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戏部

  子犹曰:迂士主文而讳戏,俗士逐戏而离文。其能以文为戏者,必才士也。尼父之戏也以俎豆,邓艾之戏也以战阵,晦翁之戏也以八卦,何独文人而不然?且夫视文如戏,则文之兴益豪;而虽戏必文,则戏之途亦窄,或亦砭迂针俗之一助云尔。集《文戏》第二十七。

  成语诗

  林观过年七岁,嬉游市中,以鬻诗自命。或戏令咏泄气,云:“视之不见名曰希,听之不闻名曰夷。不啻若是其口出,人皆掩鼻而过之。”

  改《观音经》语

  《观音经》云:“咒诅诸毒药,所欲害身者,念彼观音力,还着于本人。”东坡居士曰:“观音慈悲,若说还着本人,岂其心哉?”乃改云:“念彼观音力,两家都没事。”

  坡语虽趣,然非所以止咒也。经之意深,坡之意浅。

  改苏诗

  苏诗:“无事此静坐,一日似两日。若活七十年,便是一百四。”近有任达者更之曰:“无事此游戏,一日似三日。若活七十年,便是二百一。”

  子犹尝反其诗云:“多事此劳扰,一日如一刻。便活九十九,凑不上一日。”

  旧律易字

  广东二贡士争名,至相殴。友人用旧诗更易诮之曰:“南北斋生多发颠,春来争榜各纷然。网巾扯作黑蝴蝶,头发染成红杜鹃。日落二人眠阁上,夜归朋友笑灯前。人生有打须当打,一棒何曾到九泉。”

  旧绝句易字

  元微之贬江陵,过襄阳,夜召名妓剧饮。将别,作诗云:“花枝临水复临堤,也照清江也照泥,寄语东风好抬举,夜来曾有凤凰栖。”宋谢师厚作襄倅,闻营妓与二胥相好,此妓乞书扇,遂用元诗改末句云:“夜来曾有老鸦栖。”

  南昌张相公、兰溪赵相公,皆与张江陵相左。由翰林谪州同后屡迁,俱于辛卯入内阁。太仓王元驭当国,以诗戏之曰:“龙楼凤阁城九重,新筑沙堤拜相公。我贵我荣君莫羡,十年前是两州同。”

  《西堂纪闻》云:“昨夜阴山贼吼风,帐中惊起黑髯翁,平明不待全师出,连把金鞭打铁骢。”此诗不知谁作,颇为边人传诵。有张师雄者,居洛中,好以甘言媚人,洛人呼为“蜜翁翁”。会官塞上,一夕传虏犯边,师雄仓惶震恐,衣皮裘两重伏土窟中。秦人呼土窟为土空。有人改前诗以嘲之曰:“昨夜阴山贼吼风,帐中惊起蜜翁翁。平明不待全师出,连着皮裘入土空。”

  用旧诗句

  杭有一妇,夫死,未终七即嫁,被讼于官,凂金编修为居间。临审时,金佯问问官云:“此辈何事?”官曰:“丈夫身死未终七,嫁与对门王卖笔。”金曰:“月移花影上阑干,春色恼人眠不得。”官笑而从末减。

  改用旧诗句

  方于鲁,徽人,用造墨起家,多荐绅交。有长安贵人寄兰州绒与方,时夏四月矣,方急制为衣服之,以夸示宾客。或作诗嘲之曰:“爱杀兰州【革乞】鞑绒,寄来春后趱裁缝。寒回死等桃花雪,暖透生憎柳絮风。忽地出神挦细脚,有时得意挺高胸。寻常一样方于鲁,才着绒衣便不同。”或云此诗汪南溟作也。

  太仓户富人宴客,王元美与焉。馔有臭鳖及生梨子。元美曰:“世上万般愁苦事,无过死鳖与生梨。”坐客大噱。

  缩字诗

  石曼卿登第,有人讼科场,覆考落者数人,曼卿在焉。方与同年期集,使至,追所赐敕牒。余人皆泣而起,独曼卿笑语终席。次日,放黜者受三班借职。曼卿作诗曰:“无才且作三班借,请俸争如录事参。从此免称乡贡进,且须走马东西南。”

  歇后诗

  有时少湾者,延师师不尽礼,致其师争竞而散,或用果语赋歇后诗嘲之曰:“少湾主人吉日良时,束修且是爷多娘少。身材好象夜叉小鬼,心地犹如短剑长枪。三杯晚酌金生丽水,两碗晨餐周发商汤。年终算账索筵席《百家姓》有索咸席赖句,劈拍之声一顿相打。”

  相传嘲监生诗云:“革车买得截然高大帽,周子窗前满腹包草。有朝一日高曾祖考,焕乎其有文章没分毫。”

  云间求忠书院,为方正学建也。一日院观风,有儒童告考,张郡侯命学博往书院试之,缄二题,一曰“人力所通”,一曰“鼻之于臭也”。时人为之语曰:“贡院求忠书,监场方孝孺,。不见人力所,但闻鼻之于。”

  《千文》歇后诗

  《启颜录》:唐封抱一任栎阳尉,有客过之,面黄身短,又患眼及鼻塞。抱一用《千字文》语嘲之曰;“面作天地玄,鼻有雁门紫。既无左达承,何劳罔谈彼?”

