矜嫚部

  子犹曰:谦者不期恭,恭矣;矜者不期嫚,嫚矣。达士旷观,才流雅负,虽占高源,亦违中路。彼不检兮,扬衡学步;自视若升,视人若堕,狎侮诋【讠其】,日益骄固。臣虐其君,子弄其父,如痴如狂,可笑可怒。君子谦谦,慎防阶祸!集《矜嫚》第十二。

  负图先生

  季充号“负图先生”,常饵菊术,经旬不语,人问何以,曰:“世间无可食,亦无可语者。”

  此三代时仙人。必如此人,方可说如此语。

  韩山石

  庾信自南朝至北方,唯爱温子升作《韩山碑》。或问:“北方何如?”信曰:“唯韩山一片石堪与语,余若驴鸣犬吠耳。”

  济阴王晖,称子升之文足以陵颜延之轹谢灵运,含任昉吐沈约,信北方之英矣。然天下尽有好驴鸣犬吠者,“韩山一片石”不会说话,如何如何!

  福先寺碑文

  裴度修福先寺,将求碑文于白居易。判官皇甫湜怒曰:“近舍湜而远取居易,请从此辞!”度亟谢,随以文属湜。湜饮酒挥毫立就,度酬以车马玩器约千缗。湜怒曰:“碑三千字,每字不值绢三匹乎?”度又依数酬之。湜又索文改窜。度笑曰:“文已妙绝,增一字不得矣。”

  首冠

  开成初,卢肇就江西解试,为试官末送。肇有谢启云:“巨鳌屭赑,首冠蓬山。”试官谓之曰:“昨恨人数挤排,深惭名第奉浼,何云首冠?”肇曰:“顽石处上,巨鳌戴之,岂非首冠?”一坐大笑。

  考试无凭,赖此解嘲。

  殷、桓相侮

  殷深源少与桓温齐名,常有竞心。桓问殷:“卿何如我?”殷云:“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殷尝作诗示桓,桓玩侮之,曰:“汝慎勿犯我;犯我,当出汝诗示人也!”

  李邕

  李邕尝不许萧诚书,诚乃诈作古帖,令纸故暗,持示邕,曰:“此乃右军真迹,如何?”邕看称善。诚以实告之。邕复取视曰:“细看亦未能全好。”

  唐太宗学虞监隶书,每难于“戈”法。一日书遇“戬”字,招世南补写其“戈”,以示魏郑公,曰:“朕书何如世南?”公曰:“仰观圣作,内‘戬’字‘戈’法逼真。”

  李邕眼力大逊郑公,说好说歹,一味忌刻耳。

  三灾石

  萧颖士尝至李韶家,见歙砚颇良,语同行者曰:“君识此砚乎?盖三灾石也。”同行者不喻,退而问之。曰:“字札不奇,一灾也;文辞不优,二灾也;窗几狼籍,三灾也。”

  藏拙

  梁徐陵使于齐。时魏收有文学,北朝之秀,录其文集以遗陵,命传之江左。陵还,济江而沉之。从者问故,曰:“吾与魏公藏拙。”

  崔丞相聪明

  韩愈常语李程曰:“愈与崔丞相群同年往还,直是聪明过人!”李曰:“何处过人?”韩曰:“共愈往还二十余年,不曾说着文章。”

  郑元礼诗

  郑元礼,崔昂妇弟;魏收,昂之妹夫。昂持元礼数诗示卢思道,曰:“元礼比来诗咏亦不减魏收。”思道曰:“未觉元礼贤于魏收,且知妹丈疏于妇弟。”

  ?选五凤楼手

  韩浦、韩洎兄弟皆有文辞。洎尝轻浦,语人曰:“吾兄为文,譬如绳枢草舍,聊蔽风雨。予之为文,是选五凤楼手。”浦闻而笑之。适有人遗蜀笺,浦作诗与洎曰:“十样蛮笺出益州,寄来人自浣溪头。愚兄得此全无用,助尔添修五凤楼。”

  郄方回奴

  郄方回家有伧奴,知及文章,事事有意。王右军向刘尹称之。刘问:“何如方回?”王曰:“此正小人有意向耳,何得比方回?”刘曰:“若不如方回,故是常奴。”

