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百零六·草木一(文理木附) 译文

  木   夫子墓木 五柞 白银树 合离树 玉树 豫樟 荔枝木 酒树 娑罗绵树

  刺桐 黄漆树 木兰树 椰子树 菩提树 婆罗树 独梪树 波斯皂荚树

  木龙树 贝多树 没树 槃碧穑波树 齐暾树 通脱木 山桂 五鬣松

  三鬣松 鱼甲松 合掌柏 黄杨木 青杨木 俱那卫 山茶 夏州槐

  赤白柽 楷木 楮 

  文理木 宗庙文木 文木简 古文柱 三字薪 天尊薪 太平木 天王槐 色陵木

  马文木

  木

  夫子墓木  

  鲁曲阜孔子墓上,时多楷木。(出《述异记》)

  又曰:曲阜城有颜回墓,上石柟二株,可三四十围。土人云,颜回手植之木。(出《述异记》)

  五柞  (青梧附说)  

  汉五柞宫,有五柞树,皆连抱,上枝覆荫数十里。宫西有青梧观。观前有三梧桐树。树下有石麒麟二枚,刊其肋为文字。是秦始王骊山墓上物也。头高一丈三尺。东边左脚折,折处有赤如血。父老谓有神。皆含血属筋焉。(出《西京杂记》)

  白银树  

  平原郡高苑城西,晋宁州刺史辟闾允墓,前有白银树二十株。

  合离树  

  终南山多合离树。叶似江离,而红绿相杂。茎皆紫色,气如罗勒。其树直上,百尺无枝。上结藂条,状如车盖,一青一丹,斑驳如锦绣。长安谓之丹青树,亦云华盖树。亦生于熊耳山中。(出《西京杂记》)

  玉树  

  云阳县界,多汉离宫故地。有树似槐而叶细,土人谓之玉树。杨子云《甘泉赋》云:“玉树菁葱。”后左思以为假称珍,盖未详也。(出《国史异纂》)

  豫樟  

  豫樟之为木也,生七年而后可知也。汉武宝鼎二年,立豫樟宫于昆明池中,作豫樟木殿。(出《述异记》)

  荔枝木  

  南海郡多荔枝树。荔枝为名者,以其结实时,枝条弱而蒂牢,不可摘取,以刀斧劙取其枝,故以为名。凡什具以木制者,率皆荔枝。(出《扶南记》)

  酒树  

  顿逊国有酒树,如安石榴。华汁停杯中,数日成酒,美而醉人。《博物志》:“酒树出典逊国,名榐酒。”(出《扶南记》)

  娑罗绵树  

  黎州通望县,有销樟院,在县西一百步。内有天王堂。前古柏树。下有大池。池南有娑罗绵树,三四人连手合抱方匝。先生花而后生叶。其花盛夏方开。谢时不背而堕,宛转至地。其花蕊有绵,谓之娑罗棉。善政郁茂,违时枯凋。古老相传云:是肉齿和尚住持之灵迹也。县界有和尚山和尚庙,皆肉齿也。(出《黎州通望县图经》)

  刺桐  

  苍桐不知所谓,盖南人以桐为苍梧(“梧”原作“桐”,据明抄本、陈校本改),因以名郡。刺桐,南海至福州皆有之,丛生繁茂,不如(“如”原作“知”,据明抄本改)福建。梧州子城外,有三四株,憔悴不荣,未尝见花。反用名郡,亦未喻也。(出《岭南异物志》)

  黄漆树  

  日济国西南海中,有三岛,各相去数十里。其岛出黄漆,似中夏漆树。彼土六月,破树腹,承取汁,以漆器物。若黄金,其光夺目。(出《洽闻记》)

  木兰树  

  七里洲中,有鲁斑刻木兰为舟。舟至今在洲中。诗家所云木兰舟,出于此也。木兰洲(“洲”原作“舟”,据《述异记》改)在浔阳江中,多木兰树。昔吴王阖闾,植木兰于此,用构宫殿也。(出《述异记》)

  椰子树  

  椰子树,亦类海棕。实名椰子,大如瓯盂。外有粗皮,如大腹子;次有硬壳,圆而且坚,厚二三分。有圆好者,即截开头,砂石摩之,去其皴皮,其烂斑锦文,以白金装之,以为水罐子,珍奇可爱。壳中有液数合,如乳,亦可饮之而动气。(原阙出处,今见《岭表录异》)

