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唐·列传七 译文

  康君立,蔚州兴唐人,世为边豪。乾符中,为云州牙校,事防御使段文楚。时 群盗起河南,天下将乱,代北仍岁阻饥,诸部豪杰,咸有啸聚邀功之志。会文楚稍 削军人储给,戍兵咨怨。君立与薛铁山、程怀信、王行审、李存璋等谋曰:“段公 懦人,难与共事。方今四方云扰,武威不振,丈夫不能于此时立功立事,非人豪也。 吾等虽权系部众,然以雄劲闻于时者,莫若沙陀部,复又李振武父子勇冠诸军,吾 等合势推之,则代北之地,旬月可定,功名富贵,事无不济也。”君立等乃夜谒武 皇言曰:“方今天下大乱,天子付将臣以边事,岁偶饥荒,便削储给,我等边人, 焉能守死!公家父子,素以威惠及五部,当共除虐帅,以谢边人,孰敢异议者!” 武皇曰:“明天子在上,举事当有朝典,公等勿轻议。予家尊远在振武,万一相迫, 俟予禀命。”君立等曰;“事机已泄,迟则变生,曷俟千里咨禀!”众因聚噪,拥 武皇。比及云州,众且万人,师营斗鸡台,城中械文楚以应武皇之军。既收城,推 武皇为大同军防御留后。众状以闻,朝廷不悦,诏征兵来讨。俄而献祖失振武,武 皇失云州。朝廷命招讨使李钧、幽州李可举加兵于武皇,攻武皇于蔚州。君立从击 可举之师屡捷,及献祖入达靼,君立保感义军,武皇授雁门节度,以君立为左都押 牙,从入关,逐黄孽,收长安。武皇还镇太原,授检校工部尚书、先锋军使,

  文德初,李罕之既失河阳,来归于武皇,且求援焉,乃以君立充南面招讨使, 李存孝副之,帅师二万,助罕之攻取河阳。三月,与汴将丁会、牛存节战于沇河。 临阵之次,骑将安休休叛入汴军,君立引退。八月,授汾州刺史。大顺元年,潞州 小校安居受反,武皇遣君立讨平之,授检校左仆射、昭义节度使。自武皇之师连岁 略地于邢、洺,攻孟方立,君立常率泽潞之师以为掎角。

  景福初,检校司徒,食邑千户。二年,李存孝据邢州叛,武皇命君立讨之,以 功加检校太保。乾宁初,存孝平,班师。存孝既死,武皇深惜之,怒诸将无解愠者。 初,李存信与存孝不叶,屡相倾夺,而君立素与存信善。九月,君立至太原,武皇 会诸将酒博,因语及存孝事,流涕不已。时君立以一言忤旨,武皇赐鸩而殂,时年 四十八。明宗即位,以念旧之故,诏赠太傅。

  薛志勤,蔚州奉诚人,小字铁山。初为献祖帐中亲信,乾符中,与康君立共推 武皇定云州,以功授右牙都校;从入达靼,武皇授节雁门,志勤领代北军使;从入 关,收京城,以功授检校工部尚书、河东右都押牙、先锋右军使。从武皇救陈、许, 平黄巢。武皇遇难于上源驿,汴将杨彦洪连车树栅,遮绝巷陌,时骑从皆醉,宴席 既阑,汴军四面攻传舍。志勤虓勇冠绝,复酒胆激壮,因独登驿楼大呼曰:“硃仆 射负恩无行,邀我司空图之,吾三百人足以济事!”因弯弧发射,矢无虚发,汴人 毙者数十。志勤私谓武皇曰:“事急矣,如至五鼓,吾属无遗类矣,可速行!”因 扶武皇而去。雷雨暴猛,汴人扼桥,志勤以其属血战击败之,得侍武皇还营,由是 恩顾益厚。大顺初,张浚以天子之师来侵太原。十月,大军入阴地,志勤与李承嗣 率骑三千抗之,败韩建之军于蒙坑,进收晋、绛,以功授忻州刺史。二年,从讨镇 州,收天长、临城,志勤皆先登陷阵,勇敢无前。王晖据云州叛,讨平之,以志勤 为大同军防御使、检校司空。乾宁初,代康君立为昭义节度使。光化元年十二月, 以疾卒于潞,时年六十二。

