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卷四十四 译注

  郑羲 崔辩

  郑羲,字幼驎,荥阳开封人,魏将作大匠浑之八世孙也。曾祖豁,慕容垂太常 卿。父晔,不仕,娶于长乐潘氏,生六子,粗有志气,而羲第六,文学为优。弱冠 举秀才,尚书李孝伯以女妻之。高宗末,拜中书博士。

  天安初,刘彧司州刺史常珍奇据汝南来降,显祖诏殿中尚书元石为都将赴之, 并招慰淮汝,遣羲参石军事。到上蔡,珍奇率文武三百人来迎,既相见,议欲顿军 于汝北,未即入城。羲谓石曰:“机事尚速。今珍奇虽来,意未可量,不如直入其 城,夺其管籥,据有府库。虽出其非意,要以全制为胜。”石从羲言,遂策马径入 其城。城中尚有珍奇亲兵数百人,在珍奇宅内。石既克城,意益骄怠,置酒嬉戏, 无警防之虞。羲谓石曰:“观珍奇甚有不平之色,可严兵设备,以待非常。”其夜, 珍奇果使人烧府厢屋,欲因救火作难,以石有备,乃止。明旦,羲赍白虎幡慰郭邑, 众心乃定。

  明年春,又引军东讨汝阴。刘彧汝阴太守张超城守不下,石率精锐攻之,不克, 遂退至陈项,议欲还军长社,待秋击之。诸将心乐早还,咸称善计。羲曰:“今张 超驱市人,负担石,蚁聚穷城,命不延月,宜安心守之。超食已尽,不降当走,可 翘足而待,成擒物也。而欲弃还长社,道涂悬远,超必修城深堑,多积薪谷,将来 恐难图矣。”石不纳,遂旋师长社。至冬,复往攻超,超果设备,无功而还。历年, 超死,杨文长代戍,食尽城溃,乃克之,竟如羲策。淮北平,迁中书侍郎。

  延兴初,阳武人田智度,年十五,妖惑动众,扰乱京索。以羲河南民望,为州 郡所信,遣羲乘传慰谕。羲到,宣示祸福,重加募赏,旬日之间,众皆归散。智度 奔颍川,寻见擒斩。以功赐爵平昌男,加鹰扬将军。

  高祖初,兼员外散骑常侍,假宁朔将军、阳武子,使于刘准。中山王叡,宠幸 当世,并置王官,羲为其傅。是后历年不转,资产亦乏,因请假归,遂盘桓不返。 及李冲贵宠,与羲姻好,乃就家征为中书令。文明太后为父燕宣王立庙于长安,初 成,以羲兼太常卿,假荥阳侯,具官属,诣长安拜庙,刊石建碑于庙门。还,以使 功,仍赐侯爵,加给事中。出为安东将军、西兗州刺史,假南阳公。羲多所受纳, 政以贿成。性又啬吝,民有礼饷者,皆不与杯酒脔肉,西门受羊酒,东门酤卖之。 以李冲之亲,法官不之纠也。酸枣令郑伯孙、鄄城令董腾、别驾贾德、治中申灵度, 并在任廉贞,勤恤百姓,羲皆申表称荐,时论多之。文明太后为高祖纳其女为嫔, 征为秘书监。

  太和十六年卒,赠帛五百匹。尚书奏谥曰宣,诏曰:“盖棺定谥,先典成式, 激扬清浊,治道明范。故何曾幼孝,良史不改‘缪丑’之名;贾充宠晋,直士犹立 ‘荒公’之称。羲虽宿有文业,而治阙廉清。稽古之效,未光于朝策;昧货之谈, 已形于民听。谥以善问,殊乖其衷。又前岁之选,匪由备行充举,自荷后任,勋绩 未昭。尚书何乃情遗至公,愆违明典!依谥法:博闻多见曰‘文’,不勤成名曰 ‘灵’。可赠以本官,加谥文灵。”

