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流部 译注

  厮打

  教官子与县丞子厮打,教官子屡负,归而哭诉其母。母曰:“彼家终日吃肉,故恁般强健会打。你家终日吃腐,力气衰微,如何敌得他过?”教官曰:“这般我儿不要忙,等祭过了丁,再与他报复便了。”

  钻刺

  鼠与黄蜂为兄弟,邀一秀才做盟证,秀才不得已往,列为第三人。一友问曰:“兄何居乎鼠辈之下?”答曰:“他两个一会钻,一会刺,我只得让他些罢了。”

  证孔子

  两道学先生议论不合,各自诧真道学而互诋为假,久之不决,乃请证于孔子。孔子下阶,鞠躬致敬而言曰:“吾道甚大,何必相同。二位老先生皆真正道学,丘素所钦仰,岂有伪哉。”两人各大喜而退。弟子曰:“夫子何谀之甚也?”孔子曰:“此辈人哄得他动身就够,惹他怎么!”

  三上

  一儒生,每作文字谒先辈。一先辈评其文曰:“昔欧阳公作文,自言多从三上得来,子文绝似欧阳第三上得者。”儒生极喜。友见曰:“某公嘲尔。”儒生曰:“比我欧阳,何得云嘲?”答曰:“欧阳公三上,谓枕上、马上、厕上;第三上,指厕也。”儒生方悟。

  平上去入

  某日,有友人之子结婚。晓岚携了礼物一样去吃喜酒。俟来客坐定,晓岚缓缓取出礼物,是一部《诗韵大全》。有客人某觅了,对晓岚曰:“以书本作为贺礼,倒是少见,可否听听你送这样礼物的用意?”晓岚说道:“诗韵之书,所谈不外是‘平、上、去、入’,结婚之事,也不外是‘平、上、去、入’,我送这样礼物,祝他们早生贵子,谁说不宜?”座上宾客一听,无不捧腹。

  与人家吃

  某甲将投也,阎王问他:“愿与人家吃,还是愿吃人家的?”彼思自己的东西,如何舍得与人吃,乃谓愿吃人家的。及投生,己父为佣,帮于人,已而己亦佣于人,终年辛苦非凡。乃悟及阎王语,原来吃人家的,就是帮佣。谓来世他若再问起我来,我一定连连曰:“与人家吃,与人家吃。”

  作诗自娱

  许义方之妻刘氏,以端洁自许。义方尝出,经年始归,语其妻曰:“独处无聊,得无与邻里亲戚往来乎?”刘曰:“自君之出,惟闭门自守,足未尝履阈。”义方嗟叹不已。又问:“何以自娱?”答:“惟时作小诗以适情耳。”义方欣然命取诗观之,开卷第一篇题云:“月夜招邻僧闲话。”

  盗牛

  有盗牛被枷者,亲友问曰:“汝犯何罪至此?”盗牛者曰:“偶在街上走过,见地下有条草绳,以为没用,误拾而归,故连此祸。”遇者曰:“误拾草绳,有何罪犯?”盗牛者曰:“因绳上还有一物。”人问:“何物?”对曰:“是一只小小耕牛。”

  缠住

  一螃蟹与田鸡结为兄弟,各要赌跳过涧,先过者居长。田鸡溜便早跳过来,螃蟹方行,忽被女子撞见,用草捆住。田鸡见他不来,回转唤云:“缘何还不过来?”蟹曰:“不然几时来了,只因被这歪刺骨缠住在此,所以耽迟来不得。”

  老鳏

  苏州老鳏,人问:“有了令郎么?”答云:“提起小儿,其实心酸。前面妻祖与妻父定亲,说得来垂成了,被一个天杀的用计矗退了。致使妻父不曾娶得妻母,妻母不曾养得贱内,至今小儿杳然。”

  醵金

  有人遇喜事,一友封分金一星往贺。乃密书封内云:“现五分,赊五分。”已而此友亦有贺分。其人仍以一星之数答之,乃以空封往,内书云:“退五分,赊五分。”

  露水桌

  一人偶见露水桌子,因以指戏写“谋篡”字样。被一仇家见之,夺桌就走,往府首告。及官坐堂,露水已为日色曝干,字迹减去,官问何事,其人无可说得,慌曰:“小人有桌子一堂,特把这张来看样,不知老爷要买否?”