  韩叔言

  韩叔言性好谑浪。有投贽太荒恶者,使妓炷艾薰之。俟其人来,出而嗅之,曰:“子之卷轴何多艾气?”宋齐丘凡建碑碣,皆自为文,命韩八分书之。乃以纸塞鼻曰:“其词秽且臭!”又魏明尝携近诗诣之。韩托以目病。明请自吟。韩曰:“耳聋加剧。”

  夔州诸咏

  蔡子木酒后自歌其夔州诸咏。甫发歌,吴国伦辄鼾寝,鼾声与歌相低昂;歌竟,鼾亦止。

  三分诗

  郭祥正尝出诗一轴示东坡,先自吟诵,曰:“此诗几分?”坡曰:“十分。”祥正惊喜,问之。坡曰:“七分来是读,三分来是诗。”

  祥正一日梦中作《游采石诗》,明日书以示人,曰:“予决非久于世者。”人问其故。祥正曰:“予近诗有‘欲寻铁索排桥处,只有杨花惨客愁’之句,非予平日所能到,忽得之,不祥。”不逾月,果死。李端叔闻而笑曰:“不知杜少陵如何活得许久?”

  《六合赋》

  刘孔昭昼缉缀一赋,以《六合》为名,自谓绝伦。曾以呈魏收而不拜,收忿谓曰:“赋名《六合》,已是大愚;文又愚于《六合》;君四体又愚于文。”刘不胜忿,以示邢子才。子才曰:“君此赋,正似疥骆驼,伏而无妩媚。”

  文胖

  茂苑文氏皆聪颖,尤工书,独一人号文胖者,亦诸生,文与书并拙。遇岁试,俞华麓力劝勿往。惊问何故。乃曰:“如子之文,虽有衡山之书亦无用;即王守溪文,而子书之,人亦懒看矣!恐黜不尽辜,是以忧之。”

  贾岛

  贾岛为僧时,居法乾寺。一日宣宗微行至寺,闻钟楼上有吟声,遂登楼,于岛案上取诗览之。岛攘臂睨之,曰:“郎君何会此?”遂夺取诗卷。帝惭,下楼去。既而岛知之,亟谢罪。乃赐御札,除长江簿。

  柳三变

  柳耆卿为屯田员外郎,初名三变。自作词云:“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后有荐于朝者,仁宗曰:“此人风前月下且去填词!”由是不得志,无复检率,自称“奉圣旨填词柳三变”。

  按柳永死日,家无余财,群妓合金葬之郊外,每春月上冢,谓之“吊柳七”。子犹曰:“生虽白衣贱,死得红裙怜。北邙冢累累,白杨风满天。卿相代有作,谁复追黄泉。呜乎柳三变,风流至今传。”

  罗隐

  罗隐曾与韦贻范同舟。舟人告隐云:“此有朝官。”罗曰:“是何朝官?我脚夹笔,可以敌得数辈。”韦宣之朝,由是不复召用。

  杜审言

  杜审言将死,语宋之问、武平一曰:“吾在,久压公等。今且死,固大慰,但恨不见替人。”登封中,苏味道为天官侍郎,审言预选试。判讫,谓人曰:“味道必死矣!”人问其故,曰:“见吾判自当羞死!”

  王稚钦

  黄冈(旧版做岗)王廷陈,字稚钦,少负奇才,然好逐街市童儿之戏。父母挟扑之,辄呼曰:“大人奈何虐海内名士!”

  王稚钦为翰林庶吉士。故事:学士二人教习,体甚严重。稚钦独心易之,时登院署中树上,窥学士过,故作声惊之。学士大恚。后出为给事中,以建言补裕州守,益骄甚。台省监司过州,不出迎,亦无所托疾。人或劝之,怒曰:“龌龊诸盲官,受廷陈迎,当不愧死耶?”

