍开瓦卜。
昏声沸群鸦,暮色隐孤鹜,
店遥旅叱驴,陇隔稚唤犊。
鴃谣音哳嘲,偻荷眇彳亍。
浦溆出渔艇,碕碛泊商舳。
僧包侧肩挑,奚囊俯腰束。
护舍荒吠狺,投林倦翔速。
驿蹄雷铿鍧,野燎星熠煜。
警棚报冬冬,栖埘呼喌喌。
相与忘是非,足堪了昏旭。
矧兹瑞六霙,预云宜百谷。
狐兔各深藏,蝻蝝靡遗育。
潜鱼未拨剌,骇兽或踯躅。
倒影已巅崖,余凌尚丘麓。
宿孽芽嫩黄,流澌酝娇绿。
联拳一舂锄,格磔双属玉。
搯苗揽奇辛,擘雷嗅幽馥。
蛰户或伺霆,烧痕渐矜曝。
审观寒向阑,追念暑尝酷。
凉既免炮燖,温又救皲瘃。
大化有乘除,胜户歌楚人骚,
家佩桐君录。入笼尽参芝,
盈室肯薋菉。浑凤远媒翳,
祥麟哂童牿。栋材茂椅桐,
跃冶乳镠鋈。贤守宋广平,
兴君刘文叔。徵隐屈{左黄右主}旒,
哀惸极膏沐。缅怀解剑耕,
遐想负薪鬻。咳唾变兴亡,
咄嗟异荣辱。荛夫被儒衣,
耕叟辟家塾。道味调漆胶,
谊声协敔柷。严范盛烝尝,
轩莱恪尸祝。勃兴畏后生,
朋来乐私淑。骈肩长裾曳,
比屋短檠读。高科接踵武,
雅德棻被服。委巷致聘旌,
徒步胹公餗。车引太仆驺,
马给上林蓿。岂惟供爪牙,
固将倚心腹。文华凌屈宋,
武略迈颇牧。袁丝却腐阉,
丙吉雪冤狱。差毫别同和,
立界辨刚欲。达汝媲稷皋,
退吾侪绮角。中焉敛韬略,
外也灭表襮。村诘订荄箕,
俚授折都郁。四经审钩弦,
三秀攻珞琭。处士傲貂绅,
侠徒竞鸡踘。里闾剧华腴,
官府务涵沐。喝雉投彩琼,
落鵰捷鸣骲。高赀轶陶朱,
雄辨聘张禄。美酿压郫筒,
大烹椎獠犦。无残金凤欹,
歌缓翠蛾蹙。千楼向笛吹,
万室陶巾漉。余尊沾皂隶,
残炙饫童仆。遐征罕赍粮,
酗寝或枕曲。间尝极备无,
一是耻呼蹴。金彩剪胜幡,
沙囊篆符录。秋枣溲{左牛右羊}膏,
冬稻熬狼臅。城市虽冯扶,
郊野尚轩喾。四时务锄耰,
千村鸣杼柚。颗粒本牛衣,
丝缕出蚕{上艹下曲}。幸脱簪冕梏。
得与麋鹿群,敢兼熊鱼欲。
席珍非待聘,有玉谩韫匵。
冥心同子綦,徐步效颜歜。
一麾断鵷班,百举阅饩告。
仙忝真应宗,诗愧玄英属。
亲故焮妖灾,怨雠腾谤讟。
字幼窘空空,省躬危毣毣。
卑飞类鹪鷃,逸步谢骅骕。
庶几便帻幍,焉能事鞲絭。
双洪汹奔涛,孤派涩凝瀑。
窗徒骤雪萤,袍未释银鹄。
之子虞一夔,伊人郑七穆,
三足分鼎铛,两锋交箭镞。
{左土右专}直冀良陶,粝疏就精凿。
诚难角妙染,缪许啐余莤。
狂吟动千字,豪饮辄百斛。
墨淡立儿研,杯迟走童趣。
自倚大户宽,岂畏险韵复。
胆痒生芒棱。唾圆洗尘醭。
登山石同憩,临流泉共菊。
被褐敌裘绮,羹藜胜粱肉。
砖炉煎茱茶,瓦豆饤茈菔。
园无迂叟花,亭有醉翁蔌。
椶疎摘麈柄,莎软敷狨褥。
藤阴皆帷帱,松韵即筇筑。
逸兴春空云,耐交岁寒竹。
山腴嘬糟狸,海异吮酱鲎。
黎斑屑鹧鸪,端眼濯鸜鹆。
书穷萧衍评,奕妙王粲覆。
生平嗜好迂,我辈友谊笃。
矢时一赓酬,言志双启沃。
析理精洛伊,谈史究温涑。
望之真堂堂,毛遂岂碌碌。
虞初九百篇,方朔三千牍。
酸醎糅盐梅,杗桷裁棫朴。
论文如有竞,见义每相勖。
燕乐思鹿鸣,切磋慕淇澳。
公直性所钟,辛勤起常夙。
卉佞请尚方,抨妖官硩簇。
扣阍幡屡举,寓直被曾襆。
刚肠挫未衰,劲气老弥肃。
百粤转沅湘,九河交济泺。
魂惊舞波帆,力弱掀淖辐。
道异十获禽,理难百中鹄。
晞颜宁如愚,尚老且缘督。
浮荣等槐蚁,往事付蕉鹿。
乐天心自怡,知命頞奚顣。
于野同人亨,勿药无妄福。
攀附联瀛登,广胖适沂浴。
寄兴本真率,成章仍丰缛。
时能一来游,倾箧买醽醁。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历代诗·梁