  袁景文凯初甚贫,尝馆授一富家。景文性疏放,师道颇不立,未几辞归。其家别延陈文东璧。阵惩前事,待子弟甚严,然无他长,但善书耳。一日景文来访,文东适出,因大书其案云:“去年先生靡恃己,今年先生罔谈彼。若无几个始制文,如何教得犹子比。”

  诸理斋诗

  凤林夏五,名景倩,延师周四维训子。以不称,欲再延。妻曰:“何为又增人口?”夫不从,又延罗成吾。时诸理斋亦馆于夏,戏曰:“夏五本是五,增口便成吾。四维尚未去,如何又请罗?”又夏五甚短,妻极长,每同立,仅齐妻乳。理斋作歇后语谑曰:“夏五官人罔谈彼,夏五娘子靡侍己。有时堂前相遇见,刚刚撞着果珍李。”

  广文嘲语

  广文先生之贫,自古记之。近日士风日趋于薄。有某学先生者,人馈之肉,乃瘟猪也。先生嘲之曰:“秀才送礼,言之可羞。瘦肉一方,尧舜其犹。”又有以铜银为贽者,又嘲之曰:“薄俗送礼,不过五分,启封视之,尧舜与人。”或作破云;“时官之责门人也,言必称尧舜焉。”

  缩脚诗

  旧有赋阙唇者云:“多闻疑,多见殆,吾犹及史之,君子于其所不知。”盖四语皆出《四书》,皆隐“阙”字,而末句尤奇。吴江一老翁,貌似土地,沈宁庵吏部亦用此体赋云:“入疆辟,入疆芜,诸侯之宝三,狄人之所欲者吾。”又吴中有顾秀才名达者,不学而狂。同学者嘲之云:“在邦必,在家必,小人下,不成章不。”并堪伯仲。

  贯酸裔解大绅

  钱塘有数衣冠士人游虎跑泉,饮间赋诗,以“泉”字为韵。中一人但哦“泉,泉,泉”,久不能就。忽一叟曳杖而至,问其故,应声臼:“泉,泉,泉,乱迸珍珠个个圆。玉斧砍开顽石髓,金钩搭出老龙涎。”众惊问曰:“公非贯酸斋乎?”曰:“然,然,然。”遂邀同饮,尽醉而去。

  寿春道士以小像乞解学士题咏。解作大书“贼,贼,贼”。道士愕然。续云:“有影无形拿不得。只因偷却吕仙丹,而今反作蓬莱客。”

  十七字诗

  正德间,有无赖子好作十七字诗,触目成咏。时天旱,府守祈雨未诚,神无感应。其人作诗嘲之曰:“太守出祷雨,万民皆喜悦。昨夜推窗看,见月!”守知,令人捕至,曰:“汝善作十七字诗耶?试再吟之,佳则释尔。”即以别号“西坡”命题。其人应声曰:“古人号东坡,今人号西坡。若将两人较,差多。”守大怒,责之十八。其人又吟曰:“作诗十七字,被责一十八。若上万言书,打杀!”守亦哂而逐之。

  一说:守坐以诽谤律,发配郧阳。其母舅送之,相持而泣。泣止,曰:“吾又有诗矣:发配在郧阳,见舅如见娘。两人齐下泪,三行。”盖舅乃眇一目者也。

  吴、翟戏笔

  霍山进士吴兰高才玩世,以主事居乡。乡富人持大士像索赞。赞曰:“一个好奶奶,世间那里有。左边一只鸡,右边一瓶酒。只怕苍蝇来,插上一枝柳。”又有持寿星图求题,图有长松、明月、玄鹤、白鹿、灵龟。吴题云:“一枝松遮半边月,一只黄狗带着雪。若无老翁持杖赶,老鹰飞来抓去鳖。”

  翟永龄偶过靖江,人咸以相公称之。时有一吏在坐,亦称相公。翟意谓人不加敬。后有出扇求诗者,此吏捉笔竟题于前。次至永龄,故为不能之状,题曰:“山不山,水不水,一片板上两个鬼。扇景:一船二人。一吹笛,一摇橹。一个吹火通,一个舒火腿。吓得鸡婆,飞上天去。扇上画雁。世间名画见千万,不知此画出何许。”询知海槎,众人甚赧。

