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素篇

  袁石公云:“长安风雪夜,古庙冷铺中,乞儿丐僧,齁齁如雷吼,而白髭老贵人,拥锦下帷,求一合眼不得。呜呼!松间明月,槛外青山,未常拒人,而人人自拒者何哉?”集素第五。

  田园有真乐,不潇洒终为忙人;诵读有真趣,不玩味终为鄙夫;山水有真赏,不领会终为漫游;吟咏有真得,不解脱终为套语。

  居处寄吾生,但得其地,不在高广;衣服被吾体,但顺其时,不在纨绮;饮食充吾腹,但适其可,不在膏粱;宴乐修吾好,但致其诚,不在浮靡。

  披卷有余闲,留客坐残良夜月;褰帷无别务,呼童耕破远山云。

  琴觞自对,鹿豕为群;任彼世态之炎凉,从他人情之反覆。

  家居苦事物之扰,惟田舍园亭,别是一番活计;焚香煮茗,把酒吟诗,不许胸中生冰炭。

  客寓多风雨之怀,独禅林道院,转添几种生机;染翰挥毫,翻经问偈,肯教眼底逐风尘。

  茅齐独坐茶频煮,七碗后,气爽神清;竹榻斜眠书漫抛,一枕余,心闲梦稳。

  带雨有时种竹,关门无事锄花;拈笔闲删旧句,汲泉几试新茶。

  余尝净一室,置一几,陈几种快意书,放一本旧法帖;古鼎焚香,素麈挥尘,意思小倦,暂休竹榻。饷时而起,则啜苦茗,信手写汉书几行,随意观古画数幅。心目间,觉洒洒灵空,面上俗尘,当亦扑去三寸。

  但看花开落,不言人是非。

  莫恋浮名,梦幻泡影有限;且寻乐事,风花雪月无穷。

  白云在天,明月在地;焚香煮茗,阅偈翻经;俗念都捐,尘心顿尽。

  暑中尝默坐,澄心闭目,作水观久之,觉肌发洒洒,几阁间似有爽气。

  胸中只摆脱一恋字,便十分爽净,十分自在;人生最苦处,只是此心;沾泥带水,明是知得,不能割断耳。

  无事以当贵,早寝以当富,安步以当车,晚食以当肉;此巧于处贫矣。

  三月茶笋初肥,梅风未困;九月莼鲈正美,秫酒新香;胜友晴窗,出古人法书名画,焚香评赏,无过此时。

  高枕邱中,逃名世外,耕稼以输王税,采樵以奉亲颜;新谷既升,田家大洽,肥羜烹以享神,枯鱼燔而召友;蓑笠在户,桔槔空悬,浊酒相命,击缶长歌,野人之乐足矣。

  为市井草莽之臣,早输国课;作泉石烟霞之主,日远俗情。

  覆雨翻云何险也,论人情,只合杜门;吟风弄月忽颓然,全天真,且须对酒。

  春初玉树参差,冰花错落,琼台奇望,恍坐玄圃,罗浮若非;黄昏月下,携琴吟赏,杯酒留连,则暗香浮动,疏影横斜之趣,何能真实际。

  性不堪虚,天渊亦受鸢鱼之扰;心能会境,风尘还结烟霞之娱。

  身外有身,捉麈尾矢口闲谈,真如画饼;窍中有窍,向蒲团回心究竟,方是力田。

  山中有三乐。薜荔可衣,不羡绣裳;蕨薇可食,不贪粱肉;箕踞散发,可以逍遥。

  终南当户,鸡峰如碧笋左簇,退食时秀色纷纷堕盘,山泉绕窗入厨,孤枕梦回,惊闻雨声也。

  世上有一种痴人,所食闲茶冷饭,何名高致。

  桑林麦陇,高下竞秀;风摇碧浪层层,雨过绿云绕绕。雉雊春阳,鸠呼朝雨,竹篱茅舍,闲以红桃白李,燕紫莺黄,寓目色相,自多村家闲逸之想,令人便忘艳俗。

  云生满谷,月照长空,洗足收衣,正是宴安时节。

  眉公居山中,有客问山中何景最奇,曰:“雨后露前,花朝雪夜。”又问何事最奇,曰:“钓因鹤守,果遣猿收。”

