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诫部

  子犹曰:女德之凶,无大于淫妒;然妒以为淫地也。譬如出仕者,中无贪欲,则必不忌贤而嫉能矣。然丈夫多惧内,自天子以至于庶人皆不免焉,则又何也?语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集《闺诫》第十九。

  潘妃

  东昏侯宠畏潘妃,动遭呵杖,不敢忤意。乃敕虎贲不得进大荆子。

  真正“杖夫”!

  宜城公主

  唐裴选尚宜城公主。选有外宠一人。公主遣阍人执之,截耳劓鼻,剥其阴皮,缦驸马面上,令出厅判事。僚吏骇笑。上闻之,怒降公主为郡主,驸马左迁。

  胭脂虎

  陆慎言妻朱氏,沉惨狡妒。陆宰尉氏,政不在己。吏民语曰“胭脂虎”。

  畏妇除官

  杨弘武为司戎少常伯,尝除一人官,高宗问曰:“某人何因,辄授此职?”弘武曰:“臣妇韦性悍,昨以此见属,臣不从,恐有后患。”帝嘉其不隐,笑遣之。

  或谓其讽君语,不知却是佞后语。

  裴谈

  裴谈素奉释氏,妻悍妒。谈谓人曰:“妻有可畏者三:少妙时,视之如生菩萨,安有人不畏生菩萨?男女满前,视之如九子魔母,安有人不畏九子魔母?及五十、六十,薄施妆粉,或青或黑,视之如鸠盘荼,安有人不畏鸠盘荼?”

  唐中宗时,优人进《回波词》曰:“回波尔时栲栳,怕妇亦是大好。外面只有裴谈,内面无如李老。”后闻之,乃厚赐优。当时君臣皆以俱内为固然矣。

  李大壮

  吴儒李大壮畏服小君,万一不遵号令,则叱令正坐,为绾扁髻,中安灯碗燃灯。大壮屏气定体,如枯木土偶。人目之曰“补阙灯檠”。又尝值妻病,求鸦为药。大壮积雪中多方引致,仅获一枚。友人戏之曰:“圣人以凤凰来仪为瑞,君获此免祸,可谓黑凤凰矣!”

  如此肉身灯,正合供养生菩萨,但不应复杀生耳。

  水香劝盏

  扈戴畏内特甚。未仕时,欲出,则谒假于细君。细君滴水于地,水不干须归。若去远,则燃香印,掐至某所,以为还家之验。因宴聚,方三行酒,戴色欲遁。众客觉之,哗曰:“君恐砌水隐形,香印过界耳,是当罚也!吾徒人撰新句一联,劝请酒一盏。”众以为善,乃俱起,一人捧瓯吟曰:“解禀香三令,能遵水五申。”逼戴饮尽。别云:“细弹防事水,短爇戒时香。”别云:“战兢思水约,匍匐赴香期。”别云:“出佩香三尺,归防水九章。”别云:“命系逡巡水,时牵决定香。”戴连沃六、七巨觥,吐呕淋漓。既上马,群噪曰:“若夫人怪迟,但道被水香劝盏留住。”

  王夷甫

  王夷甫妇,郭泰宁女,才拙而性刚,聚敛无厌,干预人事。夷甫患之,而不能禁。时其乡人幽州刺史李阳,京都大侠,犹汉之楼护。郭氏惮之。夷甫骤谏,乃曰:“非但我言卿不可,李阳亦谓卿不可!”郭氏小为之损。

  麻胡止啼,石虔断谑,李阳止妒,即此便是活神道。

  坡仙书孙公素资扇云:“披扇当年笑温峤,握刀晚岁战刘郎。不必戚戚如冯衍,但与时时说李阳。”用此。

  九锡

  王丞相以曹夫人性忌,乃密营别馆,众妾罗列,男女成行。一日,夫人于蔬园中,望见两三小儿骑羊,脸端正可念。语婢:“汝出问,是谁家儿?”给使不达旨,乃云:“此是第四、五等诸郎。”曹惊恚,便命车驾,将黄门及婢二十人,持食刀自出寻讨。王亦飞辔出门,左手扳车栏,右手提麈尾,以柄打牛,狼狈奔驰,仅得先至。蔡司徒闻之,谓王曰:“朝廷欲加公九锡。”王自叙谦志,蔡曰:“不闻他物,唯闻短辕犊车,长柄麈尾耳。”王大笑。