  二苏诗

  东坡夜宿曹溪,读《传灯录》,灯花堕卷上,烧一僧字,即以笔记于窗间,曰:“山堂夜沉寂,灯下读传灯。不觉灯花落,荼毗一个僧。”

  苏子由见白足妇洗衣,作诗嘲佛印云:“玉箸插银河,红裙蘸绿波。再行三五步,浸入老僧窠。”

  七十新郎

  王稚宜七十娶妾。许高阳嘲曰:“七十作新郎,残花入洞房。聚犹秋燕子,健亦病鸳鸯。戏水全无力,衔泥不上梁。空烦神女意,为雨傍高唐。”

  骂孟诗

  李太伯贤而有文章,素不喜佛,不喜孟子,好饮酒。一日有达官送酒数斗,太伯家酿亦熟。一士人无计得饮,乃作诗数首骂孟子。其一云:“完廪捐阶未可知,孟柯深信亦还痴。岳翁方且为天子,女婿如何弟杀之。”又云;“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得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必纷纷说魏齐。”李见诗大喜,留连数日所与谈,莫非骂孟子也。无何酒尽,乃辞去。既而闻又有送酒者,士人再往,作《仁义正论》三篇,大率诋佛。李览之,笑曰:“公文采甚奇,但前次酒被公饮尽,后极索寞,今次不敢相留。”

  蜘蛛诗

  洛阳歌妇杨苎罗,聪慧有才思。杨凝式甚怜之。时有僧云辨者,善讲经,杨令对歌者讲。忽蜘蛛垂丝飏云辨前,杨笑谓歌者曰:“试嘲得着,奉绢二匹。”歌者应声曰:“吃得肚婴撑,寻思绕寺行。空中设罗网,只待杀虫生。”辨体充肚大,故嘲之。杨见诗绝倒,大叫“和尚将绢来!”云辨惭且笑,与绢五匹。

  杨公复诗

  南京大理少卿长兴杨公复,在京甚贫,家畜一豕,日命童于玄武湖壖采萍藻为食。吴思庵时握都察院章,以其密迩厅事,拒之。杨戏作小诗送云:“太平堤下后湖边,不是君家祖上田。数点浮萍容不得,如何肚里好撑船?”谚云:宰相肚里好撑船。

  嘲林和靖

  隐士林和靖傲许洞。许嘲之云:“寺里掇斋饥老鼠,林间咳嗽老猕猴。豪民送物鹅伸颈,好客临门鳖缩头。”

  四十翁

  庐陵欧阳重巡抚云南,以不给军粮夺职归。每过馆驿,必题诗壁上,大抵怨望之辞也,时年甫四十,称“涯翁书”。有无名氏书二绝于其诗后,云:“怨辞随处满垣飞,闻道先生放逐归。四十称翁非太早,人生七十古来稀。”“醉翁千古号文宗,此日涯翁姓偶同。却想齐名就充老,世间安有四旬翁?”

  近考庐陵谪滁,号醉翁,年止四十,作诗者未知也。然中丞之窃比文宗,诚可诮。

  钱鹤滩

  状元钱鹤滩已归田。有客言江都张妓动人,公速治装访之。既至,已属盐贾。公即往叩。贾重其才名,立日请饮。公就酒语求见。贾出妓,衣裳缟素,皎若秋月,复令妓出白绫帕请留新句。公即题云:“淡罗衫子淡罗裙,淡扫蛾眉淡点唇。可惜一身都是淡,如何嫁了卖盐人?”

  欧阳景

  有僧金銮,求欧阳景书与玉峰长老荐用。景封书曰:“金銮求与玉峰书,金玉相乘价倍殊。到底不关藤蔓事,葫芦自去缠葫芦。”

  食蕈

  松阳诗人程渠南,滑稽士也,与僧觉隐同斋。食蕈,觉隐请渠南赋蕈诗。应声作四句云:“头子光光脚似丁,只宜豆腐与菠薐。释迦见了呵呵笑,煮杀许多行脚僧。”闻者绝倒。

  唐解元二诗

  吴令命役于虎丘采茶。役多求,不遂,谮僧。令笞僧三十,复枷之。僧求援于唐伯虎,伯虎不应。一日过僧所,戏题枷上云,“官差皂隶去收茶,只要纹银不要赊。县里捉来三十板,方盘托出大西瓜。”令询之,知为唐解元笔,笑而释僧。

  伯虎尝出游遇雨,过一皂隶家。乞纸笔求画,唐遂画海螺数百,题其上云:“海物何曾数着君,也随盘馔入公门。千呼万唤不肯出,直待临时敲窟臀。”

  采蟾酥差

  太医院有采蟾酥差,差时仪从甚都。某院判欲以炫耀其友,枉道过焉。友作诗嘲曰:“白马红缨出禁城,喧天金鼓拥霓旌。穿林过莽多豪气,拿住虾蟆坏眼晴。”

