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韵部

  子犹曰:语韵则美于听,事韵则美于传。然韵亦有夙根,不然者,虽复吞灰百斛,洗胃涤肠,求一语一事之几乎韵,不得矣。山谷常嘲一村臾云:“浊气扑不散,清风倒射回。”此犹写貌,未尽传神。极其伎俩,直欲令造化小儿羞涩,何止风伯避尘已也?集《不韵》第八。

  汗臭汉

  余靖不事修饰。作谏百日,因赐对面陈。时方盛暑,上入内云:“被一汗臭汉薰杀!喷唾在吾面上。”

  不洗脚

  《北史》:阴子春身服垢污,脚常数年不洗,云:“洗辄失财败事。”妇甚恶之,曾劝令一洗。不久,值梁州之败,谓洗脚所致,大恨妇,遂终身不洗。

  阊门市居,往来纷沓,泥水蹂践,积成块垒,俗呼“长墩”,去之败家,任其崎岖,终不敢动。子春“长墩”,乃在脚底里。

  三鹿郡公

  袁利见性粗疏,方棠谓:袁生已封“三鹿郡公”。

  都宪弄鸟

  胡少保宗宪素自负嫪毐之具,醉后辄欹坐肩舆中,以手摩之,东西溺舁夫及从官肩。咸掩目而笑,胡故自若。

  弄自家鸟,强如呵别人脬,但不雅观耳。

  马上食饼

  张衡由令史至三品,已团甲,退朝,于路傍见蒸饼新熟,遂买得,于马上食之。为御史弹奏,竟落甲。

  向闻二卵弃将,今见一饼失官,若在晋人,反为任诞。

  决文宣王、亚圣

  《岭南志》:广南际海郡,不立文宣王庙。有刺史不知礼,将释奠,预署二书吏为文宣王、亚圣,鞠躬于门外。或进止不如仪,即判云:“文宣王、亚圣各决若干。”

  书吏岂胜于有若,礼拜且不雅,况先以决杖乎?

  按唐史:南中小郡,多无缁流,每宣德音,须假作僧道陪位。昭宗即位,柳韬为宣告使。至一州,有假僧不伏排位。太守王弘大怪而问之。僧曰:“役次未到,差遣偏并。去岁已曾摄文宣王,今年又差作和尚。”闻者绝倒。

  又:唐有人衣绯于中书门候宰相求官者,问:“前任何职?”答曰:“属教坊,作西方狮子左脚三十年。”亦可笑。

  缚诗人

  《皇明世说》:滕县杨懋忠涉学,好为诗。不得意于诸生,弃去,遍游名山,还过琅琊。捕盗指挥以为盗,执之。杨乞纸笔自供,因题一诗,内有“曾向陈编窃语言”之句。指挥不通文,问曰:“陈编是汝伙中人耶?”杨曰:“否。是被盗者。”指挥大喜,执送兵备;见其诗,大相知赏,叱出指挥,解杨缚,延上坐,与论诗竟日。既出,指挥来谢罪。杨曰:“不因公,何以受知兵宪?但如此荐法,令人一时难堪耳。”

  绿林豪客,能知李涉诗名;巡风指挥,翻执诗人为盗。

  役长史

  吴长史稷归隐,有司莫识其面。里举践更役,误以公名报。令不知,悬之榜。公亲往注其下曰:“不能为官,岂能为役?”令闻大愧。

  沈周

  沈周名重一时。苏州守求善画者,左右以沈对,便出硃票拘之。沈至,命立庑下献技。沈乃为《焚琴煮鹤图》以进。守不解,曰:“亦平平耳。”其明年入觐,见守溪王公。首问:“石田先生无恙乎?”守茫然无以应。归以质之从者,则硃票所拘之人也。守大惭恨,踵门谢过焉。

  昆人时大彬善陶,制小茶壶极精雅。或荐之昆令,善其制,索之;恨少,乃拘之一室,责取三百具。竟以愤死。近徽人程君房,亦以工墨杀身。论者惜焉。余谓凡一技成名者,皆天下聪明人,乾坤灵气所钟,当路便当爱惜而保全之。若造此恶业,必永断慧根矣!

