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枢·师传原文 原文

  黄帝曰:余闻先师,有所心藏,弗著于方,余愿闻而藏之,则而行之,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无病,上下和亲,德泽下流,子孙无优,传于后世,无有终时。可得闻乎?

  岐伯曰:远乎哉问也!夫治民与自治,治彼与治此,治小与治大,治国与治家,未有逆而能治之也,夫惟顺而已矣。顺者,非独阴阳脉论气之逆顺也,百姓人民皆欲顺其志也。

  黄帝曰:顺之奈何?

  岐伯曰:入国问俗,入家问讳,上堂问礼,临病人问所便。

  黄帝曰:便病人奈何?

  岐伯曰:夫中热消瘅,则便寒。寒中之属,则便热。胃中热,则消谷,令人悬心善饥,脐以上皮热。肠中热,则出黄如糜,脐以下皮寒。胃中寒,则腹胀。肠中寒,则肠鸣飧泄。胃中寒,肠中热,则胀而且泄。胃中热,肠中寒,则疾饥,小腹痛胀。

  黄帝曰:胃欲寒饮,肠欲热饮,两者相逆,便之奈何?且夫王公大人血食之君,骄恣从欲,轻人而无能禁之,禁之则逆其志,顺之则加其病,便之奈何?治之何先?

  岐伯曰:人之情,莫不恶死而乐生,告之以其败,语之以其善,导之以其所便,开之以其所苦,虽有无道之人,恶有不听者乎?

  黄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春夏先治其标,后治其本;秋冬先治其本,后治其标。

  黄帝曰:便其相逆者奈何?

  岐伯曰:便此者,食饮衣服,亦欲适寒温,寒无凄怆,暑无出汗。食饮者,热无灼灼,寒无沧沧。寒温中适,故气将持,乃不致邪僻也。

  黄帝曰:《本藏》以身形肢节䐃肉,候五脏六腑之大小焉。今夫王公大人、临朝即位之君而问焉,谁可扪循之而后答乎?

  岐伯曰:身形肢节者,脏腑之盖也,非面部之阅也。

  黄帝曰:五脏之气,阅于面者,余已知之矣,以肢节知而阅之,奈何?

  岐伯曰:五脏六腑者,肺为之盖,巨肩陷咽,候见其外。

  黄帝曰:善。

  岐伯曰:五脏六腑,心为之主,缺盆为之道,䯏骨有余,以候𩩲骬。

  黄帝曰:善。

  岐伯曰:肝者主为将,使之候外,欲知坚固,视目小大。

  黄帝曰:善。

  岐伯曰:脾者主为卫,使之迎粮,视唇舌好恶,以知吉凶。

  黄帝曰:善。

  岐伯曰:肾者主为外,使之远听,视耳好恶,以知其性。

  黄帝曰:善。愿闻六腑之候。

  岐伯曰:六腑者,胃为之海,广骸、大颈、张胸,五谷乃容。鼻隧以长,以候大肠。唇厚、人中长,以候小肠。目下果大,其胆乃横。鼻孔在外,膀胱漏泄。鼻柱中央起,三焦乃约,此所以候六腑者也。上下三等,脏安且良矣。

完善

奸邪之辈,即平地亦起风波,岂知神鬼有灵,不肯听其颠倒。

公众号

© 2020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