  史建瑭,字国宝。父敬思,雁门人,仕郡至牙校。武皇节制雁门,敬思为九府 都督,从入关,定京师。及镇太原,为裨将。中和四年,从援陈、许,为前锋,败 黄巢于汴上,追贼至徐、兗,常将骑挺身酣战,勇冠诸军。是时,天下之师云集, 军中无不推伏。六月,卫从武皇入汴州,舍于上源驿,是夕,为汴人所攻,敬思方 大醉,因蹶然而兴,操弓与汴人斗,矢不虚发,汴人死者数百。夜分冒雨方达汴桥, 左右扶武皇决围而去。敬思后拒,血战而殁。武皇还营,知失敬思,流涕久之。

  建瑭以父廕少仕军门。光化中,典昭德军。与李嗣昭攻汾州,率先登城,擒叛 将李瑭以献,授检校工部尚书。李思安之围上党也,建瑭为前锋,与总管周德威赴 援。时汴人夹城深固,援路断绝,建瑭日引精骑,设伏擒生,夜犯汴营,驱斩千计, 敌人不敢刍牧。汴将王景仁营于柏乡,建瑭与周德威先出井陉。高邑之战,日已晡 晚,汴军有归志,建瑭督部落精骑先陷其阵,夹攻魏、滑之间,遂长驱追击。夜入 柏乡,俘斩数千计,论功加检校左仆射。师还,留戍赵州。汴将氏延赏数犯赵之南 鄙,建瑭设伏柏乡,获延赏,献之。

  九年,梁祖亲攻蓚县。时王师并攻幽州,声言汴军五十万,将寇镇、定。都将 符存审谓建瑭曰:“梁军倘以五十万来,我等何以待之?”裨将赵行实曰:“走入 土门为上策。”存审曰:“事未可知,但老贼在东,别将西来,尚可徐图。”不旬 日,杨师厚围枣强,贺德伦围蓚县,梁祖自至,攻城甚急。存审曰:“吾王方事北 面,南鄙之事,付我等数人。今西道无兵,坐滋贼势。何以为谋。老贼若不下蓚、 阜,必西攻深、冀,与公等料阅骑军,侦视贼势。”乃选精骑八百趋信都,存审扼 下博桥,建瑭与李嗣肱分道擒生。建瑭乃分麾下三百骑为五军,自将一军深入,各 命俘掠梁军之刍牧者还,会下博桥。翼日,诸军皆至,获刍牧者数百人,聚而杀之, 缓数十人,令其逸去,各曰:“沙陀军大至矣!”梁军震恐。明日,建瑭、嗣肱为 梁军服色,与刍牧者相杂,晡晚,及贺德伦寨门,杀守门者,纵火大噪,俘斩而去。 是夜,梁祖烧营而遁,比至贝州,迷失道咯,委弃兵仗,不可胜计。

  十二年,魏博归款,建瑭与符存审前军屯魏县。十三年,败刘鄩于元城,收澶 州,以建瑭为刺史、检校司空、外衙骑军都将。寻历贝、相二州刺史,屯于德胜。 十八年,与阎宝讨张文礼,为马军都将。八月,收赵州,获刺史王钅延。进逼镇州, 为流矢所中,卒于军,时年四十六。

  李承嗣,代州雁门人。父佐方。承嗣少仕郡,补右职。中和二年,从武皇讨贼 关辅,为前锋。王师之攻华阴,黄巢令伪客省使王汀会军机于黄揆,承嗣擒之以献。 贼平,以功授汾州司马,改榆次镇将。光启初,从讨蔡贼于陈、许。上源之难,遣 承嗣奉表行在,陈诉其事。观军容田令孜馆而慰谕,令达情于武皇,姑务叶和,仍 授以左散骑常侍。硃玫之乱,遣承嗣率军万人援鄜州,至渭桥迎扈车驾。王行瑜既 杀硃玫,承嗣会鄜、夏之师入定京城,获伪相裴彻、郑昌图,函送硃玫、襄王首献 于行在。驾还宫,赐号迎銮功臣、检校工部尚书、守岚州刺史,赐犒军钱二万贯。