  王中令

  王中令铎镇渚宫,为都统以拒黄寇,兵渐近。先是,赴镇以姬妾自随,其内未行,本以妒忌。忽报夫人离京在道。中令谓从事曰:“黄巢渐以南来,夫人又自北至。旦夕情味,何以安处?”幕僚戏曰:“不如降黄巢。”公亦大笑。

  安鸿渐

  安鸿渐滑稽惧内。妇翁死,哭于路。妇性素严,呼入幕中,诟之曰:“何因无泪?”安曰:“以帕拭干。”妇曰:“来日早临棺,须见泪!”安计窘,来日以宽巾纳湿纸于额上,大叩其颡而恸。其妇又呼入,诟之曰:“泪出于眼,何故额流?”安曰:“岂不闻水出高源?”

  四畏堂

  王钦若夫人悍妒,不畜姬侍。王于后圃作堂,名“三畏”。杨亿戏曰:“可改作‘四畏’。”王问其说。曰:“兼畏夫人。”王深以为恨,卒无嗣。

  还是修斋诵经不到。

  为婢取水

  周益公夫人妒。有媵,公盼之,夫人縻之庭。公适过,时炎暑,以渴告,公酌以水。夫人窥于屏内曰:“好个相公,为婢取水!”公笑曰:“独不见建义井者乎?”

  车武子妇

  车武子妇妒。武子偶偕妇兄夜归,留宿外馆,取一绛裙挂屏上。妇出窥,疑有所私,拔刀径上床,发被,乃其兄也,惭而退。

  池水清

  《王氏见闻录》云:渠州人韩伸善饮博,多留连于花柳之间。其妻怒甚,时复自来驱趁同归。尝游谒东川,经年方返,复致妓与博徒同饮。妻闻之,率女仆潜匿邻舍,俟其宴合,遂持棒伺于暗处。伸不知,方攘臂浮白,唱“池水清”,声犹未绝,脑后一棒,打脱幞头,扑灭灯烛。伸即蹿于饭床之下。有坐客暗遭毒挞,复遣二青衣把髻子牵行,一步一棒决之,骂曰:“这老汉,何落魄不归也!”烛下照之,乃是同座客。蜀人传笑,遂呼韩为“池水清”。

  击僧

  渭溪张氏族多俱内。少宗伯午峰公之兄号一山者,尤甚。一日忤其妇,妇逼之急,匿房后树上。妇持竹竿驱下,用铁索系之柱。宗伯公见之,乃曰:“我将见嫂请释。”兄摇手低声曰:“且慢且慢!待她性过自放。”又二日,被责,潜逃邻寺。妇竟追至寺。一僧方酣卧。妇不暇详视,竟以大杖击僧。僧张目曰:“小僧无罪!”妇踉跄而归。

  谢太傅夫人

  刘夫人帏诸婢使作技。太傅暂见,便下帏。太傅索更一开。夫人拒之曰:“恐伤盛德!”

  谢公既深好音乐,颇欲立妓妾。兄子外甥辈微达此旨,共问讯刘夫人,因方便称《关雎》《蟊斯》有不忌之德。夫人知以讽己,乃问:“谁撰此诗?”云:“是周公。”夫人曰:“周公是男子相为耳,若使周姥撰诗,当无此言!”

  李福

  李福妻裴氏,性极妒。一日乘裴沐浴,伪言腹痛,召一女奴。奴既往,左右告裴曰:“相公腹痛不可忍。”裴竟跣步,以药投儿溺中,进之。明旦,监军使悉来候问,李具以实告,因曰:“一事无成,已矣;所恨者,虚咽一瓯溺耳!”

  妒无须人

  荀氏妇庾,妒甚,不容无须人与荀语。邻有少年近荀,庾便索刀杖。少年不平,候庾前,便与斗,捽庾至地,打垂死。庾终不悔。

  妒画

  刘瑱妹为鄱阳王妃,性极妒。王为明帝所诛,妃追伤成疾。瑱不能止,乃令殷蒨画王与宠妃照镜状,如欲偶寝,以示妃。妃唾骂曰:“故宜早死!”病亦寻愈。

  妒花

  《妒女记》:武历阳女嫁阮宣武,绝忌。家有一桃树,花叶灼耀。宣叹美之。即便大怒,使婢取刀折树,摧折其花。

  任瓌二姬

  太宗赐任尚书瓌二艳姬。妻妒,烂其发秃尽。帝闻之怒,伪为酖,敕柳:“饮之,立死,如不妒,即不须饮。”柳氏拜敕曰:“妾与瓌俱出微贱。更相辅翼,遂至荣官。今多内嬖,诚不如死!”竟饮尽,无他。帝谓瓌:“人不畏死,不可以死恐。朕尚不能禁,卿其奈何?”二女令别宅安置。