  长子懿,字景伯。涉历经史,善当世事。解褐中散、尚书郎,稍迁骠骑长史、 尚书吏部郎、太子中庶子,袭爵荥阳伯。懿闲雅有治才,为高祖所器遇,拜长兼给 事黄门侍郎、司徒左长史。世宗初,以从弟思和同咸阳王禧之逆,与弟通直常侍道 昭俱坐缌亲。出禁,拜太常少卿,加冠军将军,出为征虏将军、齐州刺史,寻进号 平东将军。懿好劝课,善断决,虽不洁清,义然后取,百姓犹思之。永平三年卒。 赠本将军、兗州刺史,谥曰穆。

  子恭业,袭爵。武定三年,坐与房子远谋逆,伏诛。

  懿弟道昭,字僖伯。少而好学,综览群言。初为中书学生,迁秘书郎,拜主文 中散,徙员外散骑侍郎、秘书丞、兼中书侍郎。从征沔汉,高祖飨侍臣于悬瓠方丈 竹堂,道昭与兄懿俱侍坐焉。乐作酒酣,高祖乃歌曰:“白日光天兮无不曜,江左 一隅独未照。”彭城王勰续歌曰:“愿从圣明兮登衡会,万国驰诚混内外。”郑懿 歌曰:“云雷大振兮天门辟,率土来宾一正历。”邢峦歌曰:“舜舞干戚兮天下归, 文德远被莫不思。”道昭歌曰:“皇风一鼓兮九地匝,戴日依天清六合。”高祖又 歌曰:“遵彼汝坟兮昔化贞,未若今日道风明。”宋弁歌曰:“文王政教兮晖江沼, 宁如大化光四表。”高祖谓道昭曰:“自比迁务虽猥,与诸才俊不废咏缀,遂命邢 峦总集叙记。当尔之年,卿频丁艰祸,每眷文席,常用慨然。”寻正除中书郎,转 通直散骑常侍。北海王详为司徒,以道昭与琅邪王秉为谘议参军。

  迁国子祭酒,道昭表曰:“臣窃以为:崇治之道,必也须才;养才之要,莫先 于学。今国子学堂房粗置,弦诵阙尔。城南太学,汉魏《石经》,丘墟残毁,藜藿 芜秽。游兒牧竖,为之叹息;有情之辈,实亦悼心;况臣亲司,而不言露。伏愿天 慈回神纡眄,赐垂鉴察。若臣微意,万一合允,求重敕尚书、门下,考论营制之模, 则五雍可翘立而兴,毁铭可不日而就。树旧经于帝京,播茂范于不朽。斯有天下者 之美业也。”不从。

  广平王怀为司州牧,以道昭与宗正卿元匡为州都。道昭又表曰:“臣闻唐虞启 运,以文德为本;殷周致治,以道艺为先。然则,礼乐者为国之基,不可斯须废也。 是故周敷文教,四海宅心;鲁秉周礼,强齐归义。及至战国纷纭,干戈递用,五籍 灰焚,群儒坑殄,贼仁义之经,贵战争之术,遂使天下分崩,黔黎荼炭,数十年间, 民无聊生者,斯之由矣。爰暨汉祖,于行陈之中,尚优引叔孙通等;光武中兴,于 拨乱之际,乃使郑众、范升校书东观。降逮魏晋,何尝不殷勤于篇籍,笃学于戎伍。 伏惟大魏之兴也,虽群凶未殄,戎马在郊,然犹招集英儒,广开学校,用能阐道义 于八荒,布盛德于万国,教靡不怀,风无不偃。今者乘休平之基,开无疆之祚,定 鼎伊瀍,惟新宝历,九服感至德之和,四垠怀击壤之庆。而蠢尔闽吴,阻化江湫, 先帝爰震武怒,戎车不息。而停銮伫跸,留心典坟,命故御史中尉臣李彪与吏部尚 书、任城王澄等妙选英儒,以宗文教。澄等依旨,置四门博士四十人,其国子博士、 太学博士及国子助教,宿已简置。伏寻先旨,意在速就,但军国多事,未遑营立。 自尔迄今,垂将一纪,学官凋落,四术寝废。遂使硕儒耆德,卷经而不谈;俗学后 生,遗本而逐末。进竞之风,实由于此矣。伏惟陛下钦明文思,玄鉴洞远。越会未 款,务修道以来之;遐方后服,敷文教而怀之。垂心经素,优柔坟籍。将使化越轩 唐,德隆虞夏。是故屡发中旨,敦营学馆,房宇既修,生徒未立。臣学陋全经,识 蔽篆素,然往年删定律令,谬预议筵。谨依准前修,寻访旧事,参定学令,事讫封 呈。自尔迄今,未蒙报判。但废学历年,经术淹滞。请学令并制,早敕施行,使选 授有依,生徒可准。”诏曰:“具卿崇儒敦学之意,良不可言。新令寻班,施行无 远,可谓职思其忧,无旷官矣。”