  时车驾初还,三辅多盗,承嗣按兵警御,辇毂乂安。及还屯于鄜,留别将马嘉 福五百骑宿卫。孟方立之袭辽州也,武皇遣承嗣设伏于榆社以待之。邢人既至,承 嗣发伏,击其归兵,大败之,获其将奚忠信,以功授洺州刺史。及张浚之加兵于太 原也,时凤翔军营霍邑,承嗣率一军攻之,岐人夜遁,追击至赵城,合大军攻平阳, 旬有三日而拔。师还,改教练使、检校司徒。

  乾宁二年,兗、郓为汴人所攻,势渐危蹙,遣使乞师于武皇;武皇遣承嗣率三 千骑假道于魏,渡河援之。时李存信屯于莘县,既而罗宏信背盟,掩击王师,因兹 隔绝。及瑄、瑾失守,承嗣与硃瑾、史俨同入淮南。承嗣、史俨皆骁将也,淮人得 之,军声大振。十国春秋·吴列传》:太祖署为淮南行军副使。武皇深惜之,如失 左右手,乃遣赵岳间道使于淮南,请归承嗣等;杨行密许之,遣使陈令存修好于武 皇。其年九月,汴将庞师古、葛从周出师,将收淮南,硃瑾率淮南军三万,与承嗣 设伏于清口,大败汴人,生获庞师古。行密嘉其雄才,留而不遣,仍奏授检校太尉, 领镇海军节度使。天绑九年,淮人闻庄宗有柏乡之捷,乃以承嗣为楚州节度使,以 张犄角。十七年七月,卒于楚州,时年五十五。

  史俨,代州雁门人。以便骑射给事于武皇。为帐中亲将,骁果绝众,善擒生设 伏,望尘揣敌,所向皆捷。自武皇入定三辅,诛黄巢,每出师皆从。乾宁中,从讨 王行瑜,师次渭北,遣俨率五百骑护驾石门。时京城大扰,士庶多散布南山。俨分 骑警卫,比驾还京,盗贼不作,以功授检校右散骑常侍,屯于三桥者累月,昭宗宠 锡优异。明年,与李承嗣率骑渡河援兗、郓。时汴军雄盛,自青、徐、兗、郓,栅 垒相望。俨与骑将安福顺等,每以数千骑直犯营垒,左俘右斩,汴军为之披靡。及 硃瑾失守,与李承嗣等奔淮南。淮人比善水军,不闲骑射,既得俨等,军声大振, 寻挫汴军于清口。其后并钟传,擒杜洪,削钱镠,成行密之霸迹者,皆俨与承嗣之 力也。淮人馆遇甚厚,妻孥第舍必推其甲,故俨等尽其死力。《十国春秋》云:俨 累官滁州刺史。天祐十三年,卒于广陵。

  盖寓,蔚州人。祖祚,父庆,世为州之牙将。武皇起云中,寓与康君立等推毂 佐佑之,因为腹心。武皇节制雁门,署职为都押牙,领岚州刺史。洎移镇太原,改 左都押牙、检校左仆射。武皇与之决事,言无不从,凡出征伐,靡不卫从。《通鉴》: 光启二年,驾幸兴元,大将盖寓说克用曰:“銮舆播迁,天下皆归咎于我,今不诛 硃玫,黜李煴,无以自湔洗。”克用从之。又,《通鉴考异》引《纪年录》云:伪 使至太原,太祖诘其事状,曰:“皆硃玫所为。”将斩之以徇,大将盖寓等言云云。 太祖燔伪诏,械其使,驰檄喻诸镇曰:“今月二十日,得襄王伪诏及硃玫文字,云: ‘田令孜胁迁銮驾,播越梁、洋,行至半涂,六军变扰,遂至苍皇而晏驾,不知弑 逆者何人。永念丕基不可无主,昨四镇籓后推朕纂承,已于正殿受册毕,改元大赦 者。’李煴出自赘疣,名污籓邸,智昏菽麦,识昧机权。李符掳之以塞辞,硃玫卖 之以为利。吕不韦之奇货,可见奸邪;萧世诚之土囊,期于匪夕。近者,当道径差 健步,奉表起居,行朝现驻巴、梁,宿卫比无骚动。而硃玫胁其孤騃,自号台衡, 敢首乱阶,明言晏驾,荧惑籓镇,凌弱庙朝”云云。乾宁二年,从入关讨王行瑜, 特授检校太保、开国侯,令邑一千户,领容管观察经略使。光化初,车驾还京,授 检校太傅,封成阳郡公。

