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形严,故人鲜灼;水形懦,人多溺。

摘自《韩非子·内储说上七术

解释:火的形态很猛烈,因而人被烧伤的很少;水的形态很柔弱,因而人被淹死的很多。
猜您喜欢

扫码下载

古诗文网客户端

扫码关注

诗词秀公众号

© 2019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