  道昭又表曰:“窃惟鼎迁中县,年将一纪,缙绅褫业,俎豆阙闻,遂使济济明 朝,无观风之美,非所以光国宣风,纳民轨义。臣自往年以来,频请学令,并置生 员,前后累上,未蒙一报,故当以臣识浅滥官,无能有所感悟者也。馆宇既修,生 房粗构,博士见员,足可讲习。虽新令未班,请依旧权置国子学生,渐开训业,使 播教有章,儒风不坠,后生睹徙义之机,学徒崇知新之益。至若孔庙既成,释奠告 始,揖让之容,请俟令出。”不报。迁秘书监、荥阳邑中正。出为平东将军、光州 刺史,转青州刺史,将军如故。复入为秘书监,加平南将军。熙平元年卒,赠镇北 将军、相州刺史,谥曰文恭。道昭好为诗赋,凡数十篇。其在二州,政务宽厚,不 任威刑,为吏民所爱。

  子严祖,颇有风仪,粗观文史。历通直郎、通直常侍。轻躁薄行,不修士业, 倾侧势家,乾没荣利,闺门秽乱,声满天下。出帝时,御史中尉綦俊劾严祖与宗氏 从姊奸通。人士咸耻言之,而严祖聊无愧色。孝静初,除骠骑将军、左光禄大夫、 鸿胪卿。出为北豫州刺史,仍本将军。罢州还,除鸿胪卿。卒,赠都督豫兗颍三州 诸军事、囗囗将军、司空公、豫州刺史。

  严祖弟敬祖,性亦粗疏。起家著作佐郎。郑俨之败也,为乡人所害。

  敬祖弟述祖,武定中,尚书。

  述祖弟遵祖,秘书郎。卒,赠辅国将军、光州刺史。

  遵祖弟顺,卒于太常丞。

  自灵太后预政,淫风稍行;及元义擅权,公为奸秽。自此素族名家,遂多乱杂, 法官不加纠治,婚宦无贬于世,有识咸以叹息矣。

  羲五兄:长白驎,次小白,次洞林,次叔夜,次连山。并恃豪门,多行无礼, 乡党之内,疾之若仇。

  白驎孙道慓,随郡太守。

  小白,中书博士。

  子胤伯,有当世器干。自中书博士迁侍郎,转司空长史。高祖纳其女为嫔。出 为建威将军、东徐州刺史,转广陵王征东府长史,带齐郡内史。卒于鸿胪少卿,谥 曰简。

  子希俊,未官而亡。

  子道育,武定中,开封太守。

  希俊弟幼儒,好学修谨,时望甚优。丞相、高阳王雍以女妻之。历尚书郎、通 直郎、司州别驾,有当官之称。卒,赠散骑常侍、安东将军、兗州刺史,谥景。幼 儒亡后,妻淫荡凶悖,肆行无礼。子敬道、敬德,并亦不才,俱走于关右。幼儒从 兄伯猷每谓所亲曰:“从弟人才,足为令德,不幸得如此妇,今死复重死,可为悲 叹。”

