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官部·卷四十七

  ○从事中郎

  《魏志》曰:韩嵩,字德高,义阳人。少好学,贫不改操。知世将乱,不应三公之命,与同好数人隐居於郦西山中。黄巾起,嵩避难南方,刘表逼以为从事中郎。

  《吴志》曰:严畯,字曼才,彭城人也。少耽学,善《诗》、《书》、《三礼》。避乱江东,与诸葛瑾、步骘齐名友善。性质直纯厚,其於人物,忠告善导,志存补益。张昭进之於孙权。权以为骑都尉、从事中郎。

  《晋书》曰:祖纳,字士言,最有操行,能清言,文义可观。性至孝,少孤贫,常自炊爨以养母。平北将军王敦闻之,遗其二婢,辟为从事中郎。有戏之曰:"奴价倍婢。"纳曰:"百里何必轻於五羖皮耶!"

  又曰:稽绍,字延祖,方直儒雅,为卫军从事中郎。

  虞预《晋书》曰:刘隗,字大连,彭城人。学涉有具,为秘书郎。避乱南渡,遂为中宗从事中郎,甚见器遇。

  何法盛《晋中兴书》曰:谢万少而才器俊秀,太宗闻其名,取为镇军从事中郎。

  《抱朴子》曰:友人稽君道为广州刺史,其弟应静为太傅从事中郎,别於襄阳,君道泣而应静不泣,抱朴子以为丈夫宜然。

  ○府掾

  《史记》曰:倪宽为廷尉史。为人温良,有廉智,张汤以为长者,数称誉之。及汤为御史大夫,而宽为掾。

  《汉书》曰:陈遵为公府掾。公府掾史率皆羸车小马,不尚鲜明,而遵独极舆马、衣服之好,门外车骑交错。

  《东观汉记》曰:吴良以清白方正称,东平王苍辟为西曹掾。数谏正苍,多善策。苍上表荐良。

  《续汉书》曰:府掾比古之元士,皆三命也。

  《汉旧注》曰:或曰:汉初掾史辟皆上言,故有秩皆比命士;其所不言则为百石,属其后皆自辟,故通为百石云。

  《魏志》曰:董寻,字文奥。为人忠直,为军谋掾。青龙中,上大兴宫室,群臣皆负土,寻上书谏曰:"今臣自知言必死,而臣自譬於牛之一毛,生既无益,其死何损。且比本不生矣,是以发笔流涕,心与世辞。臣有八子,臣死之后,以累陛下。"

  《魏略》曰:令狐劭,字孔叔。在安邑毛城中,会太祖攻破邺,遂围毛城。城破,邵等辈十馀人皆当斩。太祖阅见之,疑其衣冠也,问其祖考而识其父,乃解于署军谋掾。

  《蜀志》云:马良,字季常。为左将军掾。后遣使吴,良谓亮曰:"今衔国命,协穆二家,幸为良介於孙将军。"亮曰:"君试自为文。"良即草曰:"寡君遣掾良通好,以绍昆吾、豕韦之勋。其人吉士,荆楚之令,鲜於造次之华,而有克终之美,愿降心存纳,以慰将命。"权善待之。

  《吴志》曰:张温父允,以轻财重士名显州郡,为孙权东曹掾。

  《晋中兴书》曰:荀闿,字道明。有清称,京师为之语曰:"洛中英英荀道明。"大司马齐王冏辟以为掾。

  又曰:王珣弱冠与陈郡谢玄俱辟,大司马桓温语人曰:"谢掾年三十必拥旄仗节,王掾当作黑头公,皆未易才也。"

  《典略》曰:赵戩除万年令,遂遭三辅乱,客荆州,刘表以为宾客。是时,白衣平原祢衡高论冠世,来游京师,诋訿朝士,及南见戩,叹之曰:"所谓铁则干将、莫耶,木则椅桐梓漆,人则颜冉、仲弓。"后辟魏王相国掾。

  《殷氏家传》曰:殷泰,字子平。为文皇帝车骑掾,委以书记,上叹曰:"非为秋兔之毫,乃是鹰鹯之爪。

  郭子曰:王仲祖、谢仁祖同为王公掾。在坐,长史云:"谢掾能作异舞。"王命为之,谢便起舞,神意甚暇。王公熟视,顾谓诸客曰:"使人思安丰。"(安丰,王戎封也。)

  《语林》曰:王蓝田,少有痴称。王丞相以地辟之,既见,无所他问,问来时米几价。蓝田不答,直张目视王公,王公曰:"王掾不痴,何以云痴?"