  梦鳝

  南京王祭酒尝私一监生,其人忽梦鳝出胯下,以语人。人因为句曰:“某人一梦甚跷蹊,黄鳝钻臀事可疑。想是翰林王学士,夜深来访旧相知。”见《耳谈》。

  应履平诗

  应履平为德化令,满考,吏部试论,文优而貌不扬,不得列上。乃题诗都门前云:“为官不用好文章,只要须胡及胖长。更有一般堪笑处,衣裳糨得硬绷绷。”不书姓名。吏呈冢宰,曰:“此必应知县也。”遂升考功。

  裁缝冠带

  有业缝衣者,以贿得奖冠带。顾霞山嘲曰:“近来仕路太糊涂,强把裁缝作士夫。软翅一朝风荡破,分明两个剪刀箍。”

  周秀才

  东都周默未尝作东。一日请客,忽风雨交作。宋温戏曰:“骄阳为戾己成灾,赖有开筵周秀才。莫道上天无感应,故教风雨一齐来。”见《文酒清话》。

  龙宫海藏

  正德中,御史某按浙,以“龙宫海藏”命题试,且云:“记出处者东立,不记者西退。”东西各一半。已而东立者所作不称意,无赏。西退者作诗诮之曰:“东廊且莫笑西廊,我笑东廊枉自忙。海藏龙宫无你分,大家随我度钱唐。”

  写真

  姑苏蒋思贤父子写真。一日交写,皆不肖。时人嘲之曰:“父写子真真未像,子传父像像非真。自家骨肉尚如此,何况区区陌路人。”

  弄瓦诗

  无锡邹光大连年生女,俱召翟永龄饮。翟作诗嘲云:“去岁相召云弄瓦,今年弄瓦又相召。寄诗上覆邹光大,令正原来是瓦窑。”

  独眼龙

  吴中小集,有便宜行事之令,较拳高下,最后者为老儒,使之行酒。有行酒者,方病目,一睛红赤。众以“红”字为韵赋诗,唯刘元声最胜。诗云:“赢得人称独眼龙,怪来青白总非同。怜他满座能行酒,也算当场一点红。”

  恶字

  李郁为荆南从事。有朝士寄书,字体殊恶。李寄诗曰:“华缄千里到荆门,章草纵横任意论。深荷故人相爱处,天行时气许教吞。”言堪作符也。

  柏子庭诗

  至元丙子,松江亢旱。闻方士沈雷伯道术高妙,府宫遣吏赍香币过嘉兴迎之。比至,傲甚,谓雨可立致。结坛仙鹤观,行月孛法,下铁简于湖泖潭井,日取蛇燕焚之。了无应验,羞赧宵遁。柏子庭和尚素称滑稽,有诗一联云:“谁呼蓬岛青头鸭,来杀松江赤练蛇。”闻者绝倒。

  子庭又有《可憎诗》云:“世间何物最堪憎,蚤虱蚊蝇鼠贼僧,船脚车夫并晚母,湿柴爆炭水油灯。”

  东坡戏联

  东坡谪惠州日,与一村校书为邻。年已七十,其妾生子,为具邀公。公欣然往。酒酣乞诗。公问妾年几何。曰:“三十。”乃戏赠一联云:“圣善方当而立岁,顽尊己及古稀年。”一时大噱。

  东坡居惠,广守月馈酒六壶,吏尝跌而亡之。坡有诗云:“不谓青州六从事,翻成乌有一先生。”

  而已诗

  洪舜俞为考功郎,应诏言事,论台谏失职,词甚剀切。内有“其相率勇往而不顾者,惟恭请圣驾款谒景灵宫而已”句,逐为台官所谪,谓“祗见宗庙,重事也,而舜俞乃云‘而已’,有轻宗庙之意,”因被落三官。舜俞自为诗云:“不得之乎成一事,却因而已失三官。”

  宋艺祖幸朱雀门,指门额问赵普:“何不止书朱雀门,乃着之字?”普曰:“语助耳。”艺祖曰:“之乎者也,助得甚事?”洪语本此。

  榜后诗

  孙山应举,缀名榜末。朋侪以书问山得失。答曰:“解名尽处是孙山,余人更在孙山外”。览者大笑。

  王十朋正榜第一,李三锡副傍第一。时有戏正榜尾者曰:“举头虽不窥王十,伸脚犹能踏李三。”

  周师厚在郑獬榜及第,只压得陈传一人。自赋诗云:“有眼不堪看郑獬,回头犹喜见陈传。”