  桑悦

  海虞桑悦,字民怿,十九举乡试。春闱策有“胸中有长剑,一日几回磨”等语,为吴学士汝贤所黜。又《学以至圣人之道论》云:“尧以是传之舜”,云云“夫子传之孟柯,孟柯传之我”,为丘学士仲深所黜。得乞榜,年才二十三,籍误以“二”为“六”,用新例不许辞,遂有泰和训导之命。按察视学者行部抵邑,不见悦,乃使吏往召之。悦曰:“连宵旦雨淫,传舍圮,守妻子无暇,何暇候若!”按察久不能待,更两吏促之。悦益怒,曰:“若真无耳者!即按察力能屈博士,安能屈桑先生!为若期三日,先生来,不然,不来矣。”按察先受丘濬之嘱,竟不之罪。

  丘学士慕桑悦名,令观所为文,绐以他人所撰。悦心知之,曰:“明公谓悦不怯秽乎?奈何令悦观此?”丘不之憾而反为先容,殆今人所难矣。

  故事:御史出按郡邑,博士侍左右立竟日。桑悦请曰:“有犬马疾,愿假借之,使得坐谈。”御史素闻悦名,令坐,说诗。少休,悦除袜,跣而爬足垢。御史不能堪,令出。寻复荐之,迁长沙倅,再调柳州。悦意不乐往。人问之,辄曰:“宗元小生擅此州名久,吾一旦往,掩夺其上,不安耳。”,

  袁嘏

  齐诸暨令袁嘏,诗平平耳。尝自云:“我诗有生气,须人捉着,不尔,便飞去。”《诗品》

  殷、娄狂语

  殷安尝谓人曰:“自古圣贤不数出。伏羲以八卦穷天地之旨,一也。”乃屈一指。“神农植百谷、济万民,二也。”乃屈二指。“周公制礼作乐,百代常行,三也。”乃屈三指。“孔子出类拔萃,四也。”乃屈四指。“自是之后,无复屈得吾指者。”良久,曰:“并安才五耳!”

  黄帝、尧、舜诸公,还求发一续案。

  上饶娄谅过姑苏,泊舟枫桥,因和唐人诗,有“独起占星夜不眠”之句。对客云:“汝不知,我每行必动天象。”

  “小人”、“天狗”,都是星象,由他夸嘴!

  刘源

  刘源豪宕不羁。值汤胤绩广坐中,刘曰:“汤虽出将家,学问见识,种种过人。”既曰:“再加数年,依稀似我矣!”

  刘真长

  王长史语刘真长曰:“卿近大进。”刘曰:“卿仰看耶?”长史问曰:“何也?”刘曰:“不尔,何由测天之高?”

  丘灵鞠

  沈深见王俭诗,曰:“王令文章大进。”丘灵鞠曰:“何如我未进时?”

  谢仁祖

  谢仁祖年八岁,谢豫章将送客,尔时语已神悟,自参上流,诸人咸共叹之,曰:“年少一坐之颜回。”仁祖曰:“坐无尼父,焉别颜回!”

  果是颜回,不须尼父亦别,若真有尼父,恐颜回又未必属君矣

  第一流

  王中郎年少时,江虨为仆射,领选,欲拟为尚书郎。有语王者。王曰:“自过江来,尚书郎正用第二流,何得及我?”江闻而止。

  韩愈、王俭语

  陆长源为宣武行军司马,韩愈为巡官。或讥其年辈相远。愈曰:“大虫、老鼠,俱为十二相属,何怪之有!”

  王俭与王敬则同拜三公。徐孝嗣候俭,嘲之曰:“今日可谓连璧。”俭曰:“不意老子遂与韩非同传!”

  马曹

  王子猷作桓车骑冲骑兵参军。桓问曰:“卿何署?”答曰:“不知何署,时见牵马来,似是马曹。”桓又问:“官有几马。”答曰:“不问马,何由知其数?”又问:“马比死多少?”答曰:“未知生,焉知死?”

  王、孙语相似王子猷作桓车骑参军。桓谓王曰:“卿在府久,比当相料理。”初不答,直高视,以手扳拄颊云:“西山朝来,致有爽气。”

  孙山人太初,寓居武林。费文宪罢相归,访之,值其昼寝。孙故卧不起,久之,乃出,又了不谢送。及门,第矫首东望,曰:“海上碧云起,遂接赤城,大奇大奇!”文宪出谓驭者曰:“吾一生未尝见此人!”

  二公大有超然尘外意。然冷面相向,,亦大难为人矣!

