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蜕部

  子犹曰:项籍之瞳,不如左丘之眇;啬夫之口,不知咎繇之喑;鄋【满阝-氵】之长,不如晏婴之短,夷光之艳,不如无盐之陋;庆忌之足,不如娄公之跛。语曰:“豹留皮,人留名。”此言形神之异也。故窘极生巧,足或刺绣;愤极忘死,胸或发声。是皆有神行焉。借以为笑可,执以为可笑则不可。集《委蜕》第二十。

  体重

  安禄山三百五十斤。司马保八百斤。孟业一千斤。

  肥

  咸通中,以进士服用僭侈,不许乘马。时场中不下千人,皆跨“长耳”。或嘲之曰:“今年敕下尽骑驴,短辔长鞭满九衢。清瘦儿郎犹自可,就中愁杀郑昌图。”郑肥伟,故云。

  顾子敦肥伟,号“顾屠”。尹京时,与从官同集慈孝寺。子敦凭几假寐,东坡大书案上曰“顾屠肉案”。同会皆大笑。乃以三十钱掷案上。子敦惊觉。东坡曰:“且片批四两来!”

  山阴张倬,景泰初,为昆山学博,年未三十,以聪敏闻。典史姜某体极肥,尝戏张云:“二三十岁小先生。”张应云:“四五百斤肥典史。”同僚大笑。

  赵翁肥大,夏日醉卧,孙儿辈缘其腹上,戏以李八九枚投脐中。后日李大溃烂,翁乃泣谓家人曰:“我肠烂,将死。”家人料理其脐,得核,乃知孙儿辈所纳李也。

  垂腹

  申王撝有肉疾,腹垂至骭。每出,则束以白练。至暑月,常苦热。玄宗诏南方取冷蛇赐之。蛇长数尺,色白,不螫人,握之如冰。王腹有数约,夏月置约中,不复知烦暑。

  申王每醉,使宫妓将锦彩结成软轿,抬归寝室,号曰“醉舆”。或言此妓必魁肥者。子犹曰:“不然,正要使习惯。”

  周比部岱体甚肥,腹垂至膝。每当暑月,琢水精为腹带,日三易之,犹云不堪,自为文以告上帝,祈速化。

  伟妓

  东坡尝饮一豪士家。出侍姬佐酒。内一善歌舞者,容虽丽而躯甚伟,尤豪所钟爱。向公乞诗,公戏题四句云:“舞袖蹁跹,影摇千尺龙蛇动,歌喉宛转,声撼半天风雨寒”。妓赧然。

  姚、张绰号

  魏光乘任左拾遗,题品朝士。丞相姚元之长大行急,目为“趁蛇鹳”。坐此贬。左司郎中张元一腹粗脚短,项缩眼突。吉顼目为“逆流虾蟆”。

  短

  汤既伐桀,让于务光。光笑曰:“以九尺之夫而让天下于我,形吾短也!”羞而沉于水,有咫尺之鱼,负之而去。

  按《庄子注》云:“务光身长八寸,耳长七寸。”

  《南史》云:汉光武时,颖川张仲师长一尺二寸。

  短小

  尚书令何尚之与太常颜延之少相好狎。二人并短小。何尝谓颜为猿,颜目何为猴。同游太子西池,颜问路人曰:“吾二人谁似猿?”路人指何为似。颜方矜喜,路人曰:“彼似猿,君乃真猴。”二人俱大笑。

  赵璘仪质琐陋,成名始婚。薛能为傧相,谑以诗。略云:“巡关每傍樗蒲局,望月还登乞巧楼。第一莫教娇太过,缘人衣带上人头。”又曰:“不知元在鞍鞒里,将谓空驮席帽归。”又曰:“火炉床上平身立,便与夫人作镜台。”

  貌寝陋

  朱泚乱。裴佶与衣冠数人佯为奴,求出城。佶貌寝,自称曰“甘草”。门兵曰:“此数子必非人奴,如甘草,不疑也。”