  古今我爱陶元亮,乡里人称马少游。

  嗜酒好睡,往往闭门;俯仰进趋,随意所在。

  霜水澄定,凡悬崖峭壁;古木垂萝,与片云纤月;一山映在波中,策杖临之,心境俱清绝。

  亲不抬饭,虽大宾不宰牲;匪直戒奢,侈而可久,亦将免烦劳以安身。

  饥生阳火炼阴精,食饱伤神气不升。

  心苟无事,则息自调;念苟无欲,则中自守。

  文章之妙:语快令人舞,语悲令人泣,语幽令人冷,语怜令人惜,语险令人危,语慎令人密;语怒令人按剑,语激令人投笔,语高令人入云,语低令人下石。

  溪响松声,清听自远;竹冠兰佩,物色俱闲。

  鄙吝一销,白云亦可赠客;渣滓尽化,明月自来照人。

  存心有意无意之间,微云淡河汉;应世不即不离之法,疏雨滴梧桐。

  肝胆相照,欲与天下共分秋月;意气相许,欲与天下共坐春风。

  堂中设木榻四,素屏二,古琴一张,儒道佛书各数卷。乐天既来为主,仰观山,俯听水,傍睨竹树云石,自辰及酉,应接不暇。俄而物诱气和,外适内舒,一宿体宁,再宿心恬,三宿后,颓然嗒然,不知其然而然。

  偶坐蒲团,纸窗上月光渐满,树影参差,所见非空非色;此时虽名衲敲门,山童且勿报也。

  会心处不必在远;翳然林水,便自有濠濮闲想,不觉鸟兽禽鱼,自来亲人。

  茶欲白,墨欲黑;茶欲重,墨欲轻;茶欲新,墨欲陈。

  馥喷五木之香,色冷冰蚕之锦。

  筑风台以思避,构仙阁而入圆。

  客过草堂问:“何感慨而甘栖遯?”余倦于对,但拈古句答曰:“得闲多事外,知足少年中。”问:“是何功课?”曰:“种花春扫雪,看箓夜焚香。”问:“是何利养?”曰:“砚田无恶岁,酒国有长春。”问:“是何还往?”曰:“有客来相访,通名是伏羲。”