杨简 〔宋代〕

萧衍梁武帝,其子号简文。
孝元恭皇帝,前后共四君。
五十有六载,大位俱于陈。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道释六言二首

刘克庄 〔宋代〕

萧衍老公苦行,舍身之举壮哉。
只怕侯丞相者,不许梁朝赎回。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暨阳怀古二十三首 其七 文选楼

缪徵甲 〔清代〕

朝如传舍君奕棋,南北纷纷曾几时。萧衍老公手篡逆,佛果有灵不佑之。

同泰为奴得复失,天心不使存佳儿。佳儿仁孝勤学问,馆开博望延宾师。

萧郎若早传贤子,江东磐石安无危。伤哉蜡鹅等巫蛊,燕雀衔土千载悲。

台城血水呼荷荷,湘东一目何能为。梁家寸土竟安在,书台选楼到处遗。

池扬二州既志胜,江阴亦复传下帷。帷空犹照青宫月,书带纷披绿满墀。

楼角山茶覆如伞,劫灰烧尽生孙枝。梁溪海虞都人士,灵光殿下高吟诗。

诗中盛称手植桧,徘徊惋愤深长思,沧桑屡易文在兹。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龙真行为天章待制林公跋书云秘府右军书一卷有一龙形真字印故作

米芾 〔宋代〕

龙形真字芸香里,伏日道山聊一启。媪来鹅去已千年,莫像痴儿收蜡纸。

萧衍老翁食无肉,锦质绣章能独侈。不知劫火付冤家,却误顽仙求令史。

文皇有金无鉴目,赖取穹官齐押尾。徐生小黠辨茅檐,不道天真难力致。

晚薄功名归一戏,一奁尤胜三公贵。牡丹不语人能醉,墨光觉胜朱铅媚。

与身俱生无术治,又染膏肓刘巨济。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双林寺观傅大士顶相舍利及耕具故物

吴莱 〔元代〕

古稠大山趋古原,古寺突兀倚山根。小溪前流未及渡,白塔岌起高蹲蹲。

傅公故宅奉香火,厦屋万间周四垣。梁朝到今数百载,兜率说法天中尊。

世曾出世役妻子,家或渔扈随犁犍。道冠儒履忽一变,胡膜梵呗争骏奔。

萧衍老公坐玉殿,舍身建刹开祇园。花幡乱飞欲满席,拍板歌唱闻槌门。

云光灵异竟何有,仉䏿怪神宁复言。藕丝袈裟上所赐,奇锦照耀扶桑暾。

龙宫四万八千卷,宝藏一转百鬼掀。贝多遗文白氎像,经律论疏洪其源。

黄罗绣褥裹顶骨,舍利五色摩尼燉。一牛眠云已化石,双鹤覆雨仍轩鶱。

劫风吹地日渐坏,楼阁树林无半存。青梼并耸碧宇上,落叶散到人家村。

浮屠仁祠始自汉,文罽华盖何翻翻。梁时佞佛特太甚,宗祀断血徒饔飧。

父兄子弟且学佛,绝灭恩爱生雠冤。台城矗天或死守,虏骑乘衅真游魂。

幸灾乐祸却圜视,入室操戈恣齧吞。蜡鹅厌埋冢难远,乌幔囚辱兵氛昏。

人夭小果岂不有,宇宙缺■畴能藩。一朝佛出救不得,沧海搅作黄河浑。

傅公家居自天属,时复耕耨不惮烦。朝廷聪明愿不及,塔庙涌出如云屯。

长干空迎佛爪发,满国欲饱民膏腱。群僧无功并仰食,我佛独不忧黎元。

惜哉后王永不寤,前后丧乱同一辕。后民皈向复未已,拱手礼跪骈肩跟。

咒口波澜岂祝蟒,禅心寂默犹拘猿。终然百欺几一遇,世俗琐琐吾何论。

下一页 上一页 / 2页

扫码下载

古诗文网客户端

扫码关注

古文岛公众号

© 2020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