  胤伯弟平城,太尉谘议。广陵王羽纳其女为妃。出为东平原太守。性清狂使酒, 为政贪残。卒,赠征虏将军、南青州刺史。

  长子伯猷,博学有文才,早知名。举司州秀才,以射策高第,除幽州平北府外 兵参军,转太学博士,领殿中御史。与当时名胜,咸申游款。肃宗释奠,诏伯猷录 义。安丰王延明之征徐州也,引为行台郎中。事宁还都,迁尚书外兵郎中,典《起 居注》,以军功赐爵阳武子。稍迁散骑常侍、平东将军。前废帝初,以舅氏超授征 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领国子祭酒。久之,为车骑将军、右光禄大夫,转护军将 军。元象初,以本官兼散骑常侍使于萧衍。前后使人,萧衍令其侯王于马射之日宴 对申礼。伯猷之行,衍令其领军将军臧盾与之相接。议者以此贬之。使还,除骠骑 将军、南青州刺史。在州贪惏,妻安丰王元延明女,专为聚敛,货贿公行,润及亲 戚。户口逃散,邑落空虚。乃诬良民,云欲反叛,籍其资财,尽以入己,诛其丈夫, 妇女配没。百姓怨苦,声闻四方。为御史纠劾,死罪数十条,遇赦免,因以顿废。 齐文襄王作相,每诫厉朝士,常以伯猷及崔叔仁为谕。武定七年,除太常卿。其年 卒,年六十四。赠骠骑大将军、中书监、兗州刺史。

  伯猷弟仲衡,武定中,仪同开府中郎。

  仲衡弟辑之,解褐奉朝请,领侍御史,以军功赐爵城皋男。稍迁黎阳太守。属 元颢入洛,令其舅范遵镇守滑台,与辑之隔岸相对。遵潜军夜渡,规欲掩袭,辑之 率厉城民,拒河击之,遵遂遁走。朝廷嘉之,除司州别驾。寻转司空长史,迁镇南 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孝静初,除征南将军、东济北太守,带肥城戍主,男如故。 天平四年卒,时年四十九。赠都督北豫梁二州诸军事、骠骑将军、度支尚书、北豫 州刺史。

  辑之弟怀孝,武定中,司徒谘议。

  洞林子敬叔,司州都官从事、荥阳邑中正、濮阳太守。坐贪秽除名。

  子籍,字承宗。徐州平东府长史。

  籍弟琼,字祖珍,有强干之称。自太尉谘议为范阳太守,治颇有声。卒,赠太 常少卿。孝昌中,弟俨宠要,重赠安东将军、青州刺史。琼兄弟雍睦,其诸娣姒亦 咸相亲爱,闺门之内有无相通,为时人所称美。子道邕,殁关西。俨事在《恩幸传》。

  敬叔弟士恭,燕郡太守。孝昌中,因俨之势,除卫尉少卿,寻迁左将军、瀛州 刺史。时葛荣寇窃河北,州城沦陷,不获之镇。寻除征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又 迁卫将军、右光禄大夫。永熙中卒。赠骠骑将军、冀州刺史,重赠尚书左仆射,谥 曰贞。

  长子子贞,司空掾。迁从事中郎、南兗州开府司马。

  子贞弟子湛,齐济二州长史、光禄大夫。

  子湛弟昭伯,武定中,东平太守。

  昭伯弟子嘉,早卒。

  子大护,武定中,司空户曹参军。

  叔夜子伯夏,司徒谘议、东莱太守。卒,赠冠军将军、太常少卿、青州刺史。

  子忠,字周子。右军将军、镇远将军。卒,赠平东将军、徐州刺史。

  弟豪,长水校尉、东平原太守。

  伯夏弟谨,字仲恭。琅邪太守。

  子嵩宾,历尚书郎、员外常侍,稍迁至左光禄大夫。卒。

  连山,性严暴,挝挞僮仆,酷过人理。父子一时为奴所害,断首投马槽下,乘 马北逝。其第二子思明,骁勇善骑射,披发率村义,驰骑追之,及于河。奴乘马投 水,思明止将从不听放矢,乃自射之,一发而中,落马随流,众人擒执至家,脔而 杀之。思明及弟思和,并以武功自效。思明至骁骑将军、直阁将军,坐弟思和同元 禧逆,徙边。会赦,卒于家。后赠冠军将军、济州刺史。