  ○府属

  《汉书》曰:谷永,字子云。为长安吏,后博学经书,有茂材,除补御史大夫属。

  华峤《后汉书》曰:陈宠以时俗三府掾属不肯亲事,但出入养虚,故宠独勤心於事。又以法令繁冗,吏得生因缘,以致轻重,及置撰科牒辞讼比例,使事类相从,以塞奸源。其后公府奉以为法。

  《魏志》曰:蒋济,字子通,辟丞相主簿西曹属。令曰:"舜举皋陶,不仁者远;臧否得中,望於贤属。"

  又曰:胡质,字文德,少与蒋子通俱知名於江淮间,仕州郡。济为别驾,使见太祖。太祖问曰:"胡通达长者,宁有孙子不?"济曰:"有子曰质,规摹大略不及父,至於精良综事过之。"太祖辟为丞相属。

  臧荣绪《晋书》云:刘沈,字道真,世为北州名族,博学好古,辟卫瓘属。

  范亨《燕书》曰:鲜於休有才器伎幹,辟为左光禄大夫曹属。

  ○咨议参军

  《齐书》曰:张岱历为三府咨议,与典签主帅共事,事举而情得。或谓岱曰:"主王既以执事多门,而每能缉和公私,云何致此?"岱曰:"古人言一心可以事百君。我为政端平,待物以礼,悔吝之事,无由而及。明闇短长,更是才用之多少耳。"

  《南史》曰:柳叔夜,年十六为新野太守,甚有名绩,补遥光咨议参军。及事败,左右扶上马,欲与俱亡,答曰:"吾已许始安以死,岂可负之耶?"遂自杀。

  ○公府舍人

  《史记》曰:李斯,上蔡人也,为丞相吕不韦舍人。

  《汉书》曰:爰盎,字丝,楚人也。为将军吕禄舍人。

  又曰:田叔,字子仁,以壮勇为卫将军舍人。(卫青也也)后使刺三河,奏事称意,为京辅都尉。

  干宝《晋纪》云:阎赞为人鲠直,不畏强御,初仕为太傅杨畯舍人。

  ○记室参军

  《魏志》曰:太祖以陈琳、阮瑀管记室,军国书檄多琳所作。锺会以中郎在大将军管记室事,为心腹之任,时人谓之子房。

  《吴志》曰:孙惠以书干东海王越,诡其姓名,自称南岳逸民秦秘之,勉之以勤王匡世之略,辞义甚美。越省书榜题,道衢招求其人,惠乃出见。越即以为记室参军,专掌文疏,豫参谋议。每造书檄,越或驿马催之,应命立成,皆有辞旨。

  何法盛《晋中兴书》曰:王丞少而冲淡,弱冠知名。太尉王衍雅重之,以比南阳乐广。司空东海王越以为记室参军,雅相敬重,敕子毗曰:"夫学之所益者浅,体之所安者深,闲习礼度不如式瞻仪形,讽味遗言不如亲承音旨。王参军人伦之表,汝其师之。"

  又曰:殷浩,字渊源,弱冠与京兆杜乂并有美誉。善言玄理,论难精微,故风流清谈皆归之。征西将军庾亮引为记室参军。

  又曰:孔寅,字舒元。中宗命为安东参军,专掌记室。时书命殷积,寅每称职。

  沈约《宋书》曰:孔顗署衡阳王义季记室,奉笺固辞曰:"记室之局,实惟华要,自非文行秀敏,莫敢居之。顗学不综实,性又疏惰,何可以属知秘记,秉笔文闱。假吹之尤,方斯非滥。"

  《三国典略》曰:颜晃字克明,琅琊临沂人也。少孤贫,有词彩。解褐梁邵陵王纶兼记室参军。时东宫学士庾信常使於府,王使晃接对,信轻其尚少,曰:"此府兼记室几人?"晃答曰:"犹少於宫中学士。"时杜龛为吴兴太守,专好勇力,梁元帝患之,乃使晃管其书翰。仍谓龛曰:"颜晃文学之士,使相毗佐,造次之间,必宜咨禀。"

  《后周书》曰:柳庆领记室,时北雍州献白鹿,群臣欲草表陈贺。尚书苏绰谓庆曰:"近代以来,文章华靡,逮於江左,弥复轻薄。洛阳后进,祖述不已。相公柄民轨物,君职典文房,宜制此表,以革前弊。"庆操笔立成,辞兼文质。绰读而笑曰::"枳橘犹自可移,况才子也。"