  《毁茶论》

  陆羽嗜茶,著《茶经》三篇。李季卿至江南,有荐羽者,召羽煮茶。羽衣野服,挈具而入。公心鄙之,命奴子取钱三十文相酬。羽愧甚,著《毁茶论》。

  吴僧文了善烹茶。了游荆南,高保勉白与季兴,延置紫云庵,日试其茶二。保勉父子呼为“汤神”,奏授“定水大师”,土人目为“乳妖”。一茶之遇不遇如此!

  碑祸

  唐玄宗东封泰山,命张许公,摩崖为碑。至明八百余年,为林【火阜】磨平,以“忠孝廉节”四大字覆之。

  林公岂欲使顽石讲学耶?

  天圣中,营浮图。姜遵在永兴,悉取汉、唐碑之坚好者,以代砖壁。有县尉叩头争之,继之以泣。遵怒,并劾去之。

  此县尉定是韵士,惜史逸其名。

  花仇

  唐韩弘罢宣武节度,归长安私第,有牡丹杂花,命【属刂】去之,曰:“吾岂效儿女辈耶!”

  扬州琼花,天下无双。炀帝特移栽金陵,而枝叶枯瘁。帝怒,乃杖八十发回,复活一年而死。

  普天王土,何必金陵?违性受辱,失此良机。惜不遇花太医,为花神洗疮止痛耳。

  刮几垩壁

  王羲之尝诣一门生家,设佳馔供给,意甚感之,欲以书相报。见有一新榧几,王便书之,草正相半。门生送往归郡,比还家,其父已削括都尽。

  书法开在几上,使门生如何模仿?削之良是。

  玄览禅师性僻,住荆州陟屺寺。张璪于壁间画古松,符载为赞,卫象为赋。览师怒曰:“何疥吾壁?”命加垩焉。

  寺中留一古迹,便起后人游览之端,贻扰不浅,这和尚有远识!

  方竹杖

  润州甘露寺有僧,道行孤高。李德裕廉问日,以方竹杖一赠焉。方竹杖出大宛国,坚实而正方,节须四面对出。及再镇浙右,其僧尚在。间曰:“竹兄无恙否?”僧曰:‘至今宝藏。”公请出观之,则老僧已规圆而漆之矣。公嗟惋弥日。故当时曾有诗云:“削圆方竹杖,漆却断纹琴。”

  杖取扶衰,圆以便握。但不知此僧岂少一圆竹,而费此工作为也?大愚大愚!

  砚眼

  吴郡陆公庐峰候选京师,尝于市遇一佳砚,议价未定。既还邸,使门人某者往,以一金易归。讶其不类,某坚证其是。公曰:“前砚有鸜鹆眼,今何无之?”答曰:“某嫌其微凸,偶值石工甚便,幸有余银,已倩为平之矣。”公大惋惜。

  鸣鹅

  会稽有姥,养一鹅,善鸣。右军求市不得,遂携亲友就观。姥闻羲之至,烹鹅以待。右军叹惜弥日。

  快牛

  王恺有快牛,名“八百里駮”,常莹其蹄角。王武子语君夫:“我射不如卿,今赌卿牛,以千万对之。”君夫既恃手快,且谓骏物无有杀理,便相然可,令武子先射。武子一起便破的,却据胡床,叱左右:“速探牛心来!”须臾炙至,一脔便去。

  彼以为豪,我以为俗。

  白鸥脯

  张佖、陈乔之子,秋晚并游玄武湖。时群鸥游泛,佖子曰:“一轴内本《潇湘》!”乔子俄顾卒吏云:“此白色水禽,可以作脯否?”众谓“张佖子半茎凤毛,陈乔男一堆牛屎”。乔子由是有“陈一堆”及“白鸥脯”之号。

  金鱼

  金鱼有“九尾狐”及“紫袍玉带”种种之异,文房畜为清玩,价亦不廉。或以一盆赠张幼于,张转以赠守公。他日守公谓张曰:“前惠鱼但美观耳,味殊淡。”盖守北人,已将鱼付爨下也。张但唯唯而己。

  谢灵运须

  谢灵运须美,临刑,施为南海祗垣寺维摩诘像须。唐中宗时,安乐公主端午斗草,欲广其物,驰驿取之,又恐为他所得,乃剪弃其余。

  国公诗

  湖州吴主事家素饶,求李西涯文寿其父。时公为学士,鄙其人,不许。吴问其友曰:“今朝中爵位极尊者为谁?”曰:“英国公太师左柱国也。”吴即缄币求英公。英公令门馆作诗与之。吴得诗,夸于人云:“英国当朝第一人,乃为我作诗,何必李学士也!”