  长妓瘦妓

  杜牧为宣州幕。时有酒妓肥大,牧赠诗曰:“盘祖当时有远孙,尚令今日逞家门。一车白土将泥脸,十幅红绡补破裩。瓦棺寺里逢行迹,华岳山前见掌痕。不须啼哭愁难嫁,待与将书问岳神。”牧同时澧州酒纠崔云娘,形貌瘦瘠,每戏调,举罚众宾;兼恃歌声,自以为郢人之妙。李宣古当筵一咏,遂至箝口。诗曰:“何事最堪悲,云娘只自奇。瘦拳抛令急,长嘴出歌迟。只见肩侵【髟/丐】,唯忧骨透皮。不须当户立,头上有钟馗。”

  生张八

  北都有妓美色,而举止生梗,土人谓之“生张八”。因宴会,乞诗于处士魏野。野赠曰:“君为北道生张八,我是西州熟魏三。莫怪尊前无笑语,半生半熟未曾谙。”一作“也难毚”。

  贫娼

  吴生恋一娼,其人家甚贫。友人李云卿赋其事曰:“可笑梨园地,翻为寂寞场。当街为客座,隔壁是厨房。屋柱悬灯挂,泥坯甃火厢。烟烟三幅幔,旧旧一张床。草荐累堆厚,绵衾褦襶胖。竹竿衣架短,麻布手巾长。双陆无全马,棋盘少二将。恐惶之茂甚,不可也之当。”一时传笑。吴生耻,遂绝往。

  通判

  有以知县转管粮通判者。一郎中作诗贺之云:“最妙无如转判通,州官门报气何雄。班联喜得先推府,尊重何须羡老同?丞簿晚生今已矣,教官侍教且从容。更有一般堪羡处,下仓攒典列西东。”后郎中亦谪济南通判,先通判者官德州,其属吏也。到任时,僚属满堂,即书此诗,持轴往贺之。及言其故,无不绝倒。

  药名诗

  陈亚好用药名为诗,曾知祥符县,亲故多干托借车牛。因作诗曰:“地名京界足亲知荆芥,托借寻常无歇时全蝎。但看车前牛领上车前子,十家皮没五家皮五加皮。”亚尝言:“药名用于诗,无不可,而斡运曲折,使各中理,存乎其人。”或曰:“延胡索可用乎?”沉思久之,吟曰:“布袍袖里怀漫刺,到处迁延胡索人。”此可赠游谒措大。

  陈亚药名诗百首,如“风雨前湖近前胡,轩窗半夏凉半夏。”“棋为腊寒呵子下呵子,衣嫌春暖缩砂裁缩砂。”《咏白发》云:“若是道人头不白道人头,老君当日合乌头乌头。”《赠乞雨自曝僧》云:“不雨若令过半夏半夏,定应晒作葫芦巴胡芦巴。”最脍炙人口。

  萧风仪《桑寄生传》四诗亦佳,然终避其奇巧。

  吃语诗

  东坡作吃语诗戏武昌王居士云:“江干高居坚关扃,键耕躬稼角挂经。篙竿系舸菰茭隔,笳鼓过军鸡狗惊。解襟顾景各箕踞,击剑赓歌几举觥。荆笄供脍块搅聒,干锅更戛甘瓜羹。”

  一孝廉口吃,谢在杭与徐兴公各赠绝句以难之。谢二首云:“绿柳龙楼老,林萝岭路凉。露来莲漏冷,两泪落刘郎。”又“梨岭连连路,兰陵累累楼。流离怜冷落,郎辇懒来留。”兴公一首云:“留恋兰陵令,淋漓两泪热。岭萝凉弄濑,路柳绿连楼。”

  《反酒箴》

  《汉书》:陈遵与张竦相善,而操行不同。竦居贫无宾客,而遵昼夜酣呼。先是黄门郎扬雄作《酒箴》以谏成帝,或为酒客难法度士云:“譬之于物,予犹瓶矣。观瓶之居,居井之眉。处高临深,动常近危。酒不沾口,臧水满怀。不得左右,牵于纆徽。一旦【惠-心】碍,【惠-心】,上纲反,县也,犹云挂碍,为瓽所轠,瓽,丁浪反,砖甃井也。轠,音雷。身提黄泉,骨肉为泥。自用如此,不如鸱夷。韦囊,以盛酒。鸱夷滑稽,腹大如壶。尽日盛酒,人复借酤。常为国器,托于属车。天子属车,常载酒食。出入两宫,经营公家。由是言之,酒何过乎?”遵大喜,谓竦曰;“吾与尔犹是矣!”

  《反金人铭》

  孙楚《反金人铭》曰:“晋太庙左阶前有石人焉,大张其口,而书其胸曰:我古之多言人也,无少言,少言少事,则后生何述焉。夫惟立言,名乃长久,胡为块然,自缄其口!”