  《隋书》曰:魏澹专精好学,博涉经史,善属文,词采赡逸。齐博陵王济闻其名,引为记室。

  《唐书》曰:李巨川,字下已,陇右人。国初十八学士道玄之后,故相逢吉之侄曾孙。父循,大中八年登进士第。巨川乾符应进士,属天下大乱,流离奔播,切於禄仕,乃以刀笔从诸侯府。王重荣镇河中,辟为掌书记。时车驾在蜀,贼据京师,重荣匡合诸藩,叶力殄寇,军书奏请,堆案盈几。巨川文思敏速,翰动如飞,传之藩邻,无不耸动。重荣收复之功,巨川之助也。

  《典略》曰:阮瑀,字元瑜,陈留人。以才自护,曹洪闻其有才,欲使报答书记。瑀不肯,榜笞瑀,瑀终不屈。洪以语曹公,公知其无病,使人呼瑀,瑀终惶怖诣门。公见之,谓曰:"卿不肯为洪,且为我作之。"瑀:"诺。"遂为记室。

  《世说》曰:太原孙楚,字子荆,为大司马石苞记室参军。

  又曰:郗超、王珣,并以俊才为桓温大司马所眷,珣为主簿,超为记室参军。桓时为荆州,超为人多须,珣形状短小。於时西人为之歌曰:"髯参军,短主簿,能令公喜,能令公怒。"

  ○府参军

  《魏志》曰:张范参丞相军事,甚见敬重。太祖征伐,常谓文帝曰:"举动必咨此人。"世子执子孙礼。

  又曰:董昭等谓太祖宜进爵国公,备九锡,以彰殊勋。密以咨荀彧,彧以为太祖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太祖由是心不平。会征孙权,表请彧劳军於谯,因留彧,以侍中光禄大夫持节,参丞相军事。太祖军至濡须,彧疾留寿春,以忧薨,时年五十。

  又曰:曹休,字文烈。刘备遣将吴兰屯下辩,太祖遣曹洪征之,以休参洪军事。太祖谓休曰:"汝虽参军,其实师也。"洪闻此令,恒委事於休。

  又曰:于禁屯颖阴,乐进屯阳翟,张辽屯长社。诸将任气,多共不协,使赵俨并参三军,每事诲谕,遂相亲睦。

  又曰:太祖征马超,文帝留守,使程昱参军事。田银、苏伯等反河间,遣将军贾信讨之。贼有千馀人请降,议者皆以为如旧法,昱曰:"……诛降之意。臣以为不可诛也,纵诛之,宜先启闻。"众议曰:军事有专,无请。"昱不答。文帝起入,特引见昱,昱曰:"凡专命者,谓有临时之急,呼吸之间者耳。今此贼制在贾信之手,无朝夕之变,故老臣不愿将军行之。"文帝答曰:"君虑之善。"即白太祖,太祖果不诛。太祖还,闻之甚悦,谓昱曰:"君非徒明於军计也,又善处人父子之间。"

  《晋书》曰:魏舒,字阳元,为相国参军。府朝碎事,未尝不见是非,至废兴大事,众人既下意,然后徐为之,多出众议,莫不敬从晋王曰:"魏舒堂堂,人之领袖也。"

  又曰:孙楚,字子荆,为佐著作郎,参石苞骠骑军事。楚既负其才器,颇侮易苞。初至,揖曰:"天子命我参卿军。"初,参军不敬府主,楚既轻苞,遂制施敬,自楚始也。

  又曰:李涓,字宣伯。容貌简素,颓然若不足者;而智度沉邃,言必有中。高祖为大将军,涓再参军,上信重之。

  臧荣绪《晋书》曰:庾敳,字子嵩,参太傅军事。从子亮,少时见敳在太傅府,僚佐多名士,皆一世秀异。敳处其中,常自袖手。

  《晋中兴书》曰:郄超,字景兴。少而卓荦不羁,有旷世之度;倜傥高俊,笼盖当时。时人为之语曰:"扬州独步王文度,盛德绝伦郄景兴。"交游士林,每在胜拔。又精於理义。大司马桓温取为参军。温英气盖世,罕有所推,与超相见,常谓不能测也。