  若使吴公选汉文,定须检卫、霍著作。倘选唐诗,又恐尉迟公不善韵语,如何?

  党进画真

  党进命画工写真。写成,大怒,诘画师云:“我前时见画大虫,犹用金箔贴眼。我消不得一对金眼睛!”

  画将军须作虎势。

  高太监

  南京守备太监高隆,人有献名画者,上有空方。隆曰:“好好!更须添画一个‘三战吕布’。”

  《五马行春图》

  沈周作《五马行春图》赠一太守。守怒曰:“我岂无一人相随耶?”沈知之,另写随从者送入,因戏之曰:“奈绢短,止画前驱三对。”守喜曰:“今亦足矣!”

  既画轿前三对头踏,便须画衙中千两黄金。不然总是不象。

  障簏

  祖约好财。客诣祖,见方料视财物,因客至,屏当未尽,余两小簏,置背后,以身障之,强与客语。

  自知不雅,尚有晋人习气。若今,则恬不知愧矣!

  种珠

  陈继善自江宁尹拜少傅致仕,富于资产,性鄙屑;别墅林池,未尝暂适。既不嗜学,又杜绝宾客。惟自荷一锄,理小圃成畦,以真珠布土壤三间,若种蔬状。记颗俯拾,周而复始,以此为乐焉。

  种珠尚未得法,须用鲛人泪作粪灌之,方妙。

  银靴

  元宗幼学之年,冯权常给使左右,深所亲幸。每曰:“我富贵,为尔置银靴。”保大初,听政之暇,命亲王及东宫旧僚击鞠。欢极,颁赉有等。语及前事,即日赐银三十斤,以代银靴。权遂命工锻靴穿焉。

  黑牡丹

  晚唐时,京师春游,以牡丹为胜赏。有富人刘训邀客赏花。客至,见其门系水牛累百,笑指曰:“此刘氏黑牡丹也!”

  大厅胜寺

  李约每于庶人锜前称金陵招隐寺标致。庶人既宴寺中,明日谓曰:“子尝称招隐,昨日游宴,何如中州?”约曰:“某赏者疏野耳。若远山将翠幕遮,古松用采物裹,羶腥涴尘泡泉,音乐乱山鸟声,此则实不如在叔父大厅也!”

  僧拒客

  宋吴荆溪云:往岁江行风阻,与友生沿岸野步,穿岭而下,忽见兰若甚多。僧院睹客来,皆扃户不内。独有一院,大敞其户,见一僧跷足而眠,以手书空,顾客殊不介意。窃意此必奇僧也,直入造之。僧虽强起,全无喜容。不得已而问曰:“先达有诗云:‘书空跷足睡,路险侧身行’。和尚其庶几乎?”僧曰:“贫道不知何许事,适者指挥侍辈,欲掩关少静耳。”遂不辞而出。

  寺有如此僧,不如大厅省气。

  陈叔陵

  陈始兴王叔陵性不好卧,不饮酒,惟多置殽胾,昼夜食啖。又好饰虚名,每入朝,常于车中马上执卷读书,高声朗诵,扬扬自若。

  俗谶

  宋时太学各斋,除夕设祭品,用枣子、荔枝、蓼花,取“早离了”之讖。执事者帽而不带,以练代之,谓之“叨冒”。鄙俗可笑!

  今南都乡试前一日,居亭主必煮蹄为饷,取“熟蹄”之谶也。又锡邑呼“中”字如“粽”音,凡大试,则亲友赠笔及定胜糕、米粽各一盒,祝曰:“笔定糕粽。”又宗师岁考前一日,往往有祷于关圣者。或置等子一件于神前,谓之“一等”。其祝文云:“伏愿磕睡瞭高,犯规矩而不捉;糊涂宗主,屁文章而乱圈。”更可笑。

  俗礼

  北方民家吉凶辄有相礼者,谓之“白席”。韩魏公自枢密归邺,赴一姻家礼席。偶筵中有荔枝,欲啗,白席者遽唱曰:“资政吃荔枝,请众客同吃荔枝!”公憎其饶舌,因置不取。白席者又云:“资政放荔枝矣,请众客放下荔枝!”