  袁应中,博学者,有时名,以貌寝,诸公莫敢荐。绍圣间,蔡元度引之,乃得对。袁鸢肩,上短下漏,又广颡尖额,面多黑子,望之如洒墨,声嗄而吴音。哲宗一见,连称“大陋”。袁错愕不得陈述而退。缙绅目为“奉敕陋”。

  郑畋少女好罗隐诗,常欲委身。一日隐谒畋。畋命其女隐帘窥之。见其寝陋,遂终身不读江东篇什。举子或以此谑隐。答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众皆启齿。

  白傅与李赞皇不协。每有所寄文章,李缄之一箧,未尝开视,曰。“见词翰则回吾心矣!”郑女终身不读江东篇什,亦是恐回心故。予谓李相、郑女乃真正怜才者。

  长安仁和坊兵部侍郎许钦明宅,与中书令郝处俊乡党亲族。两家子弟类多丑陋,而盛饰车马以游里巷。京洛为之语曰:“衣裳好,仪观恶。不姓许,即姓郝。”

  王元美宴弇州园,偶与画士黄鹄联席。鹄貌极陋。元美曰:“人皆谓我命带桃花煞,果然!”。人问“何也?”曰:“得与美人联席。”吴人皆举为口实,凡见貌陋者,必曰“命带桃花”。

  短而伛

  武德中,崔善为历尚书左丞,甚得时誉。诸曹恶其聪察,因其身短而伛,嘲之曰:“崔子曲如钩,随例得封侯。膊上全无项,胸前别有头。”

  身短面长

  桑维翰身短面长,每引镜自叹曰:“七尺之躯,何如一尺之面?”后登第,同榜四人,陈保极戏谓人曰:“今岁有三个半人及第。”以桑短,谓之半人。

  习凿齿有蹇疾,苻坚亦谓之半人。

  面狭长

  梁宗如周尚书面狭长。萧詧戏之曰:“卿何为谤经?”如周曰:“身自来不谤经。”蔡大宝曰:“卿不谤余经,正应不信《法华经》耳。”盖《法华》云:“闻经随喜,面不狭长。”如周乃悟。

  《荀子》载:卫灵公有臣曰公孙昌,身长七尺,面长三尺,广三寸,鼻目耳具,而名动天下。

  西字脸

  有川知州,面大横阔。时嘲曰:“裹上幞头西字脸。”宦者已先闻之寿皇。及得郡陛辞,寿皇忆前语,大笑,云:“卿所奏不必宣读,朕留览。”愈笑不已。川出外曰:“早来天颜甚悦,以某奏札称旨也。”

  面黑

  陈伯益面黑而狭,多髯。谢希孟见写真挂壁上,戏题云:“伯益之面,大无两指,髭髯不仁,侵扰乎旁而不已。于是乎伯益之面,所存无几。”

  王介甫面黄黑,问医,医曰:“此垢污,非疾也。”进澡豆,令王洗之。王曰:“天生黑于予,澡豆其如予何!”

  焦阁老芳,面黑而长,如驴。尝谓西涯曰:“君善相,烦一看。”李久之乃曰:“左相象马尚书,右相象卢侍郎,必至此地位。”“马”与“卢”合,乃一“驴”宇,始知其戏。

  黑白不均

  崔涯者,吴越狂生,嘲妓李端端诗云:“黄昏不语不知行,鼻似烟囱耳似铛,独把象牙梳插髻,昆仑山上月初生。”端得诗,忧心如病,乃拜候道旁,战栗祈哀。涯改绝句粉饰之曰:“觅得黄骝鞁绣鞍,善和坊里取端端。扬州近日浑成错,一朵能行白牡丹。”于是居豪大贾竞臻其户。或谑之曰:“李家娘子,才出墨池,便登雪岭,何期一日,黑白不均。”

  涅文

  狄青、王伯庸同在枢府。王每戏狄之涅文,云:“愈更鲜明!”狄云:“莫爱否?当奉赠一行。”伯庸大惭。

  中古冠

  文中丞白湖,头止七寸,时人称其帽为“中古冠”。《孟子》云:“中古棺七寸。”

  缩头

  祖广字渊度,范阳人,仕至护军长史。广行常缩头。诣桓南郡,始下车,桓曰:“天甚晴明,祖参军如从屋漏中来。”

  尖头

  北魏古弼头尖,太武常名之曰“笔头”,时人呼为“笔公。”

  项安节

  慈圣后尝梦神人语云:“太平宰相项安节”。神宗密求诸朝臣,无有此人。久之,吴仲卿为上相,瘰疖生颈间。一日立朝,项上肿如拳。后见之,告上曰;“此真‘项安节’也!”