  菩提树  (自此木下,凡二十三种木,并见《酉阳杂俎》)

  菩提树,出摩伽陁国,在摩诃菩提树寺,盖释迦如来成道时树。一名思惟树。茎干黄白,枝叶青翠,经冬不凋。至佛入灭日,变色凋落。过已还生。此日国王人民,大小作佛事,收叶而归,以为瑞也。树高四百尺,下有银塔,周回绕之。彼国人四时常焚香散化,绕树下作礼。唐贞观中,频遣使往,于寺设供,并施袈裟。至高宗显庆五年,于寺立碑,以纪圣德。此树有梵名二:一曰“宾拨梨婆力义”(明抄本作“力叉”),二曰“阿湿曷咃婆刀义”(明抄本“义”作“叉”)。《西域记》谓之“卑钵(“钵”原作“铨”,据《酉阳杂俎十八》改)罗”。以佛于其下成道,即以道为称,故号“菩提婆刀叉”。汉翻为道树。昔中天无忧王翦伐之,令事大婆罗门,积薪焚焉,炽焰之中,忽生两树。无忧王因忏悔,号灰菩提树。遂周以石垣,至赏设迦王。复掘之,至泉,其根不绝。坑火焚之,溉(“溉”字原阙,据《酉阳杂俎》十八补)以甘蔗汁,欲(“欲”字原阙,据《酉阳杂俎》十八补)其焦烂。后摩揭陁国满胄王,无忧之曾孙也,乃以千牛乳浇之。信宿,树生如旧。更增石垣,高二丈四尺。玄奘至西域,见树出石垣上二丈余。

  婆罗树  

  巴陵有寺,僧房床下,忽生一木,随伐随长。外国僧见曰:“此婆罗也。”元嘉初,出一花如莲。唐天宝初,安西进婆罗枝。状言:“臣所管四镇,有拔汗那,最为密近。木有婆罗树,特为奇绝,不庇凡草,不止恶禽。耸干无惭于松栝,成阴不愧于桃李。近差官拔汗那,使令采得前件树枝二百茎。如得托根长乐,擢颖建章,布叶垂阴,邻月中之丹桂;连枝接影。对天上之白榆。”

  独梪树  

  独梪树。顿丘南有应足山。山上有一树。高十丈余。皮青滑,似流碧。枝干上耸。子若五彩囊,叶如亡子镜。世名之“仙人独梪树”。

  波斯皂荚树  

  波斯皂荚,出波斯国,呼为忽野詹默。拂林呼为阿梨去伐。树长三四丈,围五六尺。叶似拘绿而短小,经寒不凋。不花而实。其荚长二尺,中有隔,隔内各有一子。大如指,赤色,至坚硬。中黑如墨。甜如饴。可啖,亦宜药用。

  木龙树  

  徐之高冢城南,有木龙寺。寺有三层砖(“砖”原作“转”,据明抄本改)塔,高丈余。塔侧生一大树,萦绕至塔顶。枝干交横,上平,容十余人坐。枝杪四向下垂,如百子帐。莫有识此木者。僧呼为龙木。梁武曾遣人图写焉。

  贝多树  

  贝多,出摩伽陀国,长六七丈(“丈”原作“尺”,据明抄本、陈校本改)经冬不凋。此树有三种:一者多罗婆力义(明抄本“义”作“叉”)多。二者多梨婆力义(明抄本“义”作“叉”)贝多,三者部婆力义(明抄本“义”作“叉”)多罗多梨。并书其,。部阇一色。取其皮书之。“贝多”是梵语,汉翻为“叶”。“贝多婆力义”(明抄本义作叉。)者汉言“树叶”也。西域经书,用此三种皮叶。若能保护,亦得五六百年。《嵩山记》称贝多叶似枇杷,并谬。交趾近出贝多枝,材(“材”原作“林”,据明抄本、陈校本改)中第一。

  没树  

  没树,出波斯国。拂林呼为阿縒。长一丈许。皮青白色,叶如槐而长,花似橘而大。子黑色,大如山茱萸,其味酸甜,可食。

  槃碧穑波树  

  槃碧穑波树,出波斯国,亦出拂林国。拂林呼为群汉。树长三丈,围四五尺。叶似细榕,经寒不凋。花似橘,白色。子绿,大如酸枣,其味甜腻,可食。西域人压为油,以涂身,可出风痒。