  僧士诘辩

  秀才诘问和尚曰:“你们经典内‘南无’二字,只应念本音,为何念作‘那摩’?”僧亦回问云:“相公四书上‘於戏’二字,为何亦读作‘呜呼’?如今相公若读‘於戏’,小僧就念‘南无’;相公若是‘呜呼’,小僧自然‘那摩’。”

  识气

  一瞎子双目不明,善能闻香识气。有秀才拿一《西厢记》与他闻。曰:“《西厢记》。”问:“何以知之?”答曰:“有些脂粉气。”又拿《三国志》与他闻。曰:“《三国志》。”又问:“何以知之?”答曰:“有些兵气。”秀才以为奇异。却将自作的文字与他闻。瞎子曰:“此是你的佳作。”问:“你怎知?”答曰:“有些屁气。”

  后场

  宾主二人同睡,客索夜壶。主人说:“在床下,未曾倒得。”只好棚过头地场,后场断断再来不得了。

  借粮

  孔子在陈绝粮,命颜子往回回国借之。以其名与国号相同,冀有情熟。比往通讫,大怒曰:“汝孔子要攘夷狄,怪俺回回,平日又骂俺回之为人也择(择贼同音)乎!”粮断不与。颜子怏怏而归。子贡请往,自称平昔极奉承。常曰:“赐也何敢望回回。”群回大喜。以白粮一担,先令携去,许以陆续运付。子贡归,述之夫子。孔子攒眉曰:“粮便骗了一担,只是文理不通。”
  杨相公

  一人问曰:“相公尊姓?”曰:“姓杨。”其人曰:“既是羊,为甚无角?”士怒曰:“呆狗入出的。”那人错会其意,曰:“嗄!”

  无一物

  穷人往各寺院,窃取神物灵心。止有土地庙未取,及去挖开,见空空如也。乃骇叹曰:“看他巾便戴一顶,原来腹中毫无一物!”

  穷秀才

  有初死见冥王者,王谓其生前受用太过,判来生去做一秀才,与以五子。鬼吏禀曰:“此人罪重,不应如此善遣。”王笑曰:“正惟罪重,我要处他一个穷秀才,把他许多儿子,活活累杀他罢了。”

  凑不起

  一士子赴试。艰于构思。诸生随牌俱出。接考者候久。甲仆问乙仆曰:“不知作文一篇,约有多少字?”乙曰:“想来不过五六百。”甲曰:“五六百字,难道胸中便没有了,此时还不出来?”乙曰:“五六百字虽有在肚里,只是一时凑不起来耳。”

  不完卷

  一生不完卷,考了四等,受杖。对友曰:“我只缺得半篇。”友云:“还好,若做完,看了定要打杀。”

  求签

  一士岁考求签。通陈曰:“考在六等求上上,四等下下。”庙祝曰:“相公差矣。四等止杖责,如何反是下下?”士曰:“非汝所知,六等黜退,极是干净。若是四等,看了我的文字,决被打杀。”

  梦入泮

  府取童生祈梦。“考可望入泮否?”神问曰:“汝祖父是科甲否?”曰:“不是。”又问:“家中富饶否?”曰:“无得。”神笑曰:“既是这等,你做甚么梦!”

  谒孔庙

  有以银钱汇缘入泮者,拜谒孔庙。孔子下席答之。士曰:“今日是夫子弟子礼,应坐受。”孔子曰:“岂敢,你是孔方兄的弟子,断不受拜。”

  狗头师

  馆师岁暮买舟回家。舟子问曰:“相公贵庚?”答曰:“属狗的,开年已是五十岁了。”舟人曰:“我也属狗,为何贵贱不等?”又问:“哪一月生的?”答曰:“正月。”舟子大悟曰:“是了是了,怪不得!我十二月生,是个狗尾,所以摇了这一世。相公正月生,是狗头,所以教(叫)了这一世。”

  狗坐馆

  一人惯说谎。对亲家云:“舍间有三宝,一牛每日能行千里;一鸡每更止啼一声;又一狗善能读书。”亲家骇云:“有此异事,来日必要登堂求看。”其人归与妻述之。“一时说了谎,怎生回护?”妻曰:“不妨,我自有处。”次日,亲家来访,内云:“早上往北京去了。”问几时回?答曰:“七八日就来的。”又问为何能快,曰:“骑了自家牛去。”问:“宅上还有报更鸡?”适值亭中午鸡啼,即指曰:“只此便是,不但夜里报更,日闻生客来也报的。”又问:“读书狗请借一观。”答曰:“不瞒亲家说,只为家寒,出外坐馆去了。”

  讲书

  一先生讲书,至“康子馈药”。徒问:“是煎药是丸药?”先生向主人夸奖曰:“非令郎美质不能问,非学生博学不能答。上节‘乡人傩’,傩的自然是丸药。下节又是煎药。不是用炉火,如何就‘厩焚’起来!”