  秃

  秀州李公衡,善与人款曲,无所不狎侮,少发,号“葫芦”。时有作小词谑之,云:“家门希差,养得一枚依样画。百事无能,只去篱边缠倒藤。几回水上,千捺不翻真个强。无处容他,只好炎天晒作巴。”

  白发白须

  进士李居仁尽摘白发。其友惊曰:“昔则皤然一公,今则公然一婆!”

  有郎官老而多妾,须白,令妻妾共镊之。妾欲其少,去其白者;妻忌之,又去其黑者。未几,颐颔遂空。亦可笑。

  顾太仆居忧,发须尽白。起复北上,以药黑之。人笑曰:“须发亦起复矣!”

  桃源罗汝鹏,年四十,须大半白矣。偶吊一丧家,司宾惊曰:“公方强仕,何顿白乃尔!”罗曰:“这是吊丧的须髯。”

  咏白发

  海昌女子朱桂英尝咏白发云:“白发新添数百茎,几番拔尽又还生。不如不拔由他白,那有工夫与白争!”

  貌类猴

  安西牙将刘文树,口辩,善奏对,明皇每嘉之。文树髭生颔下,貌类猴。上令黄幡绰嘲之。文树切恶猿猴之号,乃密赂幡绰不言。幡绰许而进嘲曰:“可怜好个刘文树,髭须共颏颐别住。文树面孔,不似猢狲,猢狲面孔,强似文树。”上知其遗赂,大笑。

  大小胡孙

  刘贡父送墨与孙莘老,吏误送孙巨源。刘责吏。吏曰:“皆姓孙而同为馆职,莫能别耳。”刘曰:“何不取其髯别之?”吏曰:“又皆髯。’刘曰:“既皆髯,宜以身之大小别之。”于是馆中以莘老为“大胡孙学士”,巨源为“小胡孙学士”。

  两头羝

  钟会、钟毓皆多髯。兄弟盛饰,同坐车上,行至城西门,逢一女子微笑曰:“此车中央殊高。”二钟殊不觉。车后门生曰:“有女子戏公云‘中央高’。”公问:“云何?”答曰:“夫中央高者,两头低。此戏公二人为‘两头羝’也!”后二钟更不同车,畏逢此女子。

  麻胡

  成郎中貌陋多者。再娶之夕,岳母陋之,曰:“我女一菩萨,乃嫁麻胡!”索成催妆诗。成便书云:“一桩两好世间无,好女如何得好夫?高卷珠帘明点烛,试教菩萨看麻胡。”

  青衣须出

  屠赤水有青衣渐长。友曰:“须出矣!”屠笑曰:“西出阳关无故人。”

  偏盲

  杜钦字子夏,目偏盲。茂陵杜邺与钦同姓字,俱以材能称。京师谓钦为“盲杜子夏”以相别。钦讳之,乃为小冠,高广才二寸。由是更谓钦为“小冠杜子夏”,而邺为“大冠杜子夏”云。

  桓南郡玄与殷荆州仲堪语次,因共作危语。桓曰:“矛头淅米剑头炊。”殷曰:“百岁老翁攀枯枝。”顾曰:“井上辘轳卧婴儿。”殷有参军在坐,云:“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殷曰:“咄咄逼人!”殷侍父疾,误以药手拭泪,遂眇一目。

  湘东王眇一目,邵陵王纶赋诗戏之,曰:“湘东有一病,非哑复非聋。相思下只泪,望直有全功。”又尝与刘谅游江滨,叹秋望之美。谅对曰:“今日可谓‘帝子降于北渚!’”王觉其刺己,从此衔之。《离骚》:“帝子降于北渚,目渺渺而愁予。”

  湘东王兵起,王伟为侯景作檄,云:“项羽重瞳,尚有乌江之败,湘东一目,宁为赤县所归?”后竟以此伏诛。

  徐妃以帝眇一目,知帝将至,为半面妆。帝见之,大怒而出。

  聂天年眇一目,聘至京,有欲识之者。童大章曰:“何必识其人?彼但多一耳,少一目而己。”

  徐篠庵和眇一目,尝赞千眼观音云:“汝有千目,众皆了了。我有双目,一明一眇。多者忒多,少者忒少。”

  乌珠如此值钱,师旷薰目以精音,又何也?