  齐暾树  

  齐暾树,出波斯国,亦出拂林,呼为齐匫(阳兮反)。树长二三丈。皮青白。花似柚,极芳香。子似杨桃,六月熟。西域人压为油,以煮饼果,如中国之巨胜也。

  通脱木  

  通脱木,如蜱麻。生山侧,花上粉主治恶疮。如空,中有瓤,轻白可爱,女工取以饰物。

  山桂  

  山桂,叶如麻,细花紫色,黄叶簇生。与慎火草出丹阳山中。

  五鬣松  

  松凡言两粒五粒,粒当言鬣。段成式修行里私第大堂前,有五鬣松两株,大才如碗。结实,味与新罗者不别。五鬣松皮不鳞。唐中使仇士良水磑亭子,有两鬣皮不鳞者,又有七鬣者,不知自何而得。俗谓孔雀三鬣松也。松命根,下遇石则偃差,不必千年也。

  三鬣松  

  唐卫公李德裕言,三鬣松与孔雀松别。又云,欲松不长,以石抵其直下根,便偃。(偃字原阙。据明抄本、陈校本补。)不必千年方偃。

  鱼甲松  

  洛中有鱼甲松。

  合掌柏  

  唐太常博士崔石云,汝西有练溪,多异柏。及暮秋,叶敛。俗呼合掌柏。

  黄杨木  

  黄杨木性难长。世重黄杨,以无火。或曰,以水试之,沉则无火。取此木以阴晦,夜无一星,则伐之为枕不裂。

  青杨木  

  青杨木,出峡中。为床,卧之无蚤。

  俱那卫  

  俱那卫,叶如竹,三茎一层,茎端分条如贞桐,花小,类木槲。出桂州。

  山茶  

  山茶似海石榴,出桂州。蜀地亦有。

  夏州槐  

  夏州唯一邮,有槐树数株。盐州或要叶,行牒求之。

  赤白柽  

  赤白柽出凉州,大者无,灰伤人(“灰伤人”原作“炭人以”,据明抄本改)。灰汁煮铜,可以为银。

  楷木  

  蜀中有木类柞。众木荣时,如枯枿。隆冬方荫芽布阴。蜀人呼为楷木。

  楮  

  壳田久废,必生构(“构”字原阙,据明抄本、陈校本补)。叶有瓣。大曰楮,小曰构。

  文理木  (凡八种并见《酉阳杂俎》)

  宗庙文木  

  宗庙地中生赤木,人君礼各得其宜也。

  文木简  

  齐建元初,延陵季子庙,旧有涌井,井北忽有金石声,掘深二丈,得沸泉。泉中得木简,长尺,广一寸二分。隐起字曰:“庐山道士张陵再拜谒。”木坚而白,字色黄。

  古文柱  

  齐建元二年夏,庐陵长溪水冲击山麓崩,长六七尺。下得柱千余根,皆十围,长者一丈,短者八九尺。头题古文,字不可识。江淹以问王俭。俭云:“江东不闲隶书,秦汉时柱也。”

  三字薪  

  齐永明九年,秣陵安时寺,有古树,伐以为薪。木理自然有“法天德”三字。

  天尊薪 

  唐都官员外陈修古言,西川一县,不记名,吏因换狱卒木为薪,有天尊形像存焉。

  太平木  

  异木。唐大历中,成都百姓郭远,因樵,获瑞木一茎。理成字曰:“天下太平”。诏藏于秘阁。

  天王槐  

  长安持国寺,寺门前有槐树数株。金监买一株,令所使巧工解之。及入内回,工言木无他异。金大嗟惋,令胶之。曰:“此不堪矣。但使尔知予工也。”及别理解之,每片一天王,塔戟成就焉。

  色陵木  

  台山有色陵木,理如绫窠。百姓取为枕,呼为色陵枕。

  马文木  

  凤翔知客郭璩,其父曾主作坊。将解一木,其间疑有铁石,锯不可入。遂以新锯,兼焚香祝之,其锯乃行。及破,木文有二马形,一黑一赤,相啮,其口鼻鬃尾,蹄脚筋骨,与生无异。(出《闻奇录》)

完善

勿施小惠伤大体,毋借公道遂私情。

公众号

© 2020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