  妒妇津

  临济有妒妇津。传言晋太始中刘伯玉妻段氏,字明光,性妒忌。伯玉常于妻前诵《洛神赋》,语其妻曰:“得妇如此,吾无憾矣!”段曰:“君重水神而轻我,吾死,何患不为水神?”某夜乃自沉而死。死后七日,见梦于刘。刘自是不敢复渡此水。有妇人渡此水者,皆毁妆而济,不尔,风波暴发。其丑妇虽加妆饰,神亦不妒也。

  唐高宗将幸汾阳宫,道出妒女祠。并州长史李冲玄惑干俗忌,欲发数万人别开御道。微狄仁杰谏止,则天子反避妒妇矣。子犹曰:“此是李老家法,又何怪?”

  人鸡相妒

  河间卫千户胡泰母死十年,父再娶。弘治己酉,忽梦母曰:“我已托生为雌鸡,毛色黪黄。明日为屯军之贽,来汝家也。”及旦,泰外出,果有屯军携鸡来者。家欲烹以享军。鸡作人语曰:“毋烹我,侍泰儿还!”家人以为怪。泰还,鸡绕泰喃喃叙其家事甚悉。泰涕泣告父,畜之。既久,飞啄后妻,诟詈不已。泰出,后妻逐入炕下,扑杀之。

  二洪之乐

  洪迈与兄适皆畏内,虽少年贵达,家有声妓,往往不能快意。王宣子知饶州。适家居丧偶,宣子吊焉。适延客至内斋,唤酒。甫举杯,群妾坌出,酒行无算。适半酣,握王手曰:“不图今日有此乐!”后二十年,宣子谢事归越,迈来为守,时已鳏居。暇日宣子造郡斋,迈留款,亦出家姬侑席,笑谓王曰:“家兄有言:‘不图今日有此乐!’”王为绝到。

  贺丧妻

  解学士尝吊友人丧妻,入门曰:“恭喜!”继曰:“四德俱无,七出咸备。呜呼哀哉,大吉大利!”盖学士夫人亦悍也。

  不乐富贵

  《韩非子》云:卫人有夫妻祷者而祝曰:“使我无故得百束布。”其夫曰;“何少也?”对曰:“益是,子将以买妾。”上谷都尉王琰以功封,其妻大哭于家。人问之。曰:“如此富贵,必更娶妾矣!”

  竞宠

  郭尚父二姬竞宠。上赐金帛簪环,命宫人载酒和之。方欲歌以送酒,一姬畜怒犹盛,歌未发,遽引满置觞于席,曰:“酒尽,不须歌矣!”上闻笑之。

  面首

  宋文帝姊山阴公主,适何戢,谓帝曰:“陛下六宫数百,妾唯驸马一人,太不均!”帝笑为置面首三十人。面取美貌,首取美发。

  唐无家法

  武三思通于韦后,或升御床,与韦博戏。中宗从旁为之典筹。

  贵妃中酒,微露其乳。帝扪之,曰:“软温新剥鸡头肉。”安禄山在旁曰:“滑腻初凝塞上酥。”帝笑曰:“信是胡儿只识酥!”

  易内

  《左传》:齐庆封好田而嗜酒,以其内实迁于卢蒲嫳氏,易内而饮。

  不解两内何以相愿?

  不禁内

  北齐徐之才见其妻与男子私,仓惶走避,曰:“恐妨少年嬉笑。”南唐韩熙载,后房妓妾数十,房室侧建横窗,络以丝绳,为窥觇之地,且暮亦不禁其出入。时人目为“自在窗”。或窃与诸生淫。熙载过之,笑而趋曰:“不敢阻兴!”或夜奔客寝,客赋诗有“最是五更留不住,向人枕畔着衣裳”之句。

  刘氏诗题

  许义方妻刘氏,端洁自许。义方出经年,始归,语妻曰:“独处无聊,亦与邻里亲戚妪家往还乎?”刘曰:“自君之出,足未尝履阈。”义方咨叹不己,又问:“何以自娱?”答曰:“唯时作小诗以适情耳。”义方欣然索诗,观之,开卷第一题云《月夜招邻僧闲话》。

完善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公众号

© 2020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