  假睛

  唐立武选,以高上击毬,较其能否而黜陟之。至有置铁钩于毬仗以相击。周宝尝与此选,为铁钩所摘,一目睛失。宝取睛吞之,复击毬,获头筹,遂授泾原,敕赐木睛代之。注:木睛莫知何木,置目中无所碍,视之如真睛矣。

  施肩吾与赵嘏同年,不睦。旧失一目,以假珠代其睛。故施嘲之曰:“二十九个人及第,五十七只眼看花。”

  聋

  北齐杜台卿为尚书左丞。省中以其耳聋,戏弄之。下辞不得理者,至大骂。台卿见其口动,谓为自陈,训对每致乖越。令史不晓谕,反以为笑端。

  卷耳

  韦庆本两耳如卷,朝士多呼为“卷耳”。适女选为妃,长安令杜松寿见而贺之,曰:“仆固知足下女得妃。”韦曰:“何以知之?”杜乃自摸其耳而卷之曰:“《卷耳》,后妃之德也。”

  三耳秀才

  隋董慎为冥府追为右曹录事,仍辟常州张审通为管记。慎令作判申天府。后有天符来云:“申甚允当。”慎乃取方寸肉擘为耳,安审通额上,曰:“与君三耳,可乎?”审通复活,后数日,觉额痒,涌出一耳,尤聪。时人笑曰:“天有九头鸟,地有三耳秀才。”亦呼“鸡冠秀才”。

  口吃

  魏邓艾口吃,语称“艾艾。”晋文王戏之曰:“卿言艾艾,定是几艾?”对曰:“‘凤兮凤兮’,故是一凤。”

  后周郑伟口吃,少时逐鹿,失之。问牧竖,牧竖亦吃。伟以牧故为效己,竟扑杀之。

  吾吴俞漳永工画艺而足跛。尝过王府基,有跛妪先行,傍一童子戏效之。妪方怒詈,俞适踵至,遂大恚曰:“彼顽童作短命事耳,乃衣冠者亦复为之耶?”因极口骂辱。俞自陈再四,终不听信。事类此。

  唐时进士及第放榜后,即谒宰相。其导词答语,一出榜元。时卢肇有故不赴,次及丁棱,口吃。迨引见致词,本欲言“棱等登科”。而棱乃言“棱等登、梭等登”,竟不能发其后语。翌日,友人戏之曰:“闻君善筝,可得闻乎?”棱曰:“无之。”友曰:“昨日闻‘棱等登、棱等登’,岂非筝声耶?”

  黄山谷与赵挺之等同在馆修书。每日庖丁请食品。赵口吃,曰:“来日吃蒸饼。”山谷笑之。一日酒会,拟以三字离合成字为令。赵首云:“禾女委鬼魏。”一云“戊丁成皿盛”。一云“王白珀石碧”。一云“里予野土墅”。末当山谷,应声曰:“来力敕正整。”与“来日吃蒸饼”同声。众哄堂大笑。赵赧然。

  华原令崔思海口吃,每与表弟杜延业递相戏弄。杜尝语崔云:“弟能遣兄作鸡鸣。但有所问,兄须即报。”傍人讶之,与杜私赌,杜将谷一把,问崔云:“此是何物?”崔云:“谷谷谷。”傍人大笑,因输延业。

  刘贡父、王汾同在馆中。汾病口吃,贡父为之赞曰:“恐是昌家周,又疑非类韩。未闻雄名扬,只有艾气邓。”