  仿《春秋》

  霅川月河莫氏称望族,家世以《春秋》驰声。至一酒楼饮,见壁间题云:“春王正月,公与夫人会于此楼。”盖轻薄子携妓来饮所题也。莫即援笔题其下云:“夏大旱,秋饥,冬雨雪,公薨。君子曰:‘不度德,不量力,其死于饥寒也宜哉!’”见者大笑。

  笋墓志

  傅奕病,未尝问医。忽酣卧,蹶然曰:“吾死矣乎!”即自志曰:“傅奕,青山白云人也,以醉死,呜呼!”陶榖戏效之,作《笋墓志》曰:“边幻节,字脆中,晋林琅玕之裔也,以汤死。建隆年月日立石。”

  《曲中月令》

  指挥陈铎善嘲,作《曲中月令》。其二月有云:“是月也,壁虱出,沟中臭气上腾,妓靴化为鞋。”

  辊卦

  宋末淮南潘纯戏作“辊卦”。其词曰:“辊,亨,可小事,亦可大事。象曰:辊,亨,天地辊而四时行,日月辊而昼夜明,上下辊而万事成。辊之时义大矣哉!象曰:地上有木,辊。君子以容身固位。初六,辊,出门无咎。象曰:出门便辊,又何咎也?六二,传于铁轊,象曰;传于铁轊,天下可行也。六三,君子终日辊辊,厉无咎。象曰:终日辊辊,虽危无咎也。九四,模棱吉。象曰:模棱之吉,以随时也。六五,神辊。象曰:六五,神辊,老于事也。上六,或锡之高爵,天下揶揄之。象曰;以辊受爵,亦不足敬也。”切中輓近膏育,可发谐笑。

  赋韦舍人

  天成年,卢文进镇邓,宾从祖饯。舍人韦吉年老,无力控驭,既醉,马逸驰桑林中,被横枝罥挂巾冠,露秃而奔。仆夫趋救,则已坠矣。旧患肺风,鼻瘾疹而黑,卧于道周。幕客无不笑者。左司郎中李任戏为赋云:“当其厅子潜窥,衙官共看,喧呼麦垄之中,偃仆桑林之畔。蓝搀鼻孔,直同生铁之椎;靦甸骷髅,宛似熟铜之罐。”闻者无不绝倒。

  《齑赋》

  范文正公少时作《齑赋》,其警句云:“陶家瓮内,淹成碧绿青黄;措大口中,嚼出宫商角徵。”盖亲尝忍穷,故得齑之妙处云。

  偷狗赋

  滕达道读书潜山僧舍。僧有犬,烹之。僧诉于县,县命作《偷狗赋》。有警联云:“撤梵宫之夜吠,充绛帐之晨羞。团饭引来,喜掉续貂之尾,索绹牵去,惊回顾兔之头。”令叹赏。

  《张公吃酒李公醉赋》

  郭景初夜出,为醉人所诬。官召景初诘其状。景初叹曰:“谚所云‘张公吃酒李公醉’!”官即命作赋。郭云:“事有不可测,人当防未然。清河丈人,方肆杯盘之乐,陇西公子,俄遭酩酊之愆。”笑而释之。

  成语赋谑

  三衢一子弟,淫其里锻工之女,为工所擒,不忍杀,以铁钳缺其左耳,纵之去。诸理斋作赋谑之,内一联云:“君子将有为也,载寝之床;匠人斫而小之,言提其耳。”

  会稽马殿干有美姬,善歌,时出佐酒。马死,有梁承得之,亦侑觞。时陈无损酒酣,属句谑云:“昔居殿干之家,爰丧其马。今入邑丞之室,无逝我梁。”一座绝倒。

  倒语赋

  熙宁未改科前,有吴俦贤良为庐州教授,尝诲诸生:“作文须用倒语,如‘名重燕然之勒’之类,则文势自然有力。”庐州士子遂作赋嘲之云:“教授于庐,名俦姓吴。大段意头之没,全然巴鼻之无。”

  典淮郡谢启

  文本心典淮郡,萧条甚,谢贾相启有云:“人家如破寺,十室九空;太守若头陀,两粥一饭。”

  须虱颂

  王介甫、王禹玉同侍朝见。虱自介甫襦领而上,直缘其须。上顾之而笑,介甫不自知也。朝退,禹玉指告,介甫命从者去之。禹玉曰:“未可轻去,愿烦一言。”介甫曰:“何如?”禹玉曰,“屡游相须,曾经御览。”众大笑。

  贺侧室育子启

  陆伯麟侧室育子,友人陆象翁以启戏贺之,曰:“犯帘前禁,寻灶下盟。玉虽种于蓝田,珠将还于合浦。移夜半鹭鹚之步,几度惊惶;得天上麒麟之儿,这回喝采。既可续诗书礼乐之脉,深嗅得油盐酱醋之香。”