  俗礼方各不同,总非雅士所宜也。洪武中,翰林应奉唐肃常侍膳食讫,供筯致恭。帝问:“何礼?”对云:“臣少习俗礼。”帝曰:“俗礼可施之天子乎?”坐不敬谪戍濠州。圣主作用,真快心哉!

  方三拜

  诗人方干,吴人也。王龟大夫重之,既延入内,乃连下两拜。亚相安详以答之,未起间,方又致一拜。时号“方三拜”。

  秽史

  则天荒淫,右补阙朱敬则谏曰:“陛下内宠已有薛怀义、张易之、昌宗,欲应足矣。近闻尚食奉御柳模,自言子良宾洁白美须眉;左监门卫祥云阳道壮伟,过于怀义,昨欲自进,堪充供奉。无礼无义,溢于朝听!臣职在谏诤,不敢不言。”则天劳之曰:“非卿直言,朕不知此。”赐綵百段。

  《旧唐书》详载斯语,当时君臣荐进献纳如此!(战国策有韩妃事)

  杨安国进讲

  杨安国言动鄙朴,尝侍讲仁宗。一日讲“一箪食,一瓢饮”,乃操东音曰:“颜回甚穷,但有一箩粟米饭,一葫芦浆水。”又讲“自行束修以上”一章,遽启曰:“官家,昔孔子教人,也须要钱!”帝哂之。

  本是个村学究,差排做大讲官。

  志文

  胡卫道三子:孟名宽,仲名定,季名宕。卫道妻亡,俾友作志。友直书曰:“夫人生三子:宽、定、宕。”读者掩鼻。

  昔白敏中以姓废婿,胡夫人当以名废志矣。白敏中为相,欲以进士侯温为婿。妻卢曰:“己姓白,复婿侯,人必呼白侯矣!”乃止。

  判带帽语

  《祝氏猥谈》云:一守禁带帽不得露网巾。吏草榜云:“前不露边,后不露圈。”守曰:“公文贵简,何作对偶语?”吏白:“当如何?”守曰:“前后不露圈边。”

  张忠定判瓦匠乞假云:“天晴瓦屋,雨下和泥。”丁谓判“木工状”云:“不得将皮补节,削凸见心。”郡守邢公判“重造郡门鼓状”云:“务须紧绷密钉,晴雨同声。”皆为时所称。此公但以不对偶为简,是未知简而文也。

  宣水

  石曼卿在中书堂。一相曰:“取宣水来!”石曰:“何也?”曰:“宣徽院水甘冷。”石曰:“若司农寺水,当呼为农水也?”坐者大笑。

  余寓麻城时,或呼金华酒为金酒。余笑曰:“然则贵县之狗,亦当呼麻狗矣?”坐客有脸麻者,相视一笑。○今村子言吹箫,必曰“品箫”;言弹琴,必曰“操琴”;言着棋,必曰“下棋”;言踢毬,必曰“蹴毬”。务学雅言,反呈俗态。

  于阗国表

  宋政和间,有于阗国进玉表章,其首云:“日出东方赫赫大光照见西方五百里国,五百里国内条贯主黑汗王,表上日出东方赫赫大光照见四天下,四天下条贯主阿舅大官家。”又元丰四年,于阗国上表,称:“于阗国偻儸大福力量知文法黑汗王,书与东方日出处大世界田地主汉阿舅大官家。”

  “阿舅”本单于“汉天子,我丈人行”语来。又西羌将举事,必先定约束,号为“立文法”。则夷俗以知文法为尊矣。

  元世祖定刑

  元世祖定天下之刑,笞、杖、徒、流、绞五等。笞杖罪既定,曰:“天饶他一下,地饶他一下,我饶他一下。应笞一百者,止九十七,杖亦如之。”此虽仁心,亦近于戏矣。

  天、地、皇帝三个大人情,止饶三板,执杖者可谓强项!

  管子治齐

  管子之治齐,为女闾七百,征其夜合之资以佐军国。

  此为脂粉钱之始,可怜可怜!