  有御史茂彪者,舌秃言涩,侍西班。有东班御史误入西班,彪乃面纠曰:“臣是西班御史茂彪,有东班与臣一般御史,不合走入西班。”然“彪”言为“包”,“班”言为“邦”。滑稽者因其言为一绝,曰:“阊阖门开紫气高,含笑尝得近神尧。东邦莫入西邦去,从此人人惮茂包。”

  王少卿

  鸿胪王少卿,善宣玉音,洪亮抑扬,殊耸观听,而所读多吃误,其貌美髯而秃顶。朝士遂为诗以嘲之曰:“传制声无敌,宣章字有讹。后边头发少,前面口须多。”有问京师新事者,或诵此诗。其人遽曰:“此必王少卿也!’’

  没牙儿

  马都督老而无牙。郭定襄戏曰:“昨闻邻妇哭甚哀。”马问:“何哭?”郭曰:“其妇丧夫,抚孤哭曰:‘痛汝没爷儿。’”

  损臂

  兴化诜公城居三十余年,老矣,犹迎送不己。云峰悦禅师尝诫之。郡僚多爱诜,久不果。一日送大官出郊,堕马损臂,以书诉悦。悦作偈戏云:“大悲菩萨有千手,大丈夫儿谁不有?兴化和尚折一枝,犹有九百九十九。”

  枝指

  祝枝山右手骈拇指。或戏曰:“君之富于笔札,应以多指。”枝山应曰:“诚不以富,亦祗指以异。”

  臀大

  唐左司郎中封道弘臀最大。尝入内奏事,步履蹒跚。李勣后曳道弘曰:“一言语公。”道弘惊转,敛容曰:“敬闻教。”勣曰:“尊臀斟酌坐得即休,何须尔许大!”

  三短

  北魏李谐因瘿而举颐,因跛而缓步,因蹇而徐言。人言谐“善用三短。”

  善用,三短亦致妍,不善用,三长反为累。

  秃眇跛偻同聘

  《谷梁传》:季孙行父秃,晋郤克眇,卫孙良夫跛,曹公子首偻,同时而聘于齐。齐使秃者御秃,使眇者御眇,使跛者御跛,使偻者御偻。萧同叔子齐侯母。从台上笑之,客怒。

  三无

  王广文竹月者,年迈,须齿已落,更阙一耳。其同僚戏为语曰:“竹月号三无,无齿之齿无,然而无有耳,则亦无有胡。”偶御史蒞府,各县属候见于官署中,谈及斯语,以为笑谑。及入谒,忽睹竹月状,思及前语,不觉失笑。御史疑令慢己,诘之。令因以实对。御史亦大笑。

  恶疾

  北齐崔氏,世有恶疾,多寡眉。李庶无须,时呼为天阍。崔谌调之曰:“教弟种须法:以锥遍刺颌作孔,插以马尾。”庶曰:“持此先施贵族,艺眉有验,然后树须。”

  刘贡父晚年得恶疾,须眉堕落,鼻梁断坏。一日与苏东坡会饮,苏引古人一联戏曰:“大风起兮眉飞扬,安得猛士兮守鼻梁!”

  风之始

  吴给士女敏慧,后归名儒陈子朝。陈惑一妾,遂染风疾。一日亲戚来问,吴指妾曰:“此‘风之始’也。”

  陈癞子

  《玉堂闲话》:唐营丘有豪民陈姓,病风疾,众目之为“陈癞子”。陈极讳之。家人或误言,必遭怒笞。宾客亦不敢犯。或言所苦减退,具得丰款。有游客谒之,初谓:“君疾近日尤减。”陈欣然命酒。将撤,又问:“某疾果退否?”客曰:“此亦添减病。”曰:“何谓也?”客曰:“添者,面上添渤沤子。减者,减却鼻孔。”长揖而去。数日不怿。又每年五月,值生辰,必召僧道启斋宴,伶伦百戏俱备。斋罢,赠钱数万,一伶既去,复入,谓曰:“蒙君厚惠,偶忆短李相诗一联,深叶圣德。”陈曰:“试诵之。”时陈坐碧纱帏中,左右环侍。伶曰;“诗云:‘三十年前陈癞子,如今始得碧纱幪。’”遭大诟而去。

  夫妇

  五代杨光远病秃,妇又跛足。后举兵反,欲图大事。人语之曰:“世宁有癞痢天子、拐脚皇后耶?”