  子先护,少有武干。解褐员外郎,转通直郎。庄帝之居籓也,先护深自结托。 及尔朱荣称兵向洛,灵太后令先护与郑季明等固守河梁,先护闻庄帝即位于河北, 遂开门纳荣。以功封平昌县开国侯,邑七百户。转通常侍,加镇北将军。寻除前将 军、广州刺史、假平南将军、当州都督。时妖贼刘举于濮阳起逆,诏先护以本官为 东道都督讨举。平之,还镇。后元颢入洛,庄帝北巡,先护据州起义兵,不受颢命。 颢遣尚书令、临淮王彧率众讨之,先护出城拒战。庄帝还京,嘉其诚节,除使持节、 散骑常侍、都督襄广二州诸军事、镇南将军,刺史如故,进爵郡公,增邑一千三百 户。寻转征西将军、东雍州刺史、假车骑将军、当州都督,常侍如故。未之任,又 转都督二豫东雍三州诸军事、征东将军、豫州刺史,余官如故。又兼尚书右仆射、 二豫郢颍四州行台。寻除车骑将军、左卫将军。及尔朱荣死,徐州刺史尔朱仲远拥 兵向洛,前至东郡。诸军出讨,不能制之。乃诏先护以本官假骠骑将军、大都督, 领所部与行台杨昱同讨之。庄帝又遣都督贺拔胜讨仲远,胜于陈降贼,战士离心。 寻闻京师不守,先护部众逃散,遂窜伏于南境。前废帝初,仲远遣人招诱之,既出 而害焉。出帝时,赠持节、都督青齐济兗四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青 州刺史,开国如故。

  思和,历太尉中兵参军。同元禧之逆,伏法。

  子康业,通直郎。出帝时,坐事赐死。

  子彬,武定末,齐王相国中兵参军。

  思和弟季长,太学博士。卒。

  子乔,历司州治中、骠骑将军、左光禄大夫。

  羲叔父简,简孙尚,壮健有将略。屡为统军,东西征讨,以军功赐爵汝阳男。 历位尚书郎、步兵校尉、骁骑将军,迁辅国将军、太尉司马。出为济州刺史,将军 如故。为政宽简,百姓安之。卒,赠本将军、豫州刺史,谥曰惠。

  子贵宾,袭。解褐北海王国常侍,员外散骑侍郎,稍迁尚书金部郎。以公坐免 官。久之,兼太尉属。卒,赠征虏将军、荆州刺史。

  子景裕,袭。武定末,仪同开府行参军。

  贵宾弟次珍,卒于员外常侍。赠安东将军、光州刺史。

  贵宾异母弟大倪、小倪,皆粗险薄行,好为劫盗,侵暴乡里,百姓毒患之。普 泰中,并为尔朱仲远所杀。

  尚从父兄云,字道汉。历雁门、濮阳二郡,贪秽狼籍。肃宗时,纳贿刘腾,得 为龙骧将军、安州刺史。坐迁举受财,为御史所纠,因暴病卒。

  云从父兄子敬宾,自秘书郎稍迁辅国将军、中散大夫、魏郡太守、金紫光禄大 夫。

  子士渊,司空行参军。

  羲从父兄德玄。显祖初,自淮南内附,拜荥阳太守。

  子颖考,太和中,复为荥阳太守。卒,赠冠军将军、豫州刺史、开封侯,谥曰 惠。

  子洪建,太尉祭酒。同元禧之逆,与弟祖育同伏法。永安中,特追赠平东将军、 齐州刺史。

  子士机,性识不周,多有短失。历散骑侍郎、司空从事中郎、中书郎。卒。

  子道廕,武定末,开府行参军。

  祖育,太尉祭酒。亦特赠平东将军、豫州刺史。

  祖育弟仲明,奉朝请,稍迁太尉属。以公强当世,为从弟俨所昵,除荥阳太守。 俨虑世难,欲以东道托之。建义初,仲明弟季明遇害河阴。俨后归之,欲与起兵, 寻为城民所杀。

  仲明兄洪健,李冲女婿。建义初,庄帝以仲明舅氏之亲,其弟与谋扶戴,仲明 之死也,且有奉国之意,乃追封安平县开国侯,邑七百户,赠侍中、车骑大将军、 仪同三司、尚书左仆射、雍州刺史。