  长柄葫芦

  陆士衡初入洛,诣刘道真。刘尚在哀制中,性嗜酒,礼毕,初无他言,惟问:“东吴有长柄葫芦,卿得种来否?”陆殊悔往。

  槟榔

  刘穆之好往妻兄江氏乞食,多见辱。江氏庆会,嘱勿来,穆之犹往。食毕,求槟榔。江曰:“槟榔消食,君何须此?”穆之尹丹阳,以金盘贮槟榔一斛进之。

  张融

  张思光融,尝诣吏部尚书何戢,误通尚书刘澄。融下车入门,曰:“非是!”至户外望澄,又曰:“非是!”既造席视澄,又曰:“非是!”乃去。

  授枕

  范忠宣端居永州,客至,必见之。对设两榻,多自称“老病,不能久坐”,径就枕。亦授客一枕,使与对卧。数语之外,往往鼻息如雷。客待其觉,有至终日不得交一谈者。

  王恬

  王导子恬傲诞。谢万尝造,既坐,便入内。万以为必厚待己。久之,乃沐头被发而出,据胡床于庭中晒发,竟无宾主礼。万怅然而还。

  卢柟

  卢柟为诸生,与邑令善。令尝语柟曰:“吾旦过若饮,”柟归益市牛酒。会令有他事,日昃不来,柟且望之。斗酒自劳,醉则已卧,报令至,柟称醉,不能具宾主。令恚去,曰:“吾乃为伧人子辱!”

  下交美事,乃复效田丞相偃蹇,幸免骂坐,不足为辱。

  大武生

  石曼卿一日谓僧秘演曰:“馆俸清薄,恨不得痛饮。”演曰:“非久当引一酒主人奉谒。”不数日,引一纳粟牛监簿来,以宫醪十担为贽。演为传刺,曼卿愕然延之,乃问:“甲第何许?”牛曰:“一别舍介繁台之侧。”曼卿语演曰:“繁台寺阁虚爽可爱,久不一登。”牛曰:“学士倘有兴,当具酒肴从游。”曼卿因许之。一日休沐,约演同登。演预戒生大陈饮具。石、演高歌褫带,饮至落景。曼卿醉,喜曰:“此游可纪!”乃以盆渍墨,濡巨笔,题云;“石延年曼卿同空门诗友老演登此。”生拜叩曰:“尘贱之人,幸获陪侍,乞挂一名,以免贱迹。”曼卿大醉,握笔沉虑,目演曰:“大武生,捧砚用事可也!”竟题云“牛某捧砚”。永叔诗曰:“捧砚得全牛。”

  郭忠恕画卷

  郭恕先忠恕善画。有求者,必怒而云:“意欲画即自为之。”时与役夫小民入市肆饮,曰:“吾所与游,皆子类也!”寓岐下时,有富人子喜画,日给醇酒,待之甚厚。久乃以情言,且致匹素。郭为画小童持线车放风筝,引线数丈满之。富人子大怒,与郭遂绝。

  残客

  吏部张缵与何敬容意趣不协。敬容居权轴,宾客辐辏,有诣缵者,辄拒不前,曰:“吾不能对何敬容残客。”《梁史》

  又吴兴吴规,颇有才学,从邵陵王纶在郢藩,深蒙礼遇。缵出之湘镇,路经郢,纶饯之。缵见规在坐,意不能平。忽举杯曰:“吴规,此酒庆汝得陪今宴!”规不悦而去。其子翁孺知父见挫,因气结,尔夜便卒。规恨缵恸儿,悲愤兼至,信次之间,又殒。规妻深痛夫子,翌日又亡。时人谓“张缵一杯酒,杀吴氏三人。”其轻傲皆类此。文起美曰:“此晋时遗风,今人却无此习。然风气靡靡,杂交非类,不以为丑,吾犹取此耳。”

  罗君章

  含曾在人家,主人令与座上客共语。答曰:“相识已多,不烦复尔。”

  蔡公客

  王、刘每不重蔡公。蔡谟,字道明。二人尝诣蔡,语良久,乃问蔡曰。“公自言何如夷甫。”答曰:“身不如夷甫。”王、刘相目而笑,曰:“公何不如?”答曰:“夷甫无君辈客。”

  张景胤

  宋张敷,迁江夏王义恭记室参军。义恭就文帝求一学义沙门,会敷赴假,还江陵,入辞。帝令以后车载沙门往,谓曰:“道中可得言晤。”敷不奉诏,曰:“臣性不耐杂。”中书舍人狄当、周赳并管要务,以敷同省名家,欲诣之。赳曰:“彼若不相容接,不如勿往。”当曰:“吾等并已员外郎矣,何忧不得共坐!”敷先旁设二床,去壁三四尺,二客就席,便呼左右曰:“移我床远客!”赳等失色而去。

