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子章句下·第二节 译注

作者:佚名

  曹交问曰:“人皆可以为尧舜,有诸?”孟子曰:“然。”“交闻文王十尺,汤九尺,今交九尺四寸以长,食粟而已,如何则可?”

  曰:“奚有于是?亦为之而已矣。有人于此,力不能胜一匹雏,则为无力人矣;今曰举百钧,则为有力人矣。然则举乌获之任,是亦为乌获而已矣。夫人岂以不胜为患哉?弗为耳。徐行后长者谓之弟,疾行先长者谓之不弟。夫徐行者,岂人所不能哉?所不为也。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子服尧之服,诵尧之言,行尧之行,是尧而已矣;子服桀之服,诵桀之言,行桀之行,是桀而已矣。”

  曰:“交得见于邹君,可以假馆,愿留而受业于门。”

  曰:“夫道,若大路然,岂难知哉?人病不求耳。子归而求之,有余师。”

© 2017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