  长子道门,仲明初谋起义,令道门说大都督李叔仁于大梁。叔仁始欲同举,后 闻庄帝已立,叔仁子拔江乃斩道门。建义中,特赠立节将军、瓜州刺史。

  道门弟孝邕,袭。天保初,爵随例降。

  仲明弟季亮,司徒城局参军、员外常侍。卒,赠散骑常侍、抚军将军、青州刺 史。

  季亮弟季明,释褐太学博士。正光中,谯郡太守,带涡阳戍主。频为萧衍遣将 攻围,兵粮寡少,外援不接,季明孤城自守,卒得保全。朝廷嘉之,封安德县开国 伯,邑七百户。累迁平东将军、光禄少卿。武泰中,潜通尔朱荣,谋奉庄帝。及在 河阳,遂为乱兵所害。事宁,追封南颍川郡开国公,食邑千五百户,赠骠骑大将军、 尚书左仆射、司空公、定州刺史。

  子昌,袭。武定末,司徒城局参军。天保初,爵随例降。

  崔辩,字神通,博陵安平人。学涉经史,威仪整峻。显祖征拜中书博士、散骑 侍郎、平远将军、武邑太守。政事之余,专以劝学为务。年六十二,卒。赠安南将 军、定州刺史,谥曰恭。

  长子景俊,梗正有高风,好古博涉。以经明行修,征拜中书博士。历侍御史、 主文中散。受敕接萧赜使萧琛、范云,高祖赐名为逸。后为员外散骑侍郎,与著作 郎韩兴宗参定朝仪。雅为高祖所知重,迁国子博士,每有公事,逸常被诏独进。博 士特命,自逸始。转通直散骑常侍、廷尉少卿。卒,朝廷悼惜之,赠以本官。

  子巨伦,字孝宗。幼孤。及长,历涉经史,有文学武艺。以世宗挽郎,除冀州 镇北府墨曹参军、太尉记室参军。叔楷为殷州,巨伦仍为长史、北道别将。在州陷 贼,敛恤亡存,为贼所义。葛荣闻其才名,欲用为黄门侍郎。巨伦心恶之。至五月 五日,会集官僚,令巨伦赋诗,巨伦乃曰:“五月五日时,天气已大热。狗便呀欲 死,牛复吐出舌。”以引自晦,获免。未几,潜结死士数人,夜中南走,逢贼游骑 数百,俱恐不济。巨伦曰:“宁南死一寸,岂北生一尺也!”便欺贼曰:“吾受敕 而行。”贼不信,共爇火观敕。火未然,巨伦手刃贼帅,余人因与奋击,杀伤数十 人,贼乃四溃,得马数匹而去。夜阴失道,惟看佛塔户而行。到洛,朝廷嘉之,授 持节、别将北讨。初,楷丧之始,巨伦收殡仓卒,事不周固;至是遂偷路改殡,并 窃家口以归。寻授国子博士。

  庄帝即位,假节、中坚将军、东濮阳太守,假征虏将军、别将。时河北纷梗, 人士避贼,多住郡界,岁俭饥乏,巨伦倾资赡恤,务相全济,时类高之。元颢入洛, 据郡不从。庄帝还宫,行西兗州事,封渔阳县开国男,邑二百户,寻除光禄大夫。 三年卒,时年四十四。

  子武,袭。武定中,怀州卫军府录事参军。齐受禅,爵例降。

  初,巨伦有姊,明惠有才行,因患眇一目,内外亲类莫有求者,其家议欲下嫁 之。巨伦姑赵国李叔胤之妻,高明慈笃,闻而悲感曰:“吾兄盛德,不幸早世,岂 令此女屈事卑族!”乃为子翼纳之,时人叹其义。崔氏与翼书诗数十首,辞理可观。