  田元钧狭而长。其夫人,富彦国女弟也,阔而短。石曼卿戏目之为“龟鹤夫妻”。

  政和、景泰二榜

  政和间,状元何栗字文缜,次潘良贵,皆少年有风貌,而第三人郭孝友颇古怪。时曰:“状元真何郎,榜眼真潘郎,探花真郭郎也!”古有郭姓而秃者,故傀儡号为“郭郎”,亦曰“郭秃”。

  景泰五年,状元孙贤,河南人,面黑。榜眼徐溥,宜兴人,面白。探花徐鎋,武进人,面黄。时谓“铁状元,银榜眼,金探花。”

  异相

  《云仙散录》:郭汾阳每迁官,则面长二寸,额有光气,久之乃复。《桯史》:嘉定间,赵南仲为淮阃,貌古怪,两眼高低,一眼观天,一眼观地。人望而畏之,不敢仰视。《异苑》:贾弼梦鬼易其头,遂能半面笑,半面啼。

  妇人异相

  九真女子赵妪乳长数尺。冯宝妻洗氏长二尺,暑热,则担于肩。李光弼之母,须数十根。皆异表也。

  人疴

  大历中,东都天津桥有乞儿,无双手,以右足夹笔,写经乞钱。欲书时,先用掷笔高尺许,以足接之,未尝失落。书字端楷,若有神助。

  《戒庵漫笔》:嘉靖间有丐妇,年二十许,自云常州人,幼患风,双手拳挛在胸,不能举动;两膝曼转,著地而行;由膝之下,双脚虚擎向上,遂能以双脚指纺棉花、捻线、穿针、缝纫、饮食,凡事与手不异。曾在予家试之,果然。后四五年再来,生一儿,颇壮伟。又能以脚戏弄,左右丢掷,及以筯夹饭食喂之,甚便。

  《狯园》:京师有丐妇,年四十余,全无两臂,两肩如削。每梳头鬃,右足夹栉,左足绾发。及系衣洗面,亦如之,轻便比手无异。或掷钱赠,亟伸足取贯绳上,略无碍滞。又段文晔言:景德中至岳下,见一妇人无双肩,但用两足刺绣鞋袜,织致与巧手相若。衣服颇洁。每止处,观者如堵,竞以钱投之。

  钱象先曰:世有无借之人,手足俱完,且不能自食,不如此二妇人之足也,悲夫!子犹曰:“俗眼爱奇僻,虽好不如丑,但求布施多,何须手足有?重瞳困箪瓢,骀驼贵无偶。由来公道衰,千秋一漂母。假髻先入官,吾亦愿蓬首。”

  嘉靖中,京师有人手足俱无。父盛以布囊,仅满二尺,俨如鱼形。挟之出,观者如堵。面巨而声雄,能就地打滚。

  项下吹曲

  嘉靖庚辰,赵宪伯凤自曲江携一道人归三衢,项下有窍,能吹箫;凡饮食,则以物窒之,不然,水自孔中溢出。每作口中语,则塞喉间;作喉间语,则以手掩口。先是三十年,沙随程先生尝于行在见一道人,以笛拄项下吹曲,其声清畅而不近口。不知所以然,疑即一人也。

  陈锡玄曰:阿那律陀,无目而见;跋难陀龙,无耳而听;殑伽神女,非鼻闻香;骄梵钵提,异舌知味;舜若多神,无身觉触。世问诸变化相,信有不可穷诘者,于二道人何异!