  寓性通黠,多智数,善揣人主情。武皇性严急,左右难事,无委遇者,小有违 忤,即置于法,惟寓承颜希旨,规其趋向,婉辞顺意,以尽参裨。武皇或暴怒将吏, 事将不测,寓欲救止,必佯佐其怒以责之,武皇怡然释之。有所谏诤,必征近事以 为喻,自武皇镇抚太原,最推亲信,中外将吏,无不景附,朝廷籓邻,信使结托, 先及武皇,次入寓门;既总军中大柄,其名振主,梁祖亦使奸人离间,暴扬于天下, 言盖寓已代李,闻者寒心,武皇略无疑间。初,武皇既平王行瑜,还师渭北,暴雨 六十日,诸将或请入觐,且云:“天颜咫尺,安得不行觐礼。”武皇意未决,寓白 曰:“车驾自石门还京,寝未安席,比为行瑜兄弟惊骇乘舆,今京师未宁,奸宄流 议,大王移兵渡渭,必恐复动宸情。君臣始终,不必朝觐,但归籓守,姑务勤王, 是忠臣之道也。”武皇笑曰:“盖寓尚阻吾入觐,况天下人哉!”即日班师。天祐 二年三月,寓病笃,武皇日幸其第,手赐药饵。初,寓家每事珍膳,穷极海陆,精 于府馔,武后非寓家年献不食,每幸寓第,其往如归,恩宠之洽,时我与比;及其 卒也,哭之弥恸。庄宗即位,追赠太师。

  伊广,字言,原本阙一字。元和中右仆射慎之后。广,中和末除授忻州刺史。 遇天下大乱,乃委质于武皇。广襟情洒落,善占对,累历右职,授汾州刺史。时武 皇主盟,诸侯景附,军机缔结,聘遗旁午,广奉使称旨,累迁至检校司徒。乾宁四 年,从征刘仁恭,武皇之师不利于成安寨,广殁于贼。

  有女为庄宗淑妃。子承俊,历贝、辽二州刺史。

  李承勋者,与广同为牙将,善于奉使,名闻军中。承勋累迁至太原少尹。刘守 光之僭号也,庄宗遣承勋往使,问其衅端。承勋至幽州,见守光,如籓方聘问之礼。 谒者曰:“燕王为帝矣,可行朝礼。”承勋曰:“吾大国使人,太原亚尹,是唐帝 除授,燕主自可臣其部人,安可臣我哉!”守光闻之不悦,拘留于狱,数日而出, 诘之曰:“臣我乎?”承勋曰:“燕君能臣我王,则我臣之;吾有死而已,安敢辱 命!”会王师讨守光,承勋竟殁于燕。

  史敬镕,太原人。事武皇为帐中纲纪,甚亲任之。庄宗初嗣晋王位,李克宁阴 构异图,将害庄宗,事发有日矣,克宁密引敬镕,以邪谋谕之。既而敬镕白,贞简 太后惶骇,召张承业、李存璋等图之。克宁等伏诛,以功累历郡。同光初,为华州 节度使,移镇安州。天成中,入为金吾上将军。期年,复授邓州,至镇数月卒。赠 太尉。

完善

吹笳暮归野帐,雪压青毡。

扫码关注公众号,精选古语每日推送。

© 2020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