  逸弟模,字叔轨。身长八尺,围亦如之。出后其叔。雅有志度。起家奉朝请, 历太尉祭酒、尚书金部郎中、太尉主簿,转中郎,迁太子家令。以公事免。神龟中, 诏复本资,除冠军将军、中散大夫。出除鲁阳太守。正光二年,襄阳民密求款附, 诏模为别将,隶淮南王世遵,率众赴之。事觉,模焚襄阳邑郭而还。坐不克,免官。 及萧宝夤讨关陇,引模为西征别将,屡有战功,除持节、光禄大夫、都督别道诸军 事,加安东将军。万俟丑奴遣将郝虎南侵,模攻破其营,擒虎。以功封槐里县开国 伯,邑五百户。于时将督败殁者多,模挫敌持重,号为名将。后假征东将军、行岐 州事。未几,击贼入深,没于陈。赠抚军将军、相州刺史。永熙中,追录前勋,又 赠都督定相冀三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相州刺史。子士护。

  模弟楷,字季则。美风望,性刚梗,有当世干具。释褐奉朝请、员外散骑侍郎、 广平王怀文学。正始中,以王国官非其人,多被刑戮,惟楷与杨昱以数谏获免。后 为尚书左主客郎中、伏波将军、太子中舍人、左中郎将。以党附高肇,为中尉所劾, 事在《高聪传》。楷性严烈,能摧挫豪强,故时人语曰:“莫彳廌都买反

  獬孤 楷反

  ,付崔楷。”

  于时冀定数州,频遭水害。楷上疏曰:

  臣闻有国有家者,莫不以万姓为心。故矜伤轸于造次,求瘼结于寝兴。黎民阻 饥,唐尧致叹;众庶斯馑,帝乙罪己。良以为政与农,实系民命。水旱缘兹以得济, 夷险用此而获安。顷东北数州,频年淫雨,长河激浪,洪波汩流,川陆连涛,原隰 过望,弥漫不已,泛滥为灾。户无担石之储,家有藜藿之色。华壤膏腴,变为舄卤; 菽麦禾黍,化作雚蒲。斯用痛心徘徊,潸然伫立也。

  昔洪水为害四载,流于《夏书》;九土既平攸同,纪自《虞诰》。亮由君之勤 恤,臣用劬劳,日昃忘餐,宵分废寝。伏惟皇魏,握图临宇,总契裁极,道敷九有, 德被八荒,槐阶棘路,实维英哲,虎门、麟阁,实曰贤明,天地函和,日月光曜。 自比定冀水潦,无岁不饥;幽瀛川河,频年泛溢。岂是阳九厄会,百六钟期,故以 人事而然,非为运极。昔魏国咸舄,史起哂之;兹地荒芜,臣实为耻。不揆愚瞽, 辄敢陈之。

  计水之凑下,浸润无间,九河通塞,屡有变改,不可一准古法,皆循旧堤。何 者?河决瓠子,梁楚几危;宣防既建,水还旧迹。十数年间,户口丰衍。又决屯氏, 两川分流,东北数郡之地,仅得支存。及下通灵、鸣,水田一路,往昔膏腴,十分 病九,邑居凋离,坟井毁灭。良由水大渠狭,更不开泻,众流壅塞,曲直乘之所致 也。至若量其逶迤,穿凿涓浍,分立堤堨,所在疏通,预决其路,令无停蹙。随其 高下,必得地形,土木参功,务从便省。使地有金堤之坚,水有非常之备。钩连相 注,多置水口,从河入海,远迩径过,泻其墝澙,泄此陂泽。九月农罢,量役计功; 十月昏正,立匠表度。县遣能工,麾画形势;郡发明使,筹察可否。审地推岸,辨 其脉流;树板分崖,练厥从往。别使案检,分剖是非,瞰睇川原,明审通塞。当境 修治,不劳役远,终春自罢,未须久功。即以高下营田,因于水陆,水种秔稻,陆 艺桑麻。必使室有久储,门丰余积。