  又中书舍人弘兴宗,为文帝所爱遇。帝谓曰:“卿欲作士人,当就王球坐。”及诣球,称旨就席。球举扇曰:“卿不得尔。”弘还奏,帝曰:“我便无如何。”齐纪僧真以武吏得幸,就世祖乞作士大夫列,世祖曰:“此由江敩、谢瀹,可自诣之。”纪承旨诣江,登榻,江便呼左右:“移吾床远客!”纪丧气而退。世祖曰:“士大夫固非天子所命。”古人之不假借类如此。

  坏面

  支道林还东,时贤并送于征虏亭。蔡子叔蔡系,济阳人。前至,坐近林公。谢万石后来,坐小远。蔡暂起,谢移就其处。蔡还,便合褥举谢掷地,自复坐。谢冠帻俱脱,振衣就席,徐谓蔡曰:“卿奇人,殆坏我面。”蔡答曰:“我本不为卿面作计。”

  张唐辅

  文鉴大师谒成都守张逸,与华阳簿张唐辅同俟客次。唐辅欲搔发,方脱巾,睥睨文鉴,罩其首。文鉴大怒,喧呶。张召就坐,文鉴曰:“与此官素不相识,辄将幞头罩头上!”唐辅曰:“方头痒甚,幞头无处顿放,见师头闲,权放片时,不意其怒也。”

  喏样

  李佑守官河朔。监司怒其喏不平正。翌日,更极粗率。监司愈怒。佑曰:“高来不可,低来不可,乞明降一喏样!”

  幼戏郡候

  孙周翰自幼精敏。其父穆之携见郡侯。时值春宴,侯与座客簪花。侯因命曰:“口吹杨柳成新曲。”翰曰:“头带花枝学后生。”侯笑曰:“何遽便戏老夫!”

  侮老

  杨大年弱冠,与周翰、朱昂同在禁掖,二老已皤然矣。杨每论事,则侮之曰:“二老翁以为何如?”翰不能堪,正色曰:“君莫欺老,老亦终留与君!”昂曰:“莫留与他,免得后人又欺他!”

  姚彪

  姚彪与张温俱至武昌,遇吴兴沈珩守风粮尽,遣人从彪贷盐一百斛。彪性峻直,得书不答;方与温谈论久,呼左右倒百斛盐著江中,谓温曰:“明吾不惜,惜所与耳!”

  谢方眼

  南宋谢善勋饮酒至数升,醉后辄张眼大骂,虽贵贱亲疏无所择,时谓之“谢方眼”。

  古之蒏也以酒,今之蒏也以人,此公犹有古意。

  恃枯骨

  梁朱异轻傲朝贤,不避贵戚。人或诲之。异曰:“我以寒士遭遇,诸贵皆恃枯骨见轻。我若下之,为蔑尤甚,我是以先之。”

  嵇康

  嵇康性好锻。初居贫,常与向秀共锻于大树之下,以自给。颖川钟会往造焉。康不为之礼,而锻不辍,良久,会去,康谓曰:“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会曰:“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简文云:“儁伤其道。”

  祢正平

  祢衡性傲,不肯谒曹操。操欲辱之,录为鼓吏,以帛绢制衣作一岑牟,一单绞,及小裈。鼓吏度者,皆当脱故衣,易新衣。次传衡,不肯易衣。吏呵之。衡便于操前先脱裈,次脱余衣,裸身而立,徐徐着岑牟,次着单绞,后乃着裈。复击鼓,作“渔阳”掺挝,颜色无怍。操笑谓四座曰:“本欲辱衡,衡反辱孤。”孔融退而责之。衡许复往。操喜,敕门者有客便通,待之极宴。衡乃著希单衣,疏巾,手持三尺棁杖,坐在大营门,以杖箠地大骂。操以其才名,不杀,令送刘表。临发,众饯之于城南,相戒云:“俟衡到,当共卧坐以折之。”衡一至,便大号。众问其故。曰:“坐者为冢,卧者为尸。尸冢之间,能不悲乎?”