  请先生

  一师惯谋人馆,被冥王访知,着夜叉拿来。师躲在门内不出。鬼卒设计哄骗曰:“你快出来,有一好馆请你。”师闻有馆,即便趋出,被夜叉擒住。先生曰:“看你这鬼头鬼脑,原不像个请先生的。”

  兄弟延师

  有兄弟两人,共延一师,分班供给。每交班,必互嫌师瘦,怪供给之不丰。于是兄弟交师于约。师轮至日,即称斤两以为交班肥瘦之验。一日,弟将交师于兄,乃令师餐而去,即上秤,师偶撒一屁。乃咎之曰:“秤上买卖,岂可轻易撒出。说不得原替我吃了下去。”

  退束脩

  一师学浅。善读别字,主人恶之。与师约,每读一别字,除脩一分。至岁终,退除将尽。止余银三分,封送之。师怒曰:“是何言兴,是何言兴!”主人曰:“如今再扣二分,存银一分矣。”东家母在旁曰:“一年辛苦,半除也罢。”先生近前作谢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主人曰:“恰好连这一分,干净拿进去。”

  赤壁赋

  庸师惯读别字。一夜,与徒讲论前后《赤壁》两赋,竟念“赋”字为贼字。适有偷儿潜伺窗外,师乃朗诵大言曰:“这前面《赤壁贼》呀。”贼大惊,因思前面既觉,不若往房后穿逾而入。时已夜深,师讲完,往后房就寝。既上床,复与徒论后面《赤壁赋》,亦如前读。偷儿在外叹息曰:“我前后行藏,悉被此人识破,人家请了这样先生,看家狗都不消养得了!”

  於戏左读

  有蒙训者,首教《大学》。至“於戏前王不忘”句,竟如字读之。主曰:“误矣,宜读作‘呜呼’。”师从之。至冬间,读《论语》注:“傩虽古礼而近於戏。”乃读做呜呼。主人曰:“又误矣,此乃於戏也。”师大怒,诉其友曰:“这东家甚难理会。只‘於戏’两字,从年头直与我拗到年尾。”

  中酒

  一师设教,徒问“大学之道,如何讲?”师佯醉曰:“汝偏拣醉时来问我。”归与妻言之。妻曰:“《大学》是书名,‘之道’是书中之道理。”师颔之。明日,谓其徒曰:“汝辈无知,昨日乘醉便来问我,今日我醒,偏不来问,何也?汝昨日所问何义?”对以“《大学》之道”。师如妻言释之。弟子又问:“‘在明明德’如何讲?”师遽捧额曰:“且住,我还中酒在此。”

  先生意气

  主人问先生曰:“为何讲书总不明白?”师曰:“兄是相知的,我胸中若有,不讲出来,天诛地灭!”又问:“既讲不出,也该坐定些。”答云:“只为家下不足,故不得不走。”主人云:“既如此,为甚供给略淡泊,就要见过?”先生毅然变色曰:“若这点意气没了,还像个先生哩!”

  梦周公

  一师昼寝,而不容学生瞌睡,学生诘之。师谬言曰:“我乃梦周公耳。”明昼,其徒亦效之,师以戒方击醒曰:“汝何得如此?”徒曰:“亦往见周公耳。”师曰:“周公何语?”答曰:“周公说,昨日并不曾会见尊师。”

  问馆

  乞儿制一新竹筒,众丐沽酒称贺。每饮毕,辄呼曰:“庆新管酒干。”一师正在觅馆,偶经过闻之,误听以为庆新馆也。急向前揖之曰:“列位既有了新馆,把这旧馆让与学生罢!”

  改对

  训蒙先生出两字课与学生对曰:“马嘶。”一徒对曰:“鹏奋。”师曰:“好,不须改得。”又一徒曰:“牛屎。”师叱曰:“狗屁!”徒亦揖而欲行,师止之曰:“你对也不曾对好,如何便走?”徒曰:“我对的是‘牛屎’,先生改的是‘狗屁’。”

  挞徒

  馆中二徒,一聪俊,一呆笨。师出夜课,适庭中栽有梅树。即指曰:“老梅。”一徒见盆内种柏,应声
  曰:“小柏。”师曰:“善。”又命一徒:“可对好些。”徒曰:“阿爹。”师以其对得胡说,怒挞其首。徒哭曰:“他小柏(伯)不打,倒来打阿爹。”