  其实上叶御灾之方,亦为中古井田之利。即之近事,有可比伦。江淮之南,地 势洿下,云雨阴霖,动弥旬月。遥途远运,惟用舟舻;南亩畬菑,微事耒耜。而众 庶未为馑色,黔首罕有饥颜。岂天德不均,致地偏罚?故是地势异图,有兹丰馁。 臣既乡居水际,目睹荒残,每思郑白,屡想王李。夙宵不寐,言念皇家,愚诚丹款, 实希效力,有心萤爝,乞暂施行。使数州士女,无废耕桑之业;圣世洪恩,有赈饥 荒之士。鄴宰深笑,息自一朝;臣之至诚,申于今日。

  诏曰:“频年水旱为患,黎民阻饥,静言念之,昃不遑食,鉴此事条,深协在 虑。但计画功广,非朝夕可合,宜付外量闻。”事遂施行。楷用功未就,诏还追罢。

  久之,京兆王继为大将军西讨,引楷为司马。还,转后将军、广平太守。后葛 荣转盛,诸将拒击,并皆失利。孝昌初,加楷持节、散骑常侍、光禄大夫、兼尚书 北道行台,寻转军司。未几,分定相二州四郡置殷州,以楷为刺史,加后将军。楷 至州,表曰:“窃惟殷州,地实四冲,居当五裂;西通长山,东渐巨野。顷国路康 宁,四方有截,仍聚奸宄,桴鼓时鸣。况今天长丧乱,妖灾间起。定州逆虏,趑趣 北界;鄴下凶烬,蚕噬腹心。两处犬羊,势足并合,城下之战,匪暮斯朝。臣以不 武,属此屏捍,实思效力,以弱敌强,析骸煮弩,固此忠节。但基趾造创,庶事茫 然,升储尺刃,聊自未有,虽欲竭诚,莫知攸济。谨列所须兵仗,请垂矜许。必当 虎视一方,遏其侵轶,肃清境内,保全所委。”诏付外量,竟无所给。

  葛荣自破章武、广阳二王之后,锋不可当。初,楷将之州,人咸劝留家口,单 身述职。楷曰:“贪人之禄,忧人之事,如一身独往,朝廷谓吾有进退之计,将士 又谁肯为人固志也?”遂合家赴州。三年春,贼势已逼,或劝减小弱以避之,乃遣 第四女、第三兒夜出。既而召僚属共论之,咸曰:“女郎出嫁之女,郎君小未胜兵, 留之无益,去复何损。且使君在城,家口尚多,足固将士之意,窃不足为疑。”楷 曰:“国家岂不知城小力弱也,置吾死地,令吾死耳!一朝送免兒女,将谓吾心不 固。亏忠全爱,臧获耻之,况吾荷国重寄也!”遂命追还。州既新立,了无御备之 具。及贼来攻,楷率力抗拒,强弱势悬,每勒兵士抚厉之,莫不争奋,咸称:“崔 公尚不惜百口,吾等何爱一身!”速战半旬,死者相枕。力竭城陷,楷执节不屈, 贼遂害之,时年五十一。长子士元举茂才,平州录事参军、假征虏将军、防城都督, 随楷之州,州陷,亦战殁。楷兄弟父子,并死王事,朝野伤叹焉。赠使持节、散骑 常侍、镇军将军、定州刺史。永熙中,又特赠侍中、都督冀定相三州诸军事、骠骑 大将军、仪同三司、冀州刺史。

  士元弟士谦、士约,并殁关西。

  士约弟士顺,仪同开府行参军。

  士元息励德,武定中,司徒城局参军。

  史臣曰:郑羲机识明悟,为时所许;懿兄弟风尚,俱有可观,故能并当荣遇, 其济美矣。严祖秽薄,忝其家世。幼儒令问促年,伯猷贿以败业,惜乎!崔辩器业 著闻,位不远到。逸经明行高,籍甚太和之日,德优官薄,仍世恨之。模雄壮之烈, 楷忠贞之操,杀身成义,临难如归。非大丈夫亦何能以若此!

完善
© 2019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