  山居胜于城市,盖有八德:不责苛礼,不见生客,不混酒肉,不竞田产,不闻炎凉,不闹曲直,不微文逋,不谈士籍。

  采茶欲精,藏茶欲燥,烹茶欲洁。

  茶见日而味夺,墨见日而色灰。

  磨墨如病儿,把笔如壮夫。

  园中不能辨奇花异石,惟一片树阴,半庭藓迹,差可会心忘形。友来或促膝剧论,或鼓掌欢笑,或彼谈我听,或彼默我喧,而宾主两忘。

  尘缘割断,烦恼从何处安身;世虑潜消,清虚向此中立脚。

  檐前绿蕉黄葵,老少叶,鸡冠花,布满阶砌。移榻对之,或枕石高眠,或捉尘清话。门外车马之尘滚滚,了不相关。

  夜寒坐小室中,拥炉闲话。渴则敲冰煮茗;饥则拨火煨芋。

  阿衡五就,那如莘野躬耕;诸葛七擒,争似南阳抱膝。

  饭后黑甜,日中薄醉,别是洞天;茶铛酒臼,轻案绳床,寻常福地。

  翠竹碧梧,高僧对奕;苍苔红叶,童子煎茶。

  久坐神疲,焚香仰卧;偶得佳句,即令毛颖君就枕掌记,不则展转失去。

  和雪嚼梅花,羡道人之铁脚;烧丹染香履,称先生之醉吟。

  灯下玩花,帘内看月,雨后观景,醉里题诗,梦中闻书声,皆有别趣。

  王思远扫客坐留,不若杜门;孙仲益浮白俗谈,足当洗耳。

  铁笛吹残,长啸数声,空山答响;胡麻饭罢,高眠一觉,茂树屯阴。

  编茅为屋,叠石为阶,何处风尘可到;据梧而吟,烹茶而语,此中幽兴偏长。

  皂囊白简,被人描尽半生;黄帽青鞋,任我逍遥一世。

  清闲之人不可惰其四肢,又须以闲人做闲事:临古人帖,温昔年书;拂几微尘,洗砚宿墨;灌园中花,扫林中叶。觉体少倦,放身匡床上,暂息半晌可也。

  待客当洁不当侈,无论不能继,亦非所以惜福。

  葆真莫如少思,寡过莫如省事;善应莫如收心,解谬莫如澹志。

  世味浓,不求忙而忙自至;世味淡,不偷闲而闲自来。

  盘餐一菜,永绝腥膻,饭僧宴客,何烦六甲行厨;茆屋三楹,仅蔽风雨,扫地焚香,安用数童缚帚。

  以俭胜贫,贫忘;以施代侈,侈化;以省去累,累消;以逆炼心,心定。

  净几明窗,一轴画,一囊琴,一只鹤,一瓯茶,一炉香,一部法帖;小园幽径,几丛花,几群鸟,几区亭,几拳石,几池水,几片闲云。

  花前无烛,松叶堪燃;石畔欲眠,琴囊可枕。

  流年不复记,但见花开为春,花落为秋;终岁无所营,惟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脱巾露项,斑文竹箨之冠;倚枕焚香,半臂华山之服。

  谷雨前后,为和凝汤社,双井白茅,湖州紫笋,扫臼涤铛,征泉选火。以王濛为品司,卢仝为执权,李赞皇为博士,陆鸿渐为都统。聊消渴吻,敢讳水淫,差取婴汤,以供茗战。

  窗前落月,户外垂萝;石畔草根,桥头树影;可立可卧,可坐可吟。

  亵狎易契,日流于放荡;庄厉难亲,日进于规矩。

  甜苦备尝,好丢手,世味浑如嚼蜡;生死事大,急回头,年光疾于跳丸。

  若富贵,由我力取,则造物无权;若毁誉,随人脚根,则谗夫得志。

  清事不可着迹。若衣冠必求奇古,器用必求精良,饮食必求异巧,此乃清中之浊,吾以为清事之一蠹。

  吾之一身,常有少不同壮,壮不同老;吾之身后,焉有子能肖父,孙能肖祖?如此期,必属妄想,所可尽者,惟留好样与儿孙而已。

  若想钱,而钱来,何故不想;若愁米,而米至,人固当愁。晓起依旧贫穷,夜来徒多烦恼。

  半窗一几,远兴闲思,天地何其寥阔也;清晨端起,亭午高眠,胸襟何其洗涤也。

  行合道义,不卜自吉;行悖道义,纵卜亦凶。人当自卜,不必问卜。

  奔走于权幸之门,自视不胜其荣,人窃以为辱;经营于利名之场,操心不胜其苦,己反以为乐。

  宇宙以来有治世法,有傲世法,有维世法,有出世法,有垂世法。唐虞垂衣,商周秉钺,是谓治世;巢父洗耳,褒公瞠目,是谓傲世;首阳轻周,桐江重汉,是谓维世;青牛度关,白鹤翔云,是谓出世;若乃鲁儒一人,邹传七篇,始谓垂世。

  书室中修行法:心闲手懒,则观法帖,以其可逐字放置也;手闲心懒,则治迂事,以其可作可止也;心手俱闲,则写字作诗文,以其可以兼济也;心手俱懒,则坐睡,以其不强役于神也;心不甚定,宜看诗及杂短故事,以其易于见意不滞于久也;心闲无事,宜看长篇文字,或经注,或史传,或古人文集,此又甚宜于风雨之际及寒夜也。又曰:“手冗心闲则思,心冗手闲则卧,心手俱闲,则著作书字,心手俱冗,则思早毕其事,以宁吾神。”

  片时清畅,即享片时;半景幽雅,即娱半景;不必更起姑待之心。

  一室经行,贤于九衢奔走;六时礼佛,清于五夜朝天。

  会意不求多,数幅晴光摩诘画;知心能有几,百篇野趣少陵诗。

  醇醪百斛,不如一味太和之汤;良药千包,不如一服清凉之散。

  闲暇时,取古人快意文章,朗朗读之,则心神超逸,须眉开张。

  修净土者,自净其心,方寸居然莲界;学禅坐者,达禅之理,大地尽作蒲团。

  衡门之下,有琴有书,载弹载咏,爰得我娱;岂无他好,乐是幽居。   朝为灌园,夕偃蓬庐。

  因葺旧庐,疏渠引泉,周以花木,日哦其间;故人过逢,瀹茗奕棋,杯酒淋浪,殆非尘中物也。

  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

  闲居之趣,快活有五。不与交接,免拜送之礼,一也;终日可观书鼓琴,二也;睡起随意,无有拘碍,三也;不闻炎凉嚣杂,四也;能课子耕读,五也。

  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独卧林泉,旷然自适,无利无营,少思寡欲,修身出世法也。

完善

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公众号

© 2021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