  七世庙讳

  侯景篡梁,王伟请立七庙。景曰:“何谓七庙?”伟曰:“天子登七世祖考也。”因请七世讳。景曰:“前世吾不复忆,唯阿爷名标,且在朔州,伊那得来啖是?”众皆掩口。

  蜀先主

  蜀先主起自利阆,亲骑军各有名号,顾夐戏造武举牒,谓“侍郎李叱叱下进士及第三十余人,姜癫子、张打胸、李嗑蛆、李破肋、李吉了、郝牛屎、陈波斯、罗蛮子等,试《亡命山泽赋》、《到处不生草》诗”。一时传以为笑。

  诨衣

  《史讳录》:穆宗以玄绢白书、素纱墨书为衣服,赐承幸官人,皆淫鄙之词。时号诨衣。至广平中,犹有存者。

  厕筹

  有客谓胡元瑞曰:“尝客安平,其俗如厕,男女皆用瓦砾代纸,殊可呕哕。”胡笑曰:“安平,唐之博陵,莺莺所产也。”客曰:“大家闺秀,或未必然。”胡因历引古用厕筹事,且云:“厕筹与瓦砾等,吾能不为莺莺要处掩鼻?”客大笑。

  效颦

  郭林宗尝于陈、梁间行,遇雨,其巾一角垫而折,其后学者着冠,乃故折其一角,以为‘林宗巾”。

  潘岳妙有姿容,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入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左太冲绝丑,亦复效岳遨游。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

  《语林》曰:安仁至美,每行,妇人争以果掷之,满车。张孟阳至丑,每行,小儿以瓦石投之,亦满车。

  谢安能为洛下诸生咏,有鼻疾,故其音浊。时名流爱其咏,或掩鼻而效之。

  苟非安石,鲜不以为近于侮矣。

  拟古人名字

  东丹国长子奔唐,赐姓李,名华,颇习诗文。甚慕白居易,思配拟之,每通名刺,曰“乡贡进士黄居难,字乐地”。

  乐天初至京师,以所业谒顾著作。顾睹姓名,熟视曰:“长安米贵,居大不易。”及披卷,首篇曰:“咸阳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乃嗟赏曰:“道得个语,居亦何难!”夫李华本欲拟白,而白居自易,黄居自难,乃自作供状耳。唐又有李姓者,作《姑孰十咏》,自比太白,遂号李赤。后为厕鬼所惑,死于厕。

  媚猪

  南汉主刘鋹得波斯女,黑腯而慧艳。鋹嬖之,赐号“媚猪”。

  猪而曰媚,可笑甚矣!宁庶人所嬖幸妃名“趣妃”,言有趣之妃也,名亦不雅。趣妃后为舒状元芬所得,

  相婆

  王和甫守金陵。荆公退居半山。一日路遇和甫,公入编户家避之。老姥见公带药笼,告之病。公即给以药。姥酬麻线一缕,语公曰:“相公可将归与相婆。”荆公笑而受之。

  瓜战

  昔人喜斗茶,故称茗战。钱氏子弟取霅上瓜,各言子之的数,剖之以视胜负,谓之“瓜战”。然茗犹堪战,瓜则俗矣。

  蔡君安夏日会食瓜,令坐客征瓜事,各疏所忆,每一条食一片。如此名“瓜战”,便不俗。

  锻工、屠宰

  杨升庵云;永昌有锻工,戴东坡巾;屠宰,号“一峰子”。一善谑者,见二人并行,遥谓之曰:“吾读书甚久,不知苏学士善锻铁,罗状元能省牲,信多能哉!”传以为笑。

  别号

  《猥谈》云:道号别称,古人间自寓怀,非为敬名设也。今则无人不号矣。“松”、“兰”、“泉”、“石”,一坐百犯,又兄“山”则弟必“水”,伯“松”则仲、叔必“竹”、“梅”,父此物,则子孙引此物于不已,愚哉!向见一嫠媪,自称“冰壶老拙”,则妇人亦有号矣。又嘉兴女郎朱氏,能诗,自号“静庵”,见《说听》。又江西一令讯盗,盗忽对曰:“守愚不敢。”令不解。傍一胥云:“守愚,其号也。”

  《挑灯集异》云:无锡一人同客啜茶。见一婢抱一幼儿出,其人即弃茶拱立。客问故,曰:“所抱乃梅窗家叔也。”然则孩提亦有号矣。

  印章

  天顺间,锦衣门达甚得上宠。有桂廷珪为达门客,乃私镌印章云“锦衣西席”。后有甘棠为洗马江朝宗婿,而棠亦有印章云“翰苑东床”。一时传赏,可为的对。

完善

雨声飕飕催早寒,胡雁翅湿高飞难。

公众号

© 2021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