  吃粪

  师在田间散步,见乡人挑粪灌菜。师讶曰:“菜是人吃的,如何泼此秽物在上?”乡人曰:“相公只会读书,不晓我农家的事,菜若不用粪浇,便成苦菜矣。”一日东家以苦菜膳师,师问:“今日为何菜味苦之甚?”馆僮曰:“因相公嫌龌龊。故将不浇粪的菜请相公。”师曰:“既如此,粪味可鉴,拿些来待我吃罢。”

  咬饼

  一蒙师见徒手持一饼。戏之曰:“我咬个月湾与你看。”既咬一口。又曰:“我再咬个定胜与你看。”徒不舍,乃以手掩之。误咬其指。乃呵曰:“没事,没事,今日不要你念书了,家中若问你,只说是狗夺饼吃,咬伤的。”

  是我

  一师值清明放学,率徒郊外踏青。师在前行,偶撒一屁,徒曰:“先生,清明鬼叫了。”先生曰:“放狗屁!”少顷,大雨倾盆。田间一瓦,为水淹没,仅露其背。徒又指谓先生曰:“这像是个乌龟。”师曰:“是瓦(瓦我同音)。”

  屎在口头

  学生问先生曰:“‘屎’字如何写?”师一时忘却,不能回答。沉吟半晌曰:“咦,方才在口头,如何再说不出。”

  瘟牛

  经学先生出一课与学生对。曰:“隔河并马。”学生误认“并”字为“病”字,即应声曰:“过江瘟牛。”

  个人个妻

  一上路先生向人曰:“原来吴下朋友的老妈官,个人是一个歌喇。”

  咏钟诗

  有四人自负能诗。一日同游寺中,见殿角悬钟一口。各人诗兴勃然,遂联句一首。其一曰:“寺里一口钟。”次韵云:“本质原是铜。”三曰:“覆转像只碗。”四曰:“敲来嗡嗡嗡。”吟毕,互相赞美不置口,以为诗才敏捷,无出其右。“但天地造化之气,已泄尽无遗。定夺我辈寿算矣。”四人忧疑,相聚环泣。忽有老人自外至,询问何事,众告以故。老者曰:“寿数固无碍,但各要患病四十九日。”众问何病,答曰:“了膀骨痛!”

  做不出

  租户连年欠租,每推田瘦做不出米来。士怒曰:“明年待我自种,看是如何?”租户曰:“凭相公拚着命去种,到底是做不出的。”

  蛀帽

  有盛大、盛二者,所戴毡帽,合放一处。一被虫蛀,兄弟二人互相推竞,各认其不蛀者夺之。适一士经过,以其读书人明理,请彼决之。士执蛀帽反覆细看,乃睨盛大曰:“此汝帽也!”问:“何以见得?”士曰:“岂不闻《大学》注解云:‘宣(作先)著(作蛀),盛大之貌(帽同音)。’”

  歪诗

  一士好作歪诗。偶到一寺前,见山门上塑赵玄坛喝虎像。士即诗兴勃发,遂吟曰:“玄坛菩萨怒,脚下踏个虎(去声念音座)。旁立一判官,嘴上一脸恶。”及到里面,见殿宇巍峨,随又续题曰:“宝殿雄哉大(念作度),大佛归中坐。文殊骑狮子,普贤骑白兔。”僧出见曰:“相公诗才敏妙,但韵脚欠妥。小僧回奉一首何如?”士曰:“甚好。”僧念曰:“出在山门路,撞着一瓶醋。诗又不成诗,只当放个破(破声屁也)。”

  问藕

  上路先生携子出外,吃着鲜藕。乃问父曰:“爹,来个啥东西,竖搭起竟似烟囱,横搭竟好像泥笼,捏搭手里似把弯弓,嚼搭口里醒松醒松。已介甜水浓浓,咽搭落去蜘蛛丝绊住子喉咙,从来勿曾见过?”其父怒曰:“呆奴,呆奴!个就是南货店里包东西大(读土音)叶个根结么。”

  老童生

  老虎出山而回,呼肚饥。群虎曰:“今日固不遇一人乎?”对曰:“遇而不食。”问其故,曰:“始遇一和尚,因臊气不食。次遇一秀才,因酸气不食。最后一童生来,亦不曾食。”问:“童生何以不食?”曰:“怕咬伤了牙齿。”

  认拐杖

  县官考童生,至晚忽闻鼓角喧闹。问之,门子禀曰:“童生拿差了拐杖,在那里争认。”

完善

胸中有誓深于海,肯使神州竟陆沉?

扫码关注公众号,精选诗文每周推送。

© 2020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