  又曰:薛兼为军祭酒,言於中宗曰:"臣邑人张闿,才幹堪任,当今之良器,愿垂引纳,以综朝事。"中宗即召闿为安东参军。

  又曰:郭亚为尚书郎,大将军王敦以璞有术,取为参军。璞畏,不敢辞。

  又曰:中宗之为安东,取周访为参军,在散辈中未之识也。府进镇东,访随例为参军。时府参军谯国周访有罪,当死,误收访,访自列无罪而吏不察。访穷蹙,乃身自执使仗奋击,收捕数十人皆被创披散。访得逸走,归府闻,中宗大惊,怒,不问格斗之罪。

  又曰:苏峻反,范汪逃遁西归。时庾亮、温峤治兵浔阳,咸以众少贼强未敢即路,且信使阻绝,不相知闻。及汪经过,峤等访焉。汪曰:"贼政令不一,贪暴纵横,灭亡已兆,虽强易弱。朝廷倒悬,宜时进讨。"峤等纳之。是日,护军、平南二府交命,始解褐,参护军事。

  又曰:阮孚,字遥集,咸子也。避乱渡江,中宗以为安东参军,蓬发饮酒,不以王务婴心。

  又曰:镇南将军刘弘以陶侃为长吏,谓侃曰:"我昔为羊太傅参军,羊公见语云:君后当居我身处。我今相察,亦复然也。"

  沈约《宋书》曰:宗越随柳元景北伐,领马幢主,隶柳元怙,有战功,在景后。还,补后军参军督护随王。诞戏之曰:"汝何人,遂得我府四字。"越答曰:"征伐未死,不忧不得咨议参军。"诞大笑。

  《宋书》曰:王瞻,字明远,一字叔鸾。负气傲俗,好贬裁人物。仕宋,为王府参军。尝诣刘彦节,直登榻曰:"君侯是公孙,仆是公子,引满促膝,惟余二人。"彦节外迹虽酬之,意甚不悦。

  《梁史》曰:沈警,字世明。惇笃有行,业学通左氏《春秋》,家累千金。后将军谢安命为参军,甚相敬重。警内足於财,为东南豪士,无进仕意,谢病归。安固留不止,乃谓曰:"沈参军,卿有独善之志,不亦高乎!"警曰:"使君以道御物,前所以怀德而至,既无用佐时,故遂饮啄之愿耳。"还家,积载以坟索自娱。

  《后秦记》云:姚襄遣参军薛瓒使桓温,温以胡戏瓒,瓒曰:"在北曰狐,居南曰貉,何所问也?"

  《后周书》曰:梁昕以三辅望族上谒。太祖见昕容貌瑰伟,深赏异之。即授右府长流参军。

  《文章志》云:顾凯之,字长康。博学有文章,性迟钝。为桓温参军,甚被亲昵。温尝语人云:"凯之体中有痴黠各半,合而论之,只得平平耳。"

  干宝《司徒仪》曰:行参军之职掌,凡使命及督察覆行之事,弹劾、补遗、献纳、闻见、以达视听。

  《世语》曰:王子猷作桓温车骑参军。桓谓王曰:"卿在府久,此当相料理。"初不答,直高视,以手版柱颊云:"西山朝来,致有爽气。"

  又曰:郝隆为桓公南蛮参军。三月三日作诗,不能者,罚三升。隆初以不能受罚,既饮,览笔便作,其一句云:"娵(子瑜反。)隅跃清池。"桓问娵隅是何语,答云:"蛮名鱼为娵隅。"桓公曰:"作诗何以为蛮语?"隆答曰:"千里投君,始得为府参军,那得不作蛮语?"

  《魏武选令》曰:今诏书省司隶官锺校尉,材智决洞,通敏先觉,可上请参军,以辅闇政。

  《俗说》曰:陶夔为王孝伯参军。三日曲水集,陶在前行坐,有一参军督护在坐。陶於坐作诗,随得五三句。后坐参军督护随写取诗,成;陶犹更思补缀。后坐写其诗者先呈,陶诗经日方成。王怪,笑陶参军,乃复写人诗;陶愧愕不知所以。王后知陶非滥,遂弹去写诗者。

  诸葛亮《与参军掾属教》曰:任重才轻,固多阙漏。前参军董幼宰,每言辄尽,数有谏云。虽性鄙薄,不能悉纳。幼宰参署七年,事有不至,至於十反,未有忠於国。如亮可以少过矣。

  《孙绰为功曹参军驳事笺》曰:纲纪居管辖之任,以纠司外内,驳议弹射,诚无所拘。然亦所以献可替否,举直绳违而已。

完善

此马非凡马,房星本是星。

公众号

© 2020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