  老兵

  桓温司马谢奕,逼温饮,温走入南康主门避之。奕遂携酒引温一老兵共饮,曰:“失一老兵,得一老兵,亦何所恨!”温不之责。

  刘贡父为中书舍人。一日朝会,幕次与三卫相邻。时诸帅两人出一水晶茶盂,传玩良久。一帅曰:“不知何物所成,莹洁如此!”贡父隔幕戏云:“诸公岂不识,此乃多年老冰耳。”

  谢万好言

  谢万北征,唯以啸咏自高,未尝抚将士。谢公戒之曰:“汝为元帅,宜数唤诸将宴饮,好言以悦其心。”万从之,因召集诸将,都无所说,直以如意指四坐云:“诸君皆是劲卒!”诸将甚恨。

  诋夫

  王浑妻钟氏,字琰,生子济。一日浑尝共琰坐,济趋庭而过。浑欣然曰:“生子如此,足慰人心!”琰曰:“若新妇得配参军,生子固不翅如此耳!”参军,浑弟伦也。

  谢道韫,奕之女,适王凝之。还,甚不乐。奕曰:“王郎,逸少子,不恶。汝何恨也?”曰“一门叔父,则有阿大、中郎,群从兄弟,则有封胡,羯末。不意天壤之间,乃有王郎!”

  字父

  王濛,美姿容,尝揽镜自照,称其父字曰:“王文开乃生此儿!”胡毋子光见其父彦国三伏坐衙,摇扇视事,呼曰:“彦国何为自贻伊戚!”

  据古人立字以敬名,《春秋》称字为贤,则子思作《中庸》称仲尼,非止临文不讳也。但难为世俗道尔。

  谑父

  裴勋质貌么【麻/骨】,而性尤率易。尝侍父坦饮。坦令飞盏,每属一人,辄目其状。坦付勋曰:“矮人饶舌,破车饶楔。裴勋十分!”勋饮讫,而复盏曰:“蝙蝠不自见,笑他梁上燕。十一郎十分!”坦,第十一也。坦怒,笞之。

  上梁不正,难怪矮人饶舌。

  陆余庆为洛州长史,能言而艰于决判。时人语曰:“说事喙长三尺,判事手重千斤。”其子亦谑云:“陆余庆,陆余庆,笔头无力嘴头硬。一日受词讼,十日看不竟。”书纸迭案褥下,余庆得之,曰:“必是那狗!”遂鞭之。

  父子相谑

  后赵京兆公韦謏,字宪道,深博,善著述,然性不严重。尝戏其子伯阳曰:“我高我曾,重光累徽;我祖我考,父父子子。汝为我对,正值恶抵。”伯阳曰:“伯阳之不肖,诚如尊教,尊亦正值软抵耳。”謏惭无言。

  李西涯子兆先,有才名,然好游狎邪。一日,西涯题其座曰:“今日柳巷,明日花街。诵读诗书,秀才秀才!”子见之,亦题阿翁座曰:“今日猛雨,明日狂风。燮理阴阳,相公相公!”

  按兆先以游侠无度早夭,西涯公竟不嗣。

  王令公

  王中令铎罢镇,将避地浮阳。过魏,乐彦桢礼之甚至。彦桢有子曰从训,素无赖,利其行李,伺铎至甘陵,以轻骑数百尽掠其橐装姬妾而还,铎与宾客皆遇害。及奏朝廷,云:“得贝州报:某日有劫杀一人,姓王名令公。”其忽诞如此。

  报栗

  梁萧琛预御筵,醉伏。武帝以枣投琛,琛便取栗掷帝,正中面。帝动色。琛曰:“陛下投臣以赤心,臣敢不报以战栗?”

  虽说得好,终是欠雅。

  参军苍鹘

  五代徐知训狎侮吴王,无复君臣之礼。尝与王为优,自为参军,使王为苍鹘。《纲目》

  《辍耕录》曰:“副净为参军,副末为苍鹤,以副末能击副净也。”子犹曰:“如此说,尚有个尊卑在。”

  狗脚朕

  高澄侍宴,以大觞属孝静帝。帝不胜忿,曰:“自古无不亡之国,朕安用生为?”澄怒曰:“朕!朕!狗脚朕!”

  始乎谑,卒乎骂,渐不可长。信然!

完善

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

公众号

© 2021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