  谢遣妓启

  陶榖奉使江南,韩熙载遣家妓以奉卮匜。及旦,以书谢云:“巫山之丽质初临,霞侵鸟道,洛浦之妖姿自至,月满鸿沟。”韩召妓讯之,云是夕忽当浣濯。

  末名柬

  翟永龄与陆廉伯并以才学驰名,后陆发解,而翟名最后。以书柬所亲曰:“至矣尽矣,方知小子之名;颠之倒之,反在诸公之上。”

  东坡制词

  东坡以吕微仲丰肥,戏之曰:“公真有大臣体,《坤》六二所谓直方大也。”及吕拜相,东坡制其词,曰:“果艺以达,有孔门三子之风,直大而方,得坤卦二爻之动。”

  医官

  卢质好谐谑,为庄宗管记。会医官陈玄补医学博士,所司请稿。质立草云:“既怀厚朴之才,宜典从容之职。”庄宗览之,久为启齿。

  戏吴主事句

  吴江为刑部主事,差还复命。鸿胪寺官语之曰:“声音要洪大,正选通政时也。起身不要背上。”至日蚤,吴果努力高声,亦无音节,又横走下御街西。孝庙为之解颜。时同僚杨郎中茂仁作一对句云;“高叫一声,惊动两班文武;横行几步,笑回万乘君王。”

  决僧判

  双渐尝为令,入僧寺中。主僧半酣矣,因前曰:“长官可同饮三杯。”渐怒,判云:“谈何容易,邀下官同饮三杯;礼尚往来,请上人独吃八棒。”

  李翱尚书初守庐江,有僧相打,断云:“失法则不曾趺坐而坐,相打则偏袒左肩右肩。领来佛面前,而作偈言。各笞去衣十五,以例三千大千。”

  买憧券

  王褒买僮,名便了。僮曰:“欲使便了,皆当上券。不上券,便了不能为也。”褒乃为券曰:“神爵三年正月十五日,资中男子王子渊,从成都安志里女子杨惠买夫时户下髯奴便了,决卖万五千。奴从百役,不得有二言。晨起早扫,饮食洗涤,居常穿臼,缚帚裁盂,凿井浚渠,缚落锄园,研陌杜埤。地刻大枷,屈竹作杷,削治鹿卢。出入不得骑马载车,踑足大呶,下床振头。垂钩刈刍,织履作麄。粘雀张鸟,结网捕鱼。缴雁弹凫,登山射鹿。入水捕龟,浚园纵鱼。雁鹜百余,驱逐鸱鸟。持梢牧猪,种姜养芋。长育豚驹,粪除堂庑,喂食马牛。鼓四起坐,夜半益刍。舍中有客,提壶行沽,汲水作餔。但当食豆饮水,不得嗜酒欲美。饮酒惟得沾唇渍口,不得倾盂覆斗。不得晨出夜入,交关伴偶。多取蒲茅,益作绳索。雨堕无所为,当遍将织薄。植种桃李,梨柿柘桑,三丈一树,八树为行,果类相从,纵横相当。果熟收敛,不得吮尝。犬吠当起,惊告邻里。撑门拄户,上楼击柝,持盾曳矛,环落三周。勤心疾作,不得遨游。筋老力索,种莞织席,事讫欲休,常舂一石。夜半无事,浣衣当白。若有私钱,主给宾客,不得奸私,事事关白。若不听教,当笞一百。”

  题小像

  唐伯刚题邾仲谊小像云:“七尺躯威仪济济,三寸舌是非风起。一双眼看人做官,两只脚沿门报喜。仲谊云:是谁是谁?伯刚云:是你是你!”

  岳正再起再废。有自京师起者,传天子语于正曰:“岳正倒好,只是大胆。”正因写小像,遂櫽括其辞,题于上曰:“岳正倒好,只是大胆。唯帝念我,必当有感。如或赦汝,再敢不敢?”

  《化须疏》

  沈石田有《化须疏》,其序曰:“慈因赵鸣玉髡然无须,姚存道为之告助于周宗道者,于其于思之间,分取十鬣,补诸不足,请沈启南作疏以劝之。”疏曰;“伏以天阉之有刺,地角之不毛,须需同音,今其可索,有无以义,古所相通。非妄意以干,乃因人而举。康乐著舍施之迹,崔谌传插种之方。唯小子十茎之敢分,岂先生一毛之不拔!唯有余以补也,宗道广及物之仁;乞诸邻而与之,存道有成人之美。使离离缘坡而饰我,当榾榾击地以拜君。把镜生欢,顿觉风标之异;临流照影,便看相貌之全。未容轻拂于染羹,岂敢易捻于觅句?感矣荷矣,珍之重之!敬疏。”

