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子章句下·第五节 译注

作者:佚名

  孟子居邹,季任为任处守,以币交,受之而不报。处于平陆,储子为相,以币交,受之而不报。他日由邹之任,见季子;由平陆之齐,不

  见储子。屋庐子喜曰:“连得闲矣。”

  问曰:“夫子之任见季子,之齐不见储子,为其为相与?”

  曰:“非也。书曰:‘享多仪,仪不及物曰不享,惟不役志于享。’为其不成享也。”

  屋庐子悦。或问之。屋庐子曰:“季子不得之邹,储子得之平陆。”

© 2017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