  绛树两歌、黄华二牍

  《志奇》:绛树一声能歌二曲,二人细听,各闻一曲,一字不乱。人疑一声在鼻,竟不测其何术。当时有黄华者,双手能写二牍,或楷或草,挥毫不辍,各自有意。

  无头人

  崔广宗为张守珪所杀,仍不死,饥渴即画地作字,世情不替,更生一男。四五年后,忽画地云:“后日当死。”果然。

  监左帑龙舒尝言:有亲戚官游西蜀,路经湘汉。晚投一店,忽见店左侧上有一人无首,骇以为鬼。主人曰:“尊官不须惊。此人也,往年因患瘰疬,势蔓衍,一旦头忽坠脱。家人以为不可救,竟不死。自此每所需,则以手画。日以粥汤灌之,故至今犹存耳。”又云:岳侯军中一兵犯法袅首,妻方怀娠。后诞一子,躯干甚伟,而首极细,仅如拳,眉目皆如刻画。则知胞胎所系,父母相为应。

  绍兴二十五年,忠翊郎刁端礼随邵运使往江西,经严州淳安道上。晚泊旅邸,日未暮,乃纵步村径二三里,入一村舍少憩。其家夫妇舂谷。问其姓氏,曰“姓潘”。妇瀹茗以进。闻傍舍啧啧有声,试窥之,乃一无头人织草履,运手快疾。刁大惊愕。潘生曰:“此吾父翁也。宣和庚子岁,遭方贼之乱,斩首而死,手足犹能动,肌体皆温。不忍殓殡,用药傅断处。其后疮愈,别生一窍,欲饮食则啾啾然。徐灌以粥汤,故赖以活。今三十六年,翁已七十矣!”刁亟反僦邸,神志不宁者累日。后每思之,毛发辄惊。

  半头

  段安节于天复中避乱出京,至商山中逆旅,见一老妇人。无一半头,坐床心缉麻,运手甚熟。其儿妇言:“巢寇入京,为贼所伤,自鼻一半已上并随刃去。有人以药封裹之,手足微动,眷属以米饮灌口中,久而无恙,今已二十余年矣。”

  头断复连

  正德时,济下一秀才遭流贼乱,奔避不及被贼砍,觉头落胸间而喉不断,亟以手捧头置之项上,热血凝结,痛极遂死。久之稍苏,卧野田间。寇退,家人求尸舁归。旬日不死,颇能咽汤粥。百日痂脱,视其颈瘢痕如絙入腮下。

  勇士庙

  汉朱遵仕郡功曹。公孙述僭号,遵拥郡人不伏。述攻之,乃以兵拒述,埋车绊马而战死。光武追赠辅汉将军。吴汉表为置祠。一曰:遵失首,退至此地,绊马讫,以手摸头,始知失首。于是士人感而义之,乃为置祠,号为“健儿庙”。后改“勇士庙”。见《新汉县图记》。

  无头亦佳

  贾雍出界讨贼,为贼斫去头,复上马还营。营中将士争来看。雍从胸中语曰:“诸君视有头佳、无头佳乎?”吏泣曰:“有头佳。”雍曰:“不然,无头亦佳!”言毕而绝。

  人妖

  宋卿家九代祖,如小儿,在鸡窠中,不饮不食,不知年岁。子孙朔望罗拜,垂头下视。太原王仁裕远祖母约二百余岁,形才三四尺,饮啖甚少,往来无迹。唯床头有柳箱,戒子弟勿启。一日无赖孙醉启之,唯一铁篦。自此竟不回。

  池州村祖翁媪二人,各长三尺,绵衾拥体,坐佛龛中。两眼能动,蘸酒口中,亦能舐之。皮皆粘骨,不知年岁。

  夏县尉胡顼尝至金城县界,止于人家。方具食,见一老母长二尺,来窃食。新妇搏其耳,曳入户。云是七代祖姑,寿三百余矣。苦其窃,常絷槛中,兹偶逸耳。

  唐三原县董桥店有孟媪,年百余岁而卒。店人皆呼为“张大夫店”。媪自言:“二十六嫁张詧,詧为郭汾阳所任。詧之貌酷类某,詧卒,吾遂为丈夫衣冠,投名为詧弟,得继事汾阳。寡居十五年。自汾阳薨,吾已年七十二,军中累奏兼御史大夫。忽思茕独,遂嫁此店潘老为夫。迩来复诞二子,曰滔、曰渠。滔五十有五,渠五十有二云。见《乾【月巽】子》。

完善

天道之数,至则反,盛则衰。

扫码关注公众号,精选古语每日推送。

© 2020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