  《烹鸡诵》

  唐六如游僧舍,见雌鸡,请烹为供。僧曰:“公能作诵,当不靳也。”援笔题曰:“头上无冠,不报四时之晓,脚跟欠距,难全五德之名。不解雄先,但张雌伏。汝生卵,卵复生子,种种无穷。人食畜,畜又食人,冤冤何已?若要解除业障,必先割去本根。大众先取波罗香水,推去头面皮毛,次运菩萨慧刀,割去心肠肝胆。咄!香水源源化为雾,镬汤滚滚成甘露。饮此甘露乘此雾,直入佛牙深处去,化生彼国极乐土!”僧笑曰:“鸡得死所,无憾矣!”乃烹以侑酒。

  献海螺简

  舒雅才韵不在人下,以戏狎得韩熙载之心。一日得海螺甚奇,宜用滑纸,以简献于熙载,云:“海中有无心斑道人,往诣门下。若书材糙涩逆意,可使道人驯之,即证发光地菩萨。”熙载喜受之。发光地,十地之一,出《华严经》。

  行人司告示

  行人司闲僻,官吏罕到,市人每日取汲厅前,顽童戏坐公座,或有戏揭告示云:“示仰各吏典,以后朔望日,仍要赴司作揖。凡男妇汲水者,毋得仍前擅坐公座。”

  策结

  有二编修谒李西涯。公曰:“近有一策题:‘两翰林九年考满,推擢何官?’”二君笑云,“策破未有,先有一结:执事,事也,执事,责也,愚生何有焉?”公大笑,题升宫坊。

  词

  徐渊子舍人善谐谑。丁少詹与妻有违言,弃家居茶寮,茹斋诵经,日买海物放生,久而不归。妻求徐解之,徐许诺。见卖老婆牙者,买一篮饷丁,作词曰:“茶寮山上一头陀,新来学得么?蝤蛑螃蟹与乌螺,知他放几多?有一物,似蜂窠,姓牙名老婆。虽然无奈得他何,如何放得他?”丁大笑而归。

  一人取妻,无元。袁可潜赠之《如梦令》云:“今夜盛排筵宴,准拟寻芳一遍。春去己多时,问甚红深红浅。不见不见,还你一方白绢。”

  叶祖诗词

  叶祖义负隽声,尝曰:“世间有不分晓事,吾因一联咏之:醉来黑漆屏风上,草写卢仝月蚀诗。”后以多语去官,独西湖二三僧相善,为之祖饯。僧曰:“世事如梦而已。”叶曰:“如梦如梦,和尚出门相送。”闻者绝倒。

  词曲

  张明善尝作《水仙子》讥时,云:“铺唇苫眼早三公,裸袖揎拳享万钟,胡言乱语成时用。大纲来都是哄,说英雄,谁是英雄?五眼鸡岐山鸣凤,两头蛇南阳卧龙,三脚猫渭水飞熊。”

  王威宁越尤善词曲,尝于行师时见村妇便旋道傍,遂作《塞鸿秋》一曲:“绿杨深锁谁家院?见一女娇娥,急走行方便。转过粉墙东,就地金莲,清泉一股流银线。冲破绿苔痕,满地珍珠溅,不想墙儿外,马儿上,人瞧见。”

  元关汉卿嘲秃指《醉扶归》云:“十指如枯笋,和袖捧金樽。搊杀银筝字不真,搔痒天生钝。纵有相思泪痕,索把拳头揾。”

  弘治间,王骐以进士授吴桥知县,仅八月,免官居家,以词曲自乐。尝有妓为人伤目,睫下有青痕,遂作《沉醉东风》,曰:“莫不是捧砚时太白墨洒?莫不是画眉时张敞描差?莫不是檀香染?莫不是翠钿瑕?莫不是蜻蜓飞上海棠花?莫不是明皇宫坠下马?”

  王西楼磐平生不见喜愠之色。其家尝走失鸡,公戏作《满庭芳》云:“平生澹泊,鸡儿不见,童子休焦。家家都有闲锅灶,任意烹炮。煮汤的贴他三枚火烧,穿炒的助他一把胡椒。到省了我开东道。免终朝报晓,直唾到日头高。”

  西安一广文,博学而廉介有气。罢官归,贫甚,戏作《清江引》云:“夜半三更睡不着,恼得我心焦躁。圪蹬的响一声,尽力子吓一跳,把一股脊梁筋穷断了。”

  云间酒淡,有作《行香子》云:“浙右华亭,物价廉乎,一道会买个三升,打开瓶后,滑辣光馨。教君霎时饮,霎时醉,霎时醒。听得渊明,说与刘伶,这一瓶约摸三斤。君还不信,把秤来称。有一斤酒,一斤水,一斤瓶。”

完善

金风飘菊蕊,玉露泫萸枝。

扫码关注公众号,精